《牙狼︰月虹之旅人》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牙狼〈GARO〉~月虹ノ旅人~》
英文名︰《Garo: Under The Moonbow》/《Garo: Traveler Of Moonbow》
中文譯名︰《牙狼︰月虹之旅人》
日本公映日期︰2019年10月4日
播放媒體︰電影
語言︰日文原音
片長︰約106分鐘
片頭曲︰「雷牙-月虹ノ旅人-」
	作曲、作詞︰影山浩宣
	編曲︰寺田志保
	主唱︰JAM Project

製作團隊

執行製片人︰二宮清隆
聯合製片人︰吉田健太郎
監製︰比嘉一郎、鈴木隆浩
助理監製︰山岡健太
原作、監督、編劇、角色設計︰雨宮慶太
音樂總監︰竹山茂人
配樂︰寺田志保、栗山善親
攝影︰富田伸二
燈光︰吉角莊介、田邊浩
美術設計︰竹内正典
設計︰佐藤英樹
錄音︰飴田秀彥
剪接︰長坂智樹
場記︰栗原節子
服裝︰大森茂雄、加藤友美
特殊服裝︰川上登、YOU-KO
特殊造型︰中田彰輝
動作指導︰橫山誠
特效總監︰鹿角剛
特別協助︰Sansei R&D
製作、發行︰東北新社

概論

在電視劇《魔戒之花》後,東北新社已經公佈了一連串的計劃,包括本作《月虹之旅人》,然而因為各種因素,導致本作製作一度中斷,後來經過數年的醞釀及構思,終於再次出發。本作也是自電視劇《神牙》後,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才登場的同系列作品。

本作是自2014年後再次以「冴島雷牙」為主線的作品,也是把「冴島鋼牙」的世界連結起來的作品。除了《魔戒之花》主要角色、中山麻聖、石橋菜津美和水石亞飛夢都會擔綱演出外,雨宮愛將螢雪次朗將繼續出演知名角色倉橋權座,因《牙狼》系列而走紅的小西遼生將會回歸、出演其成名角色—冴島鋼牙,渡邊裕之亦會出現其在《牙狼》系列中的著名角色冴島大河,而多位曾經參演系列演員的演員,肘井美佳、藤田玲、松山瑪莉及哀川翔亦有客串登場。與此同時,有份製作系列第一作《牙狼》的幕後人員也因此次契機而再一次聚首一堂、參與本作的製作,雨宮慶太總攬原作、導演及編劇,橫山誠擔當動作指導,富田伸二繼續擔任攝影等,配樂繼續由系列御用配樂師寺田志保、栗山善親二人擔任。

本作是北美最大的科幻影展、第23屆「奇幻國際電影展(ファンタジア国際映画祭,Fantasi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的參展作品。

故事簡介

憶起兒時、父親為了尋找失落於不知名地方的母親而出走的冴島雷牙在一次任務的中,因為被恐懼獸附身的殘魂吐出了邪氣、污染了鎧甲,因此他必須回到英靈之塔淨化其鎧甲。

回到家中,Mayuri在溫室照顧在權座指導下親手種植的花朵,其中一盆蔥蘭最受照顧,是她把自己對雷牙的愛灌注其中。這時,Mayuri向雷牙請求參觀其母的畫室,因為想知道更多。離開畫室後,隱藏在雷牙身邊的巨大邪氣發作,鎧甲受到傷害,Zaruba提醒要盡快其身上的邪氣,於是馬上前往英靈之塔。可是,一神秘男子白孔阻礙並揚言,要把Mayuri催眠,結果Mayuri被催眠而被帶走,男子與雷牙大打出手。之後,Mayuri跟著光點來到了美袋的火車站登上前往赤目的火車,雷牙被票務員及列車上的一名小孩所阻,然而他不理所阻,強行登上列車。

登上列車後,雷牙卻無法進入下一個車卡,在成功進入下一個車卡後,遇上剛才的小孩Baderu,向雷牙說述列車的特別—等列車運行至某一速度,列車上有著各式各樣的乘客,而且易上難落,亦沒有時間,可謂永久停時。這時他們避過了票務員的審查,在進入一個又一個的車卡後,他們最終被票務員抓住而送到監獄。在夢到父母離去那時的情況的雷牙醒來,發現自己身處監獄中,在經過紅藍撲克兄弟的提醒,雷牙終於勝出了Baruchass,當他以為無法帶Baderu離開時,Baderu竟然達成了特別條件的第三項—血親—而順利離開監獄。對此雷牙感到奇怪,Baderu卻以藉口輕輕帶過。

離開監獄後,雷牙和Baderu已經接近Mayuri,在等待車卡開門的時候,雷牙看到沿途的風光景色,更遇上月虹之蝶,令他得到祝福的同時,也預見了部份未來的片段。此刻車卡門開了,Baderu阻止雷牙,可是雷牙決意前進,即使是困難重重,Baderu在與雷牙分別後,利用魔導鏡與鋼牙溝通,表示無法阻止雷牙,於是鋼牙打算冒著壽命縮短的風險強行登上列車。雷牙終於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白孔現身,二人打起來,經過一輪對話,雷牙終於突破自我。列車終於停了下來,雷牙發現自己已回到美袋,然而實際上,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登上列車,這時父親鋼牙的意識出現,解釋雷牙從一開始就被受邪氣控制的牙狼鎧甲所困,瀕臨死亡。

Crow以法術拯救雷牙,鎧甲亦歸到英靈之塔準備淨化。雖然肉體已經救出,但靈魂仍然被困。在赤目的雷牙,鋼牙正打算讓他沿著光離開,但白孔出現,鋼牙阻止白孔讓雷牙先離開。醒來的雷牙得知鎧甲已經回歸到英靈之塔而大感不妙,而不巧潛藏在鎧甲內的邪氣污染英靈之塔,原來,用邪氣污染牙狼鎧甲的殘魂是白孔所使,一切都是他的陰謀,為的是利用英靈之塔內的牙狼英靈力量讓自己得到更強的力量。鋼牙的意識被彈回異世界,臨回去前利用烈花所贈的魔界龍幼魚留在怨恨之城。

在雷牙等人還在利用魔戒之門前往英靈之塔時,白孔已經將由邪氣形成的天空城堡降在塔頂,並派出魚龍攻擊雷牙等人,在Crow的幫忙下,Mayuri帶著一束花和雷牙前往英靈之塔。而牙狼的英靈們正與白孔戰鬥,剛好鋼牙留下來的幼魚,英靈們見到便聚集起來,讓鋼牙完整地回到這個時空。雷牙在和Mayuri一番對話後,便前往天空城堡,離行之時,Mayuri把藏著愛的小花掛在魔導衣前。鋼牙與白孔大戰,不巧被撞落城邊,鋼牙爬上城中,與白孔對峙,才發現白孔只不過是被Barago附身的已死魔戒騎士。另一邊,Crow大戰魚龍集合體,權座發現Mayuri的蔥蘭擁有神奇力量,於是讓Crow通過空間裂縫把花送到Mayuri手上。

雷牙無法從下面突破,只好求助於Gajari,將自己傳送到城堡,Gajari以雷牙作為旅行者、徘徊於時空之中修補裂痕作代價,把雷牙傳送到鋼牙處,此時Barago憶起自己其實是被雷牙出生時的哭聲喚醒,父子大戰Barago,沒想到Barago召喚出恐懼獸,二人被迫到城邊。而被追擊的Mayuri被趕來的Crow救下,送上蔥蘭,Crow馬上前往支援雷牙等,在鋼牙和雷牙被圍攻時,Baderu突然出現,原來是鋼牙的父親大河!大河終於取回自己的力量,初次見到自己的祖父,雷牙大為感動。大河、鋼牙、雷牙與Barago大戰,而Crow借助了大師毒島的力量,終於把結界打破,但被Barago以暗黑騎士的幻影打倒在地,被滯留在時間中。

Mayuri面對時間停滯,只得趕緊逃去英靈之塔,靠著蔥蘭的幫助,暫時未受侵擾,但很快蔥蘭撐不住,只餘下一片花瓣,被她抓下,然後被與兒時雷牙有著相同外貌的幻影帶到英靈之塔內。Barago見時機已到,便召喚鎧甲,成為暗黑騎士.呀,並利用牙狼英魂成功召喚出過去最強的鎧甲—王牙,然後兩者結合,成為最強的存在—「牙王牙」!沒有鎧甲的冴島家只得奮力進攻。Mayuri在塔內,被英魂提點和冴島薰的幫助下,將自己的愛的力量傳給雷牙,成功讓雷牙召喚出牙狼之鎧,在一輪大戰、經過祖孫三代輪流穿著牙狼之鎧下,成功將Barago消滅。

所有邪氣都被消滅,一切亦回復原狀,大河在一番話後回到英靈之塔,而鋼牙也要出發完成他的任務,出發前許下「一定會帶著母親回來」的諾言。當雷牙打算完全他和Gajari的交易時,才發現他們的交易已經正在進行,因為鋼牙早在20年前鋼牙向Gajari許下的交易,為的是尋找薰的下落,讓自己能看到未來、包括雷牙的未來,所以當時鋼牙要Gajari把雷牙許下的交易條件交給自己,亦因此鋼牙在20年前要離開雷牙、當上旅行者、徘徊在時空之間。

在見過父親後,雷牙和Mayuri歸家…

世界觀︰

繼承《牙狼︰魔戒之花》及《牙狼》的世界觀,並採用該兩套作品的設定。

專用術語

部份設定及術語都是沿用《牙狼︰魔戒之花》及《牙狼》,因此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這不詳述。

人物及生物︰

魔導馬
擁有強大的力量和機動力的魔導獸,是魔戒騎士的座騎,只要消滅一百隻恐懼獸並通過「內心試煉」就能召喚,黃金騎士.牙狼的座騎名為轟天。

鎧男
是在黑之列車上執勤的機械人,即票務員。造型是以日本武士及侍為主軸,全身都是厚實的裝甲,擁有一條等身高的發電棒槌,全身能夠碎片化來移動,同時在列車上有著複數的存在。平時正面是沒有東西的平面,能夠偵測每位乘客的狀態,當要作戰的時候,平面就會轉過來,露出一女性浮雕。當遇到難以應付的情況時,本來尖頂的頭部能夠左右打開,伸出利爪向敵人攻擊。

魚龍
由白孔創造的魚型怪物,能夠飛越空間及凍結時間,亦能聚合在一起形成巨大個體。任何人或物,只要被它們接觸的話,就會停滯在時間內。

物品︰

鎧甲
魔戒騎士的戰鬥裝甲。呼應《牙狼》最初的設定—鎧甲是可以局部召喚。設定上是如果上代並未有放棄稱號,下代是無法取得鎧甲,而在本作中新增了設定,就是即使下代已經取得鎧甲及繼承權,上代也可以使用原本屬於其本人的鎧甲。然而,由於同時期同一套鎧甲只會有一套,包括牙狼鎧甲,所以三位繼承者都無辦法同時使用全套牙狼鎧甲,以致只能輪流使用。另外,鎧甲會被邪氣污染後,需要前往英靈之塔淨化。本作中出現全新的魔戒騎士鎧甲—王牙(Ouga),是過去最強大的魔戒騎士,以及與暗黑騎士.呀的結合—「牙王牙」。

Baruchass(バルチャス)
首次出現於《牙狼》的一種對戰棋類。在本作中成為了離開監獄的必要條件。

蔥蘭
是Mayuri特別悉心照顧的一盆花。當Mayuri得知雷牙的母親,把她自己對鋼牙和雷牙的愛,灌輸到自己的畫作之中,她亦決定把自己對雷牙的愛灌輸到這棵蔥蘭上。亦因如此,這棵蔥蘭成為了超越時空的存在,把愛傳送給雷牙等人身上,成為了擊敗Barago的關鍵。

黑之列車(黑ノ列車,Black Locomotive)
只會前往唯一的終點、目的地—赤目—的列車,只有擁有車票(即已死亡)才能登上的列車,Baderu因為是存在於英靈之塔,所以沒有車票。整架列車及所有車卡都有結界保護,無法使用武力破壞。每個車卡的出入口門頂上都有一張亮起紅燈的人面浮雕,當人進入車卡後,必須等到浮雕閃出綠燈、即列車行駛至某一個速度、才能進入下一個車卡。列車上有票務員,定時檢查乘客,如果有非法入侵者,他們會將之逮捕並送到監獄。時間在列車上並不存在,所以永遠都會停留在同一時點,直到列車到達赤目。

魔導鏡
可以與遠方另一個持有人作溝通,除了可以傳送聲音外,還可以傳送圖像。

魔戒之門
可以從人界通往英靈之塔的便捷之門。

地點︰

雷瞑館
冴島家的住所,雷牙、Mayuri及管家權座都是居住在內,有一大花園及溫室。

薰之畫室
是冴島薰用來作畫的地方,存放著各式各樣的畫作,也包括一幅、以鋼牙為主角的「時之旅行者」的油畫。題外話,由於油畫等油性顏料在存放一段長時間、而且溫度不是衡定的情況下,很容易因為顏料氧化而變色,雖然即使有著抗氧化的顏料存在,但要放20年之餘、又有陽光直射室內,很難會不氧化…

英靈之塔(英霊の塔,Tower Of Heroes)
是所有將要繼承黃金騎士.牙狼稱號的人需要接受最後試煉的地方,也是所有所有牙狼繼承者的墳墓,同時擁有能夠淨化鎧甲及魔戒騎士身上邪氣的功能,是一座白色高塔。即使被破壞,在過去的光之英靈幫助下都能把英靈之塔重建。

美袋
可以乘搭黑色列車的神秘車站。

赤目(アカモク,Akamoku)
是亡者靈魂最後到達的地方。

監獄
要離開監獄的條件,就是要下Baruchass並勝出,而根據監獄中的規定,勝出者可以帶走達成下列七個特定條件的人,包括第一項戰友、第二項同時間出生的人、第三項血親、第四項擁有天眼之星的人、第六項擁有煉獄之丸的人、第七項轉生之歌的歌手,第五項則意味不明。

怨恨之城
是白孔的怨恨而形成的天空城堡。

法術︰

騎士魂擊之術
這個名字是我根據劇中表現而改。是Crow為了拯救被困在鎧甲中的雷牙而使出的法術,利用魔導筆點起的火燒紅了魔戒劍,然後劃出符紋,再用上靈魂之力劈向鎧甲,就能成功把困在鎧甲內的肉身救出來。

???
是Crow用以打破結界的符咒法術,以藍色的魔導火點燃符咒,然後在面前放出十二道符,衝向結界。

現象︰

月虹之蝶
是彩虹之石在月虹之下在半空飛舞形成有如蝴蝶般飛揚的現象,只要捉住其中之一,就是對月虹下的旅行者幸運的祝福,同時也讓捉住者能夠超越時間和空間、窺看未來的片段。

登場人物

冴島雷牙(中山麻聖 飾演,兒時︰柴崎楓雅 飾演)
當代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冴島鋼牙之子。擁有「歷代最強的牙狼」的稱號,繼承了父親的剛強和母親的溫柔,對身邊的人十分體貼,對邪惡亦十分堅決。自小在銀牙騎士.絕狼涼邑零的訓練下成為出色的魔戒騎士(《魔戒之花》劇情)。因為白孔的陰謀,讓雷牙登上黑之列車,遇上Baderu,在對戰時,二人說起父親鋼牙,他表示從來都沒有怨恨過父親,也明白到父親出走的理由。在與Barago對戰之時,與Gajari進行交易,要求當上時間的旅行者,修補時間的裂縫,然而這個條件被父親鋼牙提早接受,因此他無須當時之旅行者。他等待著父親帶著母親歸來的那一刻。

瞳色為水藍色。另外,根據本作和《魔戒之花》的陳述,鋼牙離開雷牙時雷牙只有六歲,離開了廿年,那雷牙至少是廿六歲…

冴島鋼牙(小西遼生 飾演)
冴島雷牙的父親,前代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為了追尋失落於異世界的妻子薰,而決定把雷牙交託給涼邑零後(《魔戒之花》劇情),與兒子道別、進入異世界,離開之時向雷牙留下「我一定會回來,相信我。」的話。由於他身處異世界並未死亡,所以要登上黑色列車,就得以壽命縮短作代價。與此同時,在20年前離開雷牙時,因為需要尋找流失於異空間的薰而向Gajari請求窺看未來、從而看到雷牙的未來也會向Gajari交易,而交易的代價就是自身成為時之旅行者、徘徊於時空之間,修補所有時之裂縫。當時他向Gajari表示把交易任務交給自己,因此才要在20年前出發去執行任務,由此形成了另一個循環—時之循環。

瞳色為綠色。

倉橋權座(倉橋ゴンザ)(螢雪次朗 飾演)
冴島家的管家。

Crow(クロウ)(水石亞飛夢 飾演)
幻影騎士.吼狼的繼承者。在電影的1:14:40中,展現了無須魔戒劍、只須劃出手勢就可以召喚鎧甲的能力…正如牙狼以念力召喚鎧甲一樣…

Mayuri(マユリ)(石橋菜津美 飾演)
原本是人型魔導具,在《魔戒之花》中因為失去所有能夠封印恐懼獸的力量而醒來,進而與雷牙一同生活,也學懂了人類所擁有的感情,懂得喜怒哀樂。在權座的指導下,她的栽種技巧越來越高超,高超得有不少魔戒法師都爭相向她請求盆栽,成為了魔戒法師中的園藝名人。在電影結尾,被和雷牙兒時一模一樣的黃金幻影帶到塔中,並被英靈認定她將會是能夠把牙狼的系譜給傳承下去的人(有人認為是她將會是牙狼承繼人的母親,亦有人認為當時她已經懷孕…)

冴島大河(渡邊裕之 飾演,Baderu︰佐藤大志 飾演)
冴島鋼牙的父親、雷牙的祖父,前代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

化身為Baderu(バデル)的少年,在黑色列車上遇到雷牙。當初與雷牙相遇的時候是以少年身份登場,所以因為他直接稱呼雷牙而沒有使用敬語而被Zaruba責怪,然而他是雷牙的祖父,當然無須使用敬語;在逃出監獄的時候,也因為觸發第三項特定條件—血親,而讓雷牙大感奇怪。「Baderu」在魔戒語中是「父親」的意思。

鎧甲的瞳色為紅色。

冴島薰(肘井美佳 飾演)
冴島雷牙的母親,鋼牙之妻。本姓御月,嫁予鋼牙後隨夫姓。在與鋼牙結婚、生下雷牙後,因某些原因而墮入異世界。於結尾時以意識方式現身在Mayuri面前,把蔥蘭上盛載的愛的力量傳送給雷牙等人,讓雷牙等人能夠擊敗Barago。

魔導輪Zaruba(ザルバ)(影山浩宣 配音)
冴島家相傳的指環型魔導具。

魔導具Olva(オルヴァ)(大關英里 配音)
Crow的胸口扣式魔導具。

白孔(松田悟志 飾演)
神秘男,實際上被Barago附身。本來是魔戒騎士的他,肉身被Barago利用,作為重臨人間的門。然而劇中沒有敘述,到底他是死前或死後被附身,而且亦沒有說明他的魔戒劍劍柄後面的白色毛團有何作用。

Barago(京本政樹 飾演)
原冴島大河的弟子,因為追求力量而決定以突破心滅獸身的方式,繼承了禁忌的騎士—暗黑騎士.呀,後來被彌賽亞殺死。本來死了的他,被來自希望之光的吶喊所喚醒,這希望之光的吶喊,實際上是來自雷牙出生時的哭聲,因為雷牙的誕生而讓他在亡者之地甦醒。甦醒後,他成為死者中的流浪者,直至他遇上雷牙,便決定要終結牙狼的系譜。雖然身為死者,卻擁有召喚恐懼獸、操控邪氣、製造物件的能力,比在生的時候更為強大。最後在大河、鋼牙和雷牙三父子攜手之下被消滅。

點評

本作是集結了三代牙狼、講述「傳承」和「守護」的作品,不過本作對於致敬的意味並不濃厚,許多地方都只是輕輕帶過,起著的作品反而更多的是解釋過往疑難。

從開始我對本作都挺期待,尤其是得知小西將會回歸、繼續出演我心目中最強的牙狼—鋼牙—的時候,我更是興奮得跳起來,而且當我知道連同大河、三代牙狼同場、御月薰和Barago的回歸,著實令我感動…不過當我知道雷牙是鋼牙的兒子後,難免大失所望,因為雷牙,請你不要繼續污名化牙狼這個稱號,可以嗎?雷牙的表現繼續把「最強的牙狼」這個名污名下去…片頭的對打,簡直是小朋友在玩泥沙,而且整齣劇在被人打好玩的,而且還不時要其他人出手救他,真是令人鼻酸。看完他的表現後,我不禁要冷笑一聲,「強?嘿…強在哪?」不過,本作中,雷牙終於取得魔導馬,可算是對他的功績的認可了。

中山麻聖除了動作低下之外,連演技都不濟,那張拉不出屎的表情,誇張化的驚愕,真的令我「鼓掌叫好」(有括號的…中山,你還是去配音吧)!角色的問題不止一個,好像是Mayuri和Crow,完全不知道他們在幹嘛,要不是看在小西和渡邊兩個撐住全場的份上,我很難會看完整齣劇…話雖如此,其實小西的表現也不是很好,他的表情是萬年冷臉,尤其是近鏡的時候,嘴角掀起時不甚自然,只有對打時的認真模樣才好一點。至於其他人的表現,松田悟志、渡邊裕之、京本政樹、螢雪次朗和肘井美佳都合格,就連那兩位童星都合格了,這真的叫中山情何以堪?

算了,角色有著根本上的缺憾,已經不用多說。說一說動作方面,整齣劇的動作場面,我覺得只有三幕是合格的,一是雷牙與白孔第一次的對打,二是雷牙與白孔第二次對打,三是鋼牙與白孔的對打…有沒有留意?三幕都是有白孔在場,這證明了什麼?證明了白孔的存在為本作的動作增暉不少,秋山蓮…不,秋山悟志…不,松田悟志的動作表現給了我喜出望外的驚喜,小西遼生的動作自然不在話下,松田的動作竟然可以如斯利落,他和小西一樣,不少打鬥都親自演出。至於小西,有不少場面都是他親身上陣,雖然過了那麼多年,他的身手仍然那麼俐落,真不愧為「最強的牙狼」(雷牙?算吧啦…)。可是,只有這三幕合格,實在少得可憐,整齣電影的動作設計可以用失誤來容易,無速度、無動感、無魄力,渡邊可能因為年紀關係,動作十分緩慢,看著都替他心痛,可謂非戰之罪,但水石呢?中山呢?年輕力壯卻又打得娘娘腔…真替他們擔心。

說了那麼久,就要說一說劇情。本作以「傳承」和「守護」為主題,同時又起著「解釋」及「連結」的作用,因此劇情有一點混亂,例如Barago的登場有一點牽強,安排過於刻意;又例如一齣電影想說的內容太多,但是因為環環相扣而導致有理說不清,又或者少一點思考都很容易迷失;又例如有些情節說得太淺白太空洞,很難讓人有深刻的印象。可能雨宮一人身兼兩職,導致整齣電影有點平庸的感覺。其實雨宮向來在編劇方面不是很擅長,反而我覺得劇本協力的梅田壽美子有著更好的功力,如果本作全程皆由她作主導,我相信劇情會比較緊湊一點、刺激一點。又或者,本作中有另一個強調的地方—「等待」,所以電影的開始一個小時,我都在等,要有耐性…

硬件方面,特技沒什麼特別,有看頭的全都是松田悟志和小西遼生登場的時候,其他真的可謂略過不看,就連三位牙狼大戰Barago都令我失望。特效方面,我覺得水平每況愈下,除了本作繼承《魔戒之花》一貫的色彩豐富斑斕外,其他時候都是沒什麼看頭,感覺和九年前的《魔戒閃騎》水平差不多。服裝沒特色,道具頗失真,場景既普通又不玄幻,也沒有恐怖感,失去了過往的黑暗感覺,甚至整齣系列有偏向越來越陽光的感覺,音樂和配樂又不濟…怎麼好像越講越多缺點?總而言之,本作如果不是看在小西、肘井、京本、渡邊及松田幾個人份上,又如果本作不是《牙狼》系列的話,或者可以略過不看。本作可謂失色不少,既沒有刺激感、也沒有欣慰感,即使有三位牙狼同場,都難免令人感到失望。

唯一令我感到安慰的,是本作繼《魔戒烈傳》後,正正式式確認了鋼牙、薰和雷牙的親子關係,不過還是那句,權座是幾多歲?

不解之謎

兩套牙狼劍?兩個Zaruba?不,是三套…到底為什麼?
這個問題其實不難解釋,因為有留心的話,就會看到大河和鋼牙手上的Zaruba會發出閃爍的光,也聽到Zaruba的配音有點奇怪,就可以明白他們手上的魔導輪,只不過是異空之替身而已…那牙狼劍呢?又應如何解釋?其實也是一樣…吧?

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