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狼︰暗之血》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絶狼〈ZERO〉~BLACK BLOOD~》
英文名︰《Zero: Black Blood》
中文譯名︰《絕狼︰暗之血》
日本公映日期︰(白之章)2014年3月8日、(黑之章)2014年3月22日
播放媒體︰電影
語言︰日文原音
片長︰黑白兩章共約157分鐘
主題曲︰「ZERO-BLACK BLOOD-」
	作曲︰北谷洋(きただにひろし)
	作詞︰奧井雅美
	主唱︰JAM Project
片尾曲︰「S#0(シーンナンバーゼロ)」
	作曲︰DUSTZ & L!TH!UM
	作詞︰Ray
	主唱︰DUSTZ

製作團隊

原作、總監督︰雨宮慶太
劇本統籌、編劇︰小林靖子
監督︰金田龍
出品人︰二宮清隆
聯合出品人︰吉田健太郎
監製︰比嘉一郎
助理監製︰野村真委子、松山繪梨
製片︰內山亮
動作指導︰大橋明
攝影︰野村次郎
燈光︰小笠原篤志
場記︰栗原節子
服裝︰宮田弘子、荒川小百合
化妝︰細川昌子
美術︰竹內正典
特效導演︰鹿角剛
選角︰北田由利子
特效及CG動畫︰OMNIBUS JAPAN Inc.
特別協力︰Sansei R&D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OMNIBUS JAPAN Inc.
發行︰東北新社

概論

在《紅色安魂曲》和《魔戒閃騎》後,東北新社決定將《牙狼》系列化,成立Garo Project並發表了一連串的《牙狼》系列計劃。繼電視劇《照亮黑暗的人》、《魔戒之花》、動畫《炎之刻印》及電影《蒼哭之魔龍》、《桃幻之笛》後,發表首個以銀牙騎士涼邑零為主角的電影-《暗之血》。本作在2013年的牙狼感謝祭中被發表,《牙狼》角色涼邑零在整個系列都有著高人氣,製作電影可謂是徇眾要求。藤田玲繼續扮演涼邑零,梨里杏和武子直輝,Guadalcanal Taka、Thane Camus、歌手野本華理亞也加入劇組。劇本則由著名特攝編劇小林靖子負責,雨宮慶太與一眾好拍擋、包括金田龍、大橋明等繼續負責本作的製作。

本作的播放方式有點特別,先在3月5至7日、在衛星頻道上將本作分成六集播放,之後分別在2014年3月8日及22日,於戲院公映導演剪輯版本、即白之章和黑之章。

故事簡介

一個晚上,一名男子艱難痛苦地爬到天台,他全身出現血斑,原來他是從一個地方逃走出來,被恐懼獸們所追,而正在酒吧中與老闆閒聊的銀牙騎士涼邑零,得知恐懼獸出現便趕往現場,成功消滅了其中兩隻恐懼獸,但被後到、身穿白色西裝的恐懼獸壓制,帶走了男子和餘下的恐懼獸。Silva對該名白衣男子感到奇怪,皆因其行事作風有異於一般恐懼獸,事後零和Silva便向番犬所報告。

翌日,睡眠中的涼邑零突然被手持魔戒劍的少女偷襲,零和Silva對此大感奇怪,二人正鬥間,一名神秘男子使出一把傘,將二人分開。少女向零道歉並自我介紹,她叫做Yuna,男子自稱天才魔戒法師Kain,Yuna偷襲零是考驗零,原來二人是番犬所派來與零一同對付白衣恐懼獸Ring,Ring打算建立一個「人類與恐懼獸共存」的世界,眾人都對此想法感到驚訝,因此番犬所下令零與Kain及Yuna一同執行消滅Ring的任務。不過Kain和零言談並不愉快,加上零的性格獨行獨斷,弄得雙方頗為尷尬,幸好零伸出友誼之手。Ring早已經開始實行「理想」,建立有如人間天堂的小區,人們開心地生活其中,不過昨夜被「自願回來」的男子,伴隨由Ring拖著的盲眼少婦唱出歌曲,在極樂快感下成為了恐懼獸的美食。

零與Yuna及Kain吃過早餐後,便討論Ring的做法,但最後零仍決定獨自對付Ring、拒絕了Yuna等二人,Yuna和Kain追出去,並說出Yuna的過去、對Ring的憎恨等,同時零亦知道Yuna是如何拿起魔戒劍。另一邊,早上男子灣田聰駕駛失誤、撞死了一名婦人,驚慌之下逃離現場,其未婚妻在電視上看到交通意外的新聞,猜測可能是未婚夫出了意外,於是致電並確認了意外是他導致。到了晚上,灣田受到Ring的「邀請」,此時未婚妻夏海出現,Ring指使「弟兄」恐懼獸將夏海吃掉,幸好零等人及時趕到,將恐懼獸消滅,但讓Ring帶走了灣田。

來到社區的灣田,遇上了人類的代表仲井間,向他介紹社區,這時他聽到一名白衣失明女子以魔戒語唱出搖籃曲、讓他身心安靜,該女子在社區中有如女神般存在,她與Ring討論,正要一起建立「人類與恐懼獸並存」的社區。接著,仲井間接到Ring的通知,要將犧牲者從每月一人增加到每月二人,並給他一顆紅色膠囊,威迫之下只得答應。至於夏海決定幫助零等人,與灣田聯絡,零等人馬上趕往,誰知Ring早已轉移陣地,同時守株待兔地等待眾人出現,雙方交戰,結果零等人不敵,但此時十年前失蹤、Yuna生母Iyu竟出現在面前,Yuna吃了一驚,Ring馬上將Iyu帶走!

與此同時,仲井間為了滿足Ring的命令,決定將灣田和夏海當作祭品犧牲掉,於是來到騙取了灣田的手機,並與夏海聯絡,來到了Lupo帶走了她。至於灣田,正在想辦法通知夏海、讓她知悉Ring已經將基地遷走。回到基地的Iyu,又開始頌唱,引起了Yuna的共鳴,Yuna亦跟著唱,受了重傷的零等人亦在歌聲中甦醒。翌日,Yuna在零的家中,得知零與Kain已經行動,Silva解釋昨夜的事,而Yuna也回想起過去…Yuna小時候,Iyu經常哼唱搖籃曲,那時她尚未失明,然而在一次的行動中,因為Yuna貿然走出來,導致Iyu雙目被毀並從橋上跌落,Cloud和Yuna都以為Iyu死了。八年後(即今日計兩年前),Kain和Cloud在一次追擊Ring的任務中,竟遇到Iyu,吃驚的Cloud被Ring斷手重創,失明的Iyu卻摸著Cloud的斷手說要他好好照顧Yuna,Cloud和Kain看在眼內,倒地的Cloud心碎而死。

這時,仲井間和夏海來到寺前,解釋血之甜點及紅色膠囊,早已被迷暈的夏海差點被仲井間放入紅色膠囊,幸得零等人阻止,仲井間逃走,Kain在其車上留下記號追蹤,但在眾人追蹤之時,仲井間早被Ring帶回社區、成為血之甜點被吃掉了,Ring讓灣田代替仲井間當人類代表,零等人又遲來一步,眾人只好求助於Bakura。在零向Yuna訓話時Kain收到要將Iyu一同消滅的指令。爾後,夏海和灣田都來到了Lupo,零向眾人曉以大義,便出發對付Ring。至於大受打擊的Yuna,在Kain的勸說下,二人也出發對付Ring。

已經攻進內部的零,正向Ring對峙著,交戰期間,人們都看著,灣田和夏海也因為妄想逃避刑責而自動回到社區,但被Ring脅持並鼓動人們襲擊零,但零絕不還手。與此同時,Yuna和Kain亦攻入社區內部,在劇院內遇到Iyu,Yuna無法狠下心腸,只得躺在Iyu的懷內、聽著Iyu唱出她喜愛的搖籃曲,Ring卻被這一舉動激怒,因為Iyu已經變回母親、只會為女兒頌唱而不再為Ring頌唱,大怒的Ring變回恐懼獸,Iyu為保護女兒而自願被吞噬,之後大戰一觸即發!最後,Yuna將父親的魔戒劍插到Ring的右臂上並拖劍而行,得零的提醒,她馬上唱出搖籃曲,令Ring的傷口馬上痊癒,但因劍仍插在臂上而大痛,靠著Yuna的幫助,零成功將Ring消滅。Yuna的父母之仇得報,也放下心頭大石。任務後,零繼續他的生活及任務,Yuna和Kain結伴離開,準備下一個任務。

世界觀︰

採取與《牙狼》相同的世界觀及設定,時間點約在《牙狼︰蒼哭之魔龍》之後。

專用術語

大部份設定都是沿用《牙狼》的設定,因此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這不詳述。

人物︰

魔戒騎士
負責斬殺恐懼獸、守護人們的戰士。本作中多次強調,女性不能成為魔戒騎士,即使能夠使用魔戒劍,也無法成為魔戒騎士。

物品︰

魔戒武器
包括魔戒劍、魔戒槍等各種可以消滅恐懼獸的武器。魔戒劍只有經過心靈的鍛鍊、或者心無旁鶩都可以拿起,如果沒有經過訓練的話,那就只有使用特別方法來令自己能夠拿起魔戒劍,例如將魔戒騎士的手骨植入使用者的手上,憑藉魔戒騎士使用過魔戒劍的力量來令無法拿起劍的人都有辦法拿得話;不過從劇中所見,使用者被植入手骨後,身體和手骨不時出現排斥,痛楚會令使用者無法拿起劍。另外,大多數魔戒劍都有配備劍鞘,劍鞘的堅硬程度十分高,可以抵擋魔戒武器的攻擊,同時入鞘後可以暫時封住劍,讓任何人都能拿起魔戒劍。

魔導工具
包括魔導筆等各種魔戒法師的所使用的工具,其中魔導筆是法師們的主要武器。本作出現的魔導傘,既可當作武器,也可以當作工具,表面有結界保護,所以魔戒劍也砍不爛,同時有索敵的能力。此外,在酒吧Lupo內,放有可以探測指令或恐懼獸的工具。

紅色膠囊
混有恐懼獸的血的紅色液體膠囊,由Ring派發予人類代表,人類代表會將之混到一堆同樣是紅色但沒有恐懼獸之血的膠囊中,讓每人抽出一粒、當場同時服用,也就是有50%機率成為血之甜點的來由,也即是說吃了膠囊就等同宣告死期將至。

地點︰

Lupo(ルーポ)
由老闆Bakura經營的酒吧,平日涼邑零都喜歡在這流連。如Bakura所言,Lupo在意大利文中有「幸運」的意思。Bakura是一名魔戒法師,所以酒吧中放置了探測恐懼獸的儀器及魔導具,亦可以說酒吧兼具部份番犬所的功用。

社區(コミュニティ,Community)
由Ring建立、提倡人類和恐懼獸共存、與世隔絕的小型社區,實際上是Ring打算圈養人們、確保食物供應穩定,同時有結界保護,避免魔戒騎士的來襲。在社區中,人類都會穿著白色衣服、恐懼獸會穿著黑色衣服,同時會有一人作為人類的代表,負責照顧所有人的所需、與恐懼獸交涉、對外接觸包括招攬、採購及資訊搜集等的事務,人們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其中。每三四個月,社區便會在人類中抽一人,名義上是為社區作出犧牲,實際上是作為血之甜點供恐懼獸們食用,後來增加至每月二人。至於加入社區的人,大部份都是犯了法律、社會上被遺棄或者逃避某些事情的人們,如殺人犯、騙子、強盜等,但只要進入社區後便會得到保護,「有100%的生存機率」,所以即使人們曉得恐懼獸的可怕、得知每三數個月自己便有50%機會被吃,都願意進入社區。

社區前後搬遷過兩次,首置在一個廢棄的遊樂園中,第二置於荒廢的購物中心內,最後在一座劇院內落腳。

術語︰

血之甜點(血のドルチェ,Dolce Of Blood)
是指沾染上恐懼獸的血的人。這些人的生命只剩下一百日,一百日後就會痛苦地死去,期間全身會出現血斑及黏液,並且出現吐血、全身劇痛的徵狀。在此百日期間,會吸引更多恐懼獸企圖將之吞食,因為血之甜點有如香醇美酒、令恐懼獸無法抗拒。在本作中,恐懼獸Ring為了確保及控制人群,向人們派發了含有恐懼獸之血的膠囊,誘騙他們吞下膠囊,企圖製造血之甜點供自己的族群享用。

特別註明,「血之甜點」這個名稱首次出現於本作,雖然早在《牙狼》之時就已經出現了同樣情況,但當時並無此名稱,僅是稱之為「被血沾染之人」。

搖籃曲
以魔戒語來唱頌的歌曲,具安神、靜氣、療傷、鎮痛等作用,同時可以增強魔戒騎士的力量、稍稍壓制恐懼獸的食欲,以及減弱恐懼獸力量。

登場人物

涼邑零(藤田玲 飾演)
銀牙騎士.絕狼的繼承者。擁有一部哈利電單車,並視之為寶貝,喜愛甜品,常流連於Bakura的酒吧Lupo,此外他懂得法語,英文亦不俗。表面上性格不羈,實際上心思細密且有自信,亦有溫柔的一面。使用雙劍,武藝上與最強之魔戒騎士、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冴島鋼牙不相上下,且擁有利害的電單車駕駛技術。

Yuna(ユナ)(梨里杏-現藝名︰小島梨里杏 飾演)
女魔戒法師,父親是Cloud、母親是Iyu。性格善良謙恭,但父親死後也變得有點陰沉,與Kain似是歡喜冤家。小時候曾經想當魔戒騎士,所以接受父親的武術訓練,但礙於女兒身而無法當上魔戒騎士。兩年前父親被Ring殺死,她為報父仇而忍著痛苦、執意要Kain將父親的手骨以法術插入右掌之中,所以她的右手能夠使用魔戒劍,但始終手骨不屬於她,因此不時會出現排斥情況。後來在社區中遇到母親,不過母親為了救她而被Ring所殺。任務完結後和Kain結伴離去。

Kain(カイン)(武子直輝 飾演)
自稱天才的魔戒法師,是Cloud生前的搭擋,後與Yuna搭擋。為人自負且稍為輕佻,喜愛啤酒,但實力不俗,使用魔導傘。性格關係,他經常和零互相嘲諷,不時調戲Yuna。

Bakura(バクラ)(Guadalcanal Taka 飾演)
失去右手的魔戒法師,經營著一間叫做「Lupo」的酒吧。

Cloud(クロウド)(尚玄 飾演)
Yuna的父親、Iyu之夫,魔戒騎士。實力高強,面對Ring不落下風(但面對眾多恐懼獸時卻被壓著來打…),十年前與Iyu一同抵擋Ring等恐懼獸,但Iyu因Yuna的出現而被襲墮橋,他便擔起照顧Yuna的責任。八年後(即兩年前),他與Kain搭擋,被番犬所派往執行消滅Ring的任務,正當大家都以為Iyu已死之際,Iyu就在此時出現,他大吃一驚。這時Ring向Kain射出羽毛彈,仍在分心的Cloud為救Kain,被羽毛彈穿心斷手,斷手仍緊握魔戒劍,劍筆直地插在地面,Iyu摸著斷手交帶數句後和Ring離開,見到這一幕的Cloud心碎地死去,全身著火、不剩一點。

其斷手後化成骨,在Yuna的請求下、Kain將Cloud的手骨插到Yuna的右手,讓她可以使用父親的魔戒劍。

魔導具Silva(シルヴァ)(折笠愛 配音)
涼邑零的魔導具,擁有魔導具間通訊及直接向番犬所聯絡的能力。

灣田聰(湾田サトシ)(世良優樹 飾演)
駕車時因為接聽未婚妻夏海的電話而意外撞死打算橫過馬路的婦人並不顧而去的青年。由於他不想坐牢而選擇逃離,後來他受到Ring邀請而加入社區,但他對社區深感懷疑。在仲井間死後,便由他代替、成為Ring指定的人類方代表,同時讓他對外接觸,負責招攬、打聽等對外事務。最後他和夏海等餘下的人,在Ring死後都逃出了社區。

仲井間(仲井間コウスケ,Nakaima Kouichi)(高野八誠 飾演)
社區的人類代表。由於他父親無力還債,債主便打算取走仲井間的器官當還債,於是他便逃走出來。後來被Ring下令要找多一名血之甜點,受脅之下他決定以灣田及夏海作為犧牲品,綁架夏海,正當他要將紅色膠囊放入夏海的口中時被零阻止,之後他逃去,Kain在其車上劃了記號,打算追蹤他到社區,但在中途被Ring襲擊,車撞到一旁,他被Ring抓回社區,被恐懼獸的血沾上、成為血之甜點後被吃掉。

Iyu(イユ)(野本華理亞 飾演)
Yuna的母親、Cloud的妻子,女魔戒法師,懂得頌唱讓人安靜心寧的搖籃曲。有一次與Cloud抵擋恐懼獸,突然Yuna走出來,令她分心而被恐懼獸襲擊,造成雙目失明並從橋上掉下,之後被Ring救回,Ring救回她的原因原來是因為她唱出了令人心安的搖籃曲,Ring被歌聲吸引而不自覺到救走了她。後來Ring與她說出自己的理想,結果得到她的認同而決定和Ring一起建立「恐懼獸與人類共存的世界」。曾在Cloud和Ring大戰時出現過,致使Cloud分心而被Ring殺死,後來又因為女兒Yuna的出現而變回母親的身份,為救女兒(或者為了贖罪?)而拒絕了Ring求唱的要求,被Ring吃掉。

由於她唱出的搖籃曲可以抑壓恐懼獸們的食欲,所以面對著眾多美味的人類,恐懼獸們都沒有大動殺機,正因如此,Ring才決定利用她來為自己建立一個理想國。

Ring(リング)(Thane Camus 飾演)
實力強大的恐懼獸,平時是身穿白色西裝、紅色恤衫的外國人模樣,溫文有禮,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及日語,同時也聽得懂法語。現出真身時全身白色,體積巨大,羽毛是他的象徵,可以用羽毛作出強大攻擊,也可以利用羽毛作空間轉移,包括攜他人轉移,旗下恐懼獸的右背上不是平常所見到的黑翼、而是白色的羽毛翼。

十年前帶領恐懼獸侵擾人間,被Cloud和Iyu阻止,而Iyu的歌聲吸引了他,就在Iyu被襲擊掉橋時救走了她。身為恐懼獸,Ring卻有著「創造一個可以讓人類與恐懼獸共存的烏托邦」,這個理念令Iyu也認同,於是二人決定建立社區。但是Ring所使用的手段卻是吸引一班為社會所棄或者想逃避免於法律責任的人們來建造社區,並且定期找出一人來餵給恐懼獸們。話雖如此,一人的性命難以滿足眾多的恐懼獸的胃口,因此他必須靠著Iyu的歌聲來抑壓恐懼獸們的食欲。兩年前殺死Yuna的父親Cloud而被Yuna執意報仇。後來和零對決,Yuna將劍插進其右臂,Yuna再唱出搖籃曲而令Ring的傷口痊癒,但劍尚未拔出來,致使大痛,最後被零以烈火炎裝打倒,再被零插眼破腹而死。

雖然他有利用Iyu,但他對Iyu卻有著依賴,並曾真的希望恐懼獸和人類並存,可惜獸性難馴。

點評

本作是藤田玲首部擔正的系列作品,再加上小林靖子,果然不會教我失望。

劇情編排清晰簡潔,容易明白,同時又值得令人深思。人性的醜惡,小林靖子都一一寫進劇中。例如,整個社區有著夢幻般的環境,有如夢想中的國度、人們生活在其中就是如此美好,但背後卻要犧牲部份人來供養恐懼獸;以我的想法,就是在諷刺這個世界上許多國家,他們不斷地建構和諧美好的表面,內裏卻是醜陋邪惡不堪。又例如,每位進入社區的人都有不同的罪孽或負擔,為何Ring會選擇這些人進入社區?在我看來,應該是為了吸引更多人,一個普通人才不會冒著被吃的風險進入社區,而每個進入社區的人都是希望得到依靠,依賴社區,難聽點說,他們就是逃避現實、不負責任;Ring就是看穿這一點,所以才會積極地拉攏這些人,加上如果這些人被吃掉,也不會引起太大的關注;不想面對後果,不想受到責罰,正如許多人在犯錯之後都會替自己找藉口。再例如,當大家得知Ring是吃人的怪獸,為了自己的生存,都自願加入社區,甚至後來受Ring的鼓動去襲擊零,這些損人利己的行為,都在劇中展露出來。

Ring的想法表面上是可取的,犧牲一人來讓其他人可以得到幸福的生活,似乎也符合了某些國家的取態;可是,無論是誰,都應該有生存的權利、而且不應被人剝削,要是犧牲少數人的利益去維護大眾的利益,實在是很可怕。假如當世之下就是一個這樣的烏托邦,即使這刻我們就是大眾的一群,哪怕有一天,生活在當下的你我難保不會被歸類到少數人而被政府以「維護大眾利益」而犧牲掉…這一點從我看來著實是很可怕。劇情如此真實地反映著現實的恐怖和無奈,是本作的最大賣點。

說起《牙狼》系列,當然不得不提動作及特技了!動作場面不俗,許多動作場面都是由演員們親身上陣,包括飛跳等使用威吔(鋼索)的特技場面,藤田玲、梨里杏的動作不錯,速度及連續感頗高,武子直輝緊貼其後,即使減少使用替身、少了許多翻騰的動作,質素仍然很高。至於特效方面,除了光效和音效頗為出色外,畫面特效顯得較弱,例如電單車爆炸一幕,看得出有很明顯的電腦拼接痕跡;Ring使用的羽毛顯得很假,而且Ring在變身後,全身造型顯得很「膠」。演員們的演技也是另一個賣點,藤田玲和Thane Camus的表現不俗,梨里杏尚可,武子直輝一般,二人的表現中規中矩,尚玄和野本華理亞的登場次數不多,但令人印象深刻。

小林靖子的確利害,這齣作品雖短,但已經成功將一個故事完整地演繹出來,個人認為本作在整個系列中頗為高分。

不解之謎

女性能否拿得起魔戒劍?
這個問題從第一作《牙狼》開始就困惑到現在,在本作更加加深了我們對這個設定的疑問。在劇中多次強調,女性不能成為魔戒騎士,但從零和Yuna的對話中,我們更可以看出,女性不但不能成為魔戒騎士,就連魔戒劍都無法拿得起!的確,沒有經過心靈訓練的人是無可能拿得起魔戒劍,但如果是女性且經過心靈的訓練之後,那麼她們能否拿起劍呢?從權座、Garm、Kodama、豬狩重藏、尊士的案例中可以推論,有可能拿起魔戒劍根本就是不分男女、不分種族,只要心靈強大,就能拿起魔戒劍…看樣子是沒有答案的了,不過至少我們可以知道,憑著法術、將魔戒騎士的手骨植入使用者的手中,是有機會拿起魔戒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