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外傳︰桃幻之笛》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牙狼外伝 桃幻の笛》
英文名︰《Garo Gaiden: Tougen no Fue》 / 《Garo Side Story: The Tougen Flute》
中文譯名︰《牙狼外傳︰桃幻之笛》
日本公映日期︰2013年7月20日
播放媒體︰電影
語言︰日文原音
片長︰約61分鐘
主題曲︰「Wildflowers」
	作曲︰北谷洋(きただにひろし)
	作詞︰奧井雅美
	編曲︰須藤賢一
	主唱︰JAM Project

製作團隊

原作、總監督︰雨宮慶太
監督、動作指導︰大橋明
出品人︰二宮清隆
聯合出品人︰吉田健太郎
製片︰音無珠映
助理製片︰儘田日吉
劇本︰雨宮慶太、藤平久子
攝影︰西岡章
燈光︰小笠原篤志
美術設計︰竹內正典
服裝設計︰宮田弘子
化妝︰本田真理子
特效導演︰中川茂之
特效及CG動畫︰OMNIBUS JAPAN Inc.
特別協力︰Sansei R&D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OMNIBUS JAPAN Inc.
發行︰東北新社

概論

在《魔戒閃騎》後,《牙狼》系列便發佈了一連串新的計劃,《牙狼外傳︰桃幻之笛》就是其中之一。

本作是一個新嘗試,除了沒有魔戒騎士正式登場外,也是首部以女性主打及以魔戒法師為主角的電影作品。在之前作品中飾演邪美的佐藤康惠、飾演烈花的松山瑪麗、飾演Shiguto的倉貫匡弘及飾演劍義的津田寬治都會通通回歸,同時加入高橋瞳、大野未來及瀧內公美三位女演員。與此同時,本作增加不少高難度的體操動作予兩位女主角,以優美雅麗的姿態,提升本作中的動作場面,盡顯女性之美。

故事簡介

在鋼牙離開、出發往約束之地後,烈花便跟著邪美來到閑岱,開始了修行之旅。烈花在與邪美練習緋鳥炎陣時失敗,好勝的烈花堅決要練習,但被邪美勸服,烈花因要離開閑岱所以才急於練成,不過邪美答應會在烈花回來後繼續練習,之後烈花便離開閑岱。

一日,鈴向邪美引見了元老院屬下的密使-魔戒法師阿伎,要求邪美跟她前往北方之森,路上阿伎解釋了桃幻之笛的來路,並說出自己的任務-帶著桃幻之笛前往位於北方之森內的寺廟。與此同時,烈花在回閑岱途中,遇上一名神秘少女,少女向烈花表示自己也有一支笛子,打開後便是一支美麗的笛子,稱為「桃幻之笛」,少女自我介紹-麻伎-後便離開了。麻伎離開後,被多名神秘人襲擊,幸得烈花解救,但麻伎受傷並被搶走桃幻之笛,烈花答應替麻伎尋回桃幻之笛。

這個時候,襲擊麻伎的神秘人出現在邪美和阿伎面前,阿伎表示早前她曾受到墮入黑暗的魔戒法師襲擊,因此需要更多人保護桃幻之笛,但邪美發現阿伎驅使死人,因此懷疑阿伎起來。另一邊,烈花將麻伎安置到一座房子中,麻伎解說桃幻之笛,並表示自己是壯幻的後代,有責任保護桃幻之笛,於是烈花便答應替麻伎將桃幻之笛找回來。而阿伎和邪美將桃幻之笛送到了寺廟中,但邪美看到了桃幻之笛,實際上是枯骨,就在這時,烈花來到寺廟要搶走桃幻之笛,邪美大吃一驚,烈花帶著桃幻之笛逃走了。

這時烈花身體各處出現劇痛,劇痛位置更出現了神秘的烙印,之後她在河邊將桃幻之笛打開一看,正是閃閃發光的笛子,但水中倒影卻是邪美所看到的景象-手之枯骨。邪美與阿伎意見分歧,於是邪美便自行尋找烈花問個明白。邪美來到了小房後,便與麻伎打起來,期間麻伎被阿伎的魔導鉞殺死,但阿伎並沒有現身。此時烈花出現,便認為是邪美將麻伎殺死,二人便打起來。原本已死的麻伎竟起來,阿伎亦出現了,對話中原來二人是一夥,並指烈花就是桃幻之笛,讓邪美和烈花相鬥正是二人之計。打鬥間,七個音色烙印都在烈花的身上打下了,之後烈花逃走。

邪美發現自己在結界內,而在結界外的鈴得知阿伎的陰謀,嘗試以法術突破結界來通知邪美。Shiguto得知烈花回到閑岱便前往迎接,發現暈倒的烈花。烈花與Shiguto對話間被阿伎捉住,期間還以言語蠱惑Shiguto,其後Shiguto被麻伎擊暈,烈花被帶到祭壇。邪美在尋找烈花期間,見到倒地的Shiguto,得知烈花被帶走。另一邊,烈花被告知真正的桃幻之笛,而自己就被選為桃幻之笛,在翡刈的指示下,阿伎和麻伎開始儀式,在烈花身上打下七個音色,手骨亦正式化成桃幻之笛。這個時候邪美趕到,打鬥後阿伎和麻伎帶著翡刈的頭骨和桃幻之笛逃走。烈花陷入昏迷,邪美只好佈下結界,為烈花抽出七個音色,Shiguto守在四周。阿伎和麻伎去而復返,Shiguto不敵被打倒,接著二人便開始嘗試打破結界。

雖得邪美成功將七個音色從烈花體內抽出,但自己卻元氣大傷且烈花仍在昏迷。阿伎和麻伎成功打破結界,邪美只得應戰,烈花昏迷間有多重幻覺,幸得英靈父親劍義相救,得父親一席話,獲得鼓勵的烈花終於醒來,與邪美聯手大戰阿伎和麻伎,結果阿伎和麻伎不敵,逃到寺廟前,為救麻伎,阿伎甘願被麻伎所殺,「魔戒法師的慘叫」完成,翡刈成功解封!麻伎和阿伎都被翡刈的素體,以怪物的型態現身。得父親的支持,烈花終突破心理關口,成功和邪美聯手發動緋鳥炎陣,將翡刈消滅,而桃幻之笛亦消滅了。

事件後,烈花和邪美繼續修行,Shiguto則獨自踏上路途。

世界觀︰

採取與《牙狼》相同的世界觀及設定,時間點就在《牙狼︰蒼哭之魔龍》同期。

專用術語

大部份設定都是沿用《牙狼》的設定,因此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這不詳述。

人物︰

魔戒法師
擁有魔戒知識、懂得魔戒法術、消滅恐懼獸的守護者們,就是魔戒法師!與魔戒騎士不同,魔戒法師並沒有專用的戰鬥鎧甲,也沒有戰鬥時限,更沒有性別限制,由於女性無法當魔戒騎士,因此比例上以女性較高。多姿多彩的魔導具,威力強大的法術,都是魔戒法師的武器,其中魔戒筆是法師們的主要武器。

物品︰

魔戒武器
本作中出現除魔戒筆外的魔戒武器,包括形似體操棒的魔裂杖、短飛斧狀的魔導鉞和隱藏刀刃的拐狀武器魔雙擊。

桃幻之笛
聲稱由魔戒法師壯幻以自己的生命製造出來的笛子,視乎於使用者的立場,既可以增強使用者的力量、驅散黑暗,也可以增強恐懼獸的力量,令世界陷入黑暗之中,因此被視為禁忌之物,被壯幻的血裔後代保護著。笛子有七個音,代表著七種負面的情感,包括「憤怒」、「驚愕」、「仇恨」、「悲哀」、「痛苦」、「恐懼」、「絕望」,但要驅動笛子,就必須要最終的第八音色,也就是「魔戒法師的慘叫」來達成。

實際上,桃幻之笛的本體是人而不單是手骨。當日壯幻以自己作為笛子,在身上種下七個痛苦的音色後,為封印翡刈而自殺、慘叫之下完成了第八音色,成功以生命將翡刈封印,所以刺穿了翡刈身體的壯幻手臂只不過是未完成的桃幻之笛,必須等待有人以身成為桃幻之笛、種下七個音色後,手骨才會變回笛子狀。被選中者看到手骨,會是一副閃閃生輝的美麗笛子,其他人所看到的只會是一具枯骨。被選者的身體各部位會逐漸出現劇痛,劇痛位置都會被打下桃幻之笛七個音色的烙印,只要將七個音色打進烙印位置,桃幻之笛就會完成,再完成「魔戒法師的慘叫」就能「成功吹奏笛子」。

地點︰

閑岱
魔戒法師的訓練地,出自於《牙狼︰白夜之魔獸》。閑岱被強大的結界所保護著,外人難以進入,而且要進入閑岱必須經過「魔界之森」的地方,在閑岱的北邊,就是北方之森。

北方之森
位於閑岱的北邊,是連結著各個地方路徑的森林。

陣法及法術︰

緋鳥炎陣
是一個十分危險、隨時被力量反噬的魔戒陣法,要由兩名魔戒法師聯手發動。以飛舞多支魔導筆來召喚出緋色之炎鳥(鳳凰),講求二人默契,整個過程必須一氣呵成,萬一沒有足夠的力量而強行發動就有機會危及生命。最終邪美和烈花二人以此陣法,消滅了翡刈。

赤守無盡
邪美使用的大型結界。先向四周灑水,再取下縛頭髮的紅色髮帶,注入魔力後再結出花繩,舉向上方後就能成功佈下結界,結界有出無入,可以抵擋不同類型的攻擊。

死靈操控術
通過符咒,魔戒法師可以控制已死的人為自己效力,只要將符貼在死者的頭上,就可以操控,是一種禁忌之術,如非必要,魔戒法師們是被禁止允許使用。此術在片中並沒有名稱。

登場人物

邪美(佐藤康惠 飾演)
實力高強的知名女魔戒法師,烈花的導師,也是鋼牙等人的同伴,曾死而復生。在《魔戒閃騎》後與烈花前往閑岱修行,後受到阿伎「所託」,一同保護桃幻之笛而來到北方之森,後來得悉阿伎與麻伎的詭計後救出烈花,與烈花聯花擊退阿伎及麻伎,在翡刈被解封後,與烈花以緋鳥炎陣將翡刈消滅。

烈花(松山瑪麗 飾演)
女魔戒法師,實力高強不下於邪美,但為人好勝。後來因事離開閑岱。後來被麻伎看中,作為復活翡刈的媒介,後得Shiguto和邪美所救,在夢中亦得到父親的鼓勵,成功從幻象中甦醒過來。其後與邪美聯手,粉碎了阿伎和麻伎的陰謀,並以緋鳥炎陣將翡刈消滅。

Shiguto(シグト)(倉貫匡弘 飾演)
魔戒法師,Akaza(アカザ)的徒弟,烈花的同伴。《魔戒閃騎》後獨自踏上消滅恐懼獸的路途,在烈花遇上危難時及時出現相救,曾與阿伎、麻伎大戰但不敵暈倒。

劍義(津田寬治 飾演)
烈花之父,在《牙狼︰紅色安魂曲》中交待了因為討伐魔鏡使徒Karma而死,靈魂被困在Karma的魔鏡空間。後因為Karma被鋼牙打敗、靈魂被釋放。在本作中,劍義以英魂的型態出現在烈花的夢中,解救了烈花,並向烈花鼓勵了一番,使烈花成功擺脫幻覺。

在《紅色安魂曲》中,劍義的名字並沒有漢字,在本作中就出現了正式的漢字。他所使用的武器是外型似中國劍的魔戒劍。

山刀鈴(柴本優澄美 飾演)
女魔戒法師,也是白夜騎士山刀翼的妹妹,長大後在閑岱擔任起訓練年幼魔戒法師的責任。

阿伎(瀧內公美 飾演)
女魔戒法師,以元老院屬下密使的身份登場,使用魔裂杖和魔導鉞,能夠以死靈操控術來操控多名死人。與麻伎是戀人關係,為了救治身患絕症的麻伎,不惜與麻伎求助與翡刈,翡刈答應醫治麻伎,條件是偷走桃幻之笛、找出復活媒介、幫翡刈復活。與麻伎偷走桃幻之笛後,自己就出現在邪美面前,以詭計引邪美與烈花對敵,為的就是讓桃幻之笛確定復活翡刈的媒介。後與麻伎多次聯手、襲擊及擄走烈花、開始翡刈復活儀式、強搶桃幻之笛,但一一失敗。最後只得求助於翡刈,為救戀人麻伎、完成桃幻之笛的第八音色而甘願被殺,成為了翡刈的素體,死後屍體被翡刈吸收。

麻伎(大野未來 飾演)
女魔戒法師,使用類似拐的武器-魔雙擊,魔雙擊的握手是一把利刃,可以抽出來使用。在烈花面前自稱是魔戒法師壯幻的後人,因桃幻之笛而被人襲擊,所以請求烈花將桃幻之笛搶回來。實際上與阿伎是戀人關係,身有絕症,為了得治而求助與翡刈,因而引發一連串陰謀。先是出現在烈花面前,測試烈花是否就是翡刈復活所需的介體,後離間邪美與烈花,讓二人自相殘殺,再與阿伎聯手擄走烈花並進行復活翡刈儀式、謀奪桃幻之笛,然一而再失敗。最後,為了自身而求救於翡刈,翡刈指示她將阿伎殺死,結果自己連同阿伎的屍體,一同被翡刈吸收、成為了翡刈復活的素體。

翡刈(高橋瞳 飾演)
原本是女魔戒法師,多年前因藉黑暗而擁有令天地色變的力量,而被另一位魔戒法師壯幻以性命封印。她被封印後遺下頭蓋骨,骨上有七個孔,代表著七個音色,烈花每被音色打進身體後,頭蓋骨上的孔都會填補,只要七個孔都填補,手骨就會變成桃幻之笛,再加上第八音色,笛子就會被成功吹奏,她亦成功被解封。解封後以阿伎的遺體和麻伎為素體,以怪物的形像登場,最後被烈花和邪美的緋鳥炎陣消滅。

點評

平平淡淡,故事普普通通,既沒有什麼大驚喜,也沒有什麼大缺失,是我對這部電影的感覺。

扮演邪美的佐藤康惠演技無容置疑,扮演烈花的松山瑪麗雖然還是比較生硬,不過已經比之前的《紅色安魂曲》有進步,另外兩位百合、瀧內公美和大野未來的表現就略嫌浮誇,過於狂氣,倉貫匡弘和高橋瞳沒什麼亮眼的表現,反而客串一下的津田寬治,表現理想,出場的一幕有型有款,完全將眾人的風采都蓋過,那是我意料之外。

特技一般般,打鬥過程不夠流暢,動作有點生硬,整個場面頗為失色,獨佐藤康惠的動作不錯。特效有失水準,部份顯得虛假,尤其是發動緋鳥炎陣時,魔戒筆飛來飛去的畫面太假,唯獨是光效不俗,音效和配樂不錯。劇情上沒有什麼曲折離奇,既無驚也無喜,看過之後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即使阿伎和麻伎為了達成目的而刻意策劃許多陰謀、似是而非的詭計,這些劇情都只是小兒科,更可惜的是翡刈的出場有很長很深的鋪墊,但登場後卻很快被打敗,簡直浪費,只有後段烈花和邪美分別使出二刀流和飛石術,這點暗示才有點瞄頭(將烈花和涼邑零、邪美和山刀翼的關係拉近)。本作似乎是一部為填補《照亮黑暗的人》與《魔戒之花》之間空檔的微電影,而且與前作和後作的關聯度也不大,因而令人缺乏了追看的意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