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對決之路》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GARO~VERSUS ROAD~》
英文名︰《Garo: Versus Road》
中文譯名︰《牙狼︰對決之路》
日本播放日期︰2020年4月2日至2020年6月26日
播放媒體︰電視劇
回數︰12回,外加1回特別篇(6.5回)
片頭曲︰「Theme of GARO-VERSUS ROAD-」
	作曲、編曲︰寺田志保、栗山善親
片尾曲︰「Versus Road 〜非現実的サバイバル〜」
	作曲、作詞︰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編曲︰栗山善親
	主唱︰JAM Project

製作團隊

原作︰雨宮慶太
策劃︰田中文
執行製片人︰二宮清隆
監製︰田中文、中澤研太、石塚清和
助理監製︰山岡健太、大西麻世
設定︰江良至
編劇︰江良至、平松正樹、和田清人、內田裕基
監督︰綾部真彌、永江二朗、田口桂
武術指導︰小原剛
視覺效果總監︰佐藤大祐
視覺效果︰OMNIBUS JAPAN Inc.
配樂︰寺田志保、栗山善親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

概論

本作是《牙狼》系列的十五週年作品,也是自《牙狼》從2010年開始系列化、2013年平行世界分支、2015年動畫、舞台劇等多方面嘗試後,首次對本系列作出天翻地覆的新嘗試。

本作是2018年《神牙》之後再次推出電視劇。加入了「VR」、「線上廣播」等各種現代的互聯網作為本作的新元素,並加入「大逃殺」為賣點,而《牙狼》系列中常用的設定,只有部份在故事的後期出現,甚至沒有被繼承,有部份設定則以各種新方式在劇中使用,包括魔劍的使用時限、遊戲玩家被稱為騎士、牙狼之鎧會被污染等,與此同時,世界觀完全創新也是本作最重要的元素,劇組希望能夠為觀眾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

本作的原題《GARO~VERSUS ROAD~》,是首次沒有漢字及主線作品在標題前面沒有被冠以「牙狼」。

故事簡介

空遠世那醒來時,身處一個陌生的地方,現場有上百個玩家,也包括他的好朋友星合翔李。這時,朱伽出現在他們面前,一套金黃色的鎧甲出現在半空,朱伽開始解釋遊戲,並說出最後勝利者就能繼承黃金騎士.牙狼。隨著恐懼獸的出現,玩家們開始逃命,令空遠想起之前的事…十個小時前,星合翔李在機舖中擊敗了浪岡純而被盯上,幸好朋友空遠世那及時解救。二人在午餐時聊起〈GARO -VERSUS ROAD-〉來,空遠回到家中後,發現一個裝有VR裝置的黑色盒子突然出現,在好奇心下參加了遊戲…另一邊,身為調酒師的天羽涼介為了幫會而與奏風大卯上,二人打了一場卻平手離去…天羽在酒吧打烊後,VR裝置出現在他面前…

空遠與其他玩家逃了出來,然而要面對其他玩家的屠殺下,人數越來越少。另一邊,星合遇上浪岡純、被刺傷,幸得空遠的解救。另一邊,天羽涼介遇上了野分一矢,野分召集起其他玩家攻擊天羽,這時奏風出現,二人聯手將野分及其召集的玩家擊敗,接下來,空遠救出多名玩家,天羽先後擊敗野分和土肥,奏風將惑井殺死,令玩家餘下50人,第一回合結束。

由於遊戲的神秘,加上社會上人口失蹤的案件日益增多,引起了Youtuber南雲太輔的注意,他與老板及拍檔混進了遊戲,可是一切盡在伽堂阿佐美和葉霧宵剎的掌握之中。另一邊,模特兒香月貴音因模仿著名中性模特兒UMI而開始累積名氣,他亦在伽堂阿佐美的唆使下進行遊戲。在第二回合開始前,南雲的同伴黛決定退出遊戲,朱伽將其LOGGING OUT。受到老板水瓶侮辱的南雲決定報仇,最後水瓶被恐懼獸殺死而讓南雲取得鑰匙、逃離成功。日向、香月、星合、天羽等人都成功逃出,空遠就在倒數階段,成功將遊戲道具意念化為鑰匙、及時逃出,此時玩家人數只餘下18人。

回到現實的南雲太輔,發現老板和拍檔都化灰而去,令他頓時明白GAME OVER的後果,加上他的錄像全遭刪除,於是他決定調查恐懼獸。另一邊,香月因為名氣大了,引來了記者對他過去追查,他文攻武嚇地把記者唬走,這時他想起自己的過去…在第三回合開始前,空遠與星合協定不再參與遊戲,然而二人都沒有遵守約定。在遊戲開始前南雲將其調查的結果,當眾與朱伽質問,令大家都明白GAME OVER的後果,在大家恐懼的氛圍下,第三回合展開…日向所向披靡、天羽嘗試攻擊恐懼獸等,很快大家都打作一團,唯空遠和星合沒有動手,但朱伽控制恐懼獸侵佔星合,令空遠處於兩難,星合哀求空遠殺死自己,但空遠下不了手,尚有意識的星合只好自行了斷,死前把二人的羈絆—鑰匙扣交給空遠…餘下8人,第三回合結束。

失去好朋友的空遠頓時覺得遊戲並沒有任何意義,這時南雲找上他,一同前往天羽的酒吧,奏風也在,南雲將其調查的結果告訴眾人,較早前有人在他的社交網站上留言,表示GARO只不過是一場騙局,然而,當他正要追問時,該人的戶口已經被刪除。這時日向也來挑釁,在一輪對峙後,各自散去。香月在詭異氣氛下結束了專訪,他離開時趕走了慕名的支持者…空遠、天羽、南雲、香月、奏風,在各有信念下,開展第四回合。第四回合,南雲和香月各自戰勝了對手,但天羽和奏風對上日向卻處於下風,空遠不願動手,卻被天羽教訓後,堅定了自己的路…奏風大為了打倒日向而動用魔劍,卻因為超過時限而被吞噬…天羽忍痛殺死奏風,被魔劍吞噬的日向也被空遠以魔劍消滅,餘下4人,第四回合結束。

廿年前,是一個長期沒有黃金騎士守護的年代,士導院開展了一輪黃金騎士.牙狼繼承者的甄選,而七、十三、五五、八四是最後四強。阿佐美到了士導院,開始監視四人的決鬥。身為黃金騎士後人的七自殺後,其餘三人開始了最後比試,但這場比試已變成生死相搏。最後由十三勝出,但他拔不出牙狼劍,令Sugo要重新挑選,十三大怒而用被魔化了的劍殺死Sugo…多年後,改名為葉霧宵剎的十三與阿佐美開始了〈GARO -VERSUS ROAD-〉。

南雲太輔終於找到當日在社交網站上留言的人,也是年青時候曾經被挑選為繼承牙狼鎧甲的候補生之一-五五,五五為了避開阿佐美而躲起來。在五五告訴了一切後,阿佐美便將他殺死。南雲跟蹤正在跟蹤香月的阿佐美,大打一場後不敵被附身。終於來到了第五回合,香月在一輪回憶中被天羽打敗,而南雲在阿佐美的操控下與空遠決鬥,終於迫出阿佐美,但在南雲說出一切後被阿佐美殺死。

餘下空遠和涼介二人,經過一番搏鬥,終於,空遠將涼介打敗,就在葉霧期待著空遠舉劍、要把涼介殺死,就像當日他身為十三,給了五五致命一擊,然而一切沒有如他所願般發生,牙狼之鎧停止給收陰我,令葉霧的計劃失敗,於是大怒的他決定親自出手。朱伽向空遠講出成為牙狼的重要秘密時,就被宵剎殺死。為了激發空遠內心的最後陰我,宵剎在空遠面前將涼介殺死,成功誘發出空遠身上最後的陰我,而令陰我成功完全感染牙狼之鎧,繼而崩裂、生成黑暗金屬,黑暗金屬形成黑暗鎧甲—貝依特之鎧!就在這時,天空降下了原以為已經消滅了的牙狼劍,空遠聽到牙狼英靈的呼喚而憑著信念,成功拔出牙狼劍,牙狼之鎧再次出現並穿著在空遠身上。葉霧決定將牙狼消滅,在宵剎佔上風下,空遠憑著意志、承載眾人的信念,以眾人的招式,成功擊敗了宵剎,並且拒絕了宵剎要空遠把自己殺死的要求。

此時阿佐美收回黑暗金屬並將葉霧殺死,與空遠對話後便離開,空遠亦決定放下牙狼劍而獨自離開。

世界觀︰

本作完全獨立於早前的《牙狼》系列,以全新的視角來出發。時間點設置於2020年的日本,同時設定黃金騎士.牙狼早已經在多年前已經失傳,是沒有魔戒騎士保護的世界。

專用術語

雖然是全新世界觀,不過部份術語依然使用《牙狼》系列,因此部份沒有改變設定的舊有術語不再詳述。

人物及生物︰

魔戒騎士
保護人們遠離魔界、恐懼獸威脅的人,擁有利害的武藝及堅強的心智。然而於廿年前,當時的黃金騎士.牙狼為了消滅眾多的恐懼獸而犧牲自己,以致後來多年來沒有魔戒騎士的保護。士導院有見及此,便舉辦了甄試,召集了100位年青人作為繼承黃金騎士.牙狼的候補生。

不過,在本作中除了黃金騎士.牙狼之外,就再沒有提及過其他的魔戒騎士,因此到底有沒有其他稱號的魔戒騎士是未知之數,還是該世界觀就只有一個魔戒騎士就不得而知。

魔導師
隸屬士導院的法師,他們主要是負責士導院的運作,包括篩選騎士等。魔導師有明確的分級,包括上位的大魔導士、協助大魔導士的魔導師,以及法師。

恐懼獸(ホラー,Horror)
擁有強大的力量和異常的高速,壓倒性的實力讓它成為遊戲中接近無敵的存在。然而在魔戒騎士候補生的面前,恐懼獸仍然是有機會被消滅。它們是魔界的住民,造型上與《牙狼》系列的不同,造型比較Cyberpunk、機械化。在本作中出現為數不多的恐懼獸,這些恐懼獸沒有表現過自我,全部都是處於被操控及能力被抑壓的情況,包括阿佐美和大魔導士Sugo的操控,因而它們成為測試騎士們及進行遊戲的NPC…它們擁有能夠依附人身的能力,在一段時間後就能完全侵佔人身、操控該人的意志,星合翔李就是被朱伽操控的恐懼獸附身而被逼自我了斷。

騎士
指參加遊戲〈GARO -VERSUS ROAD-〉的玩家,總數100位玩家。玩家都是由阿佐美所挑選,因他們的內心潛藏著大量陰我,利用他們來匯聚陰我、污染牙狼之鎧來製造黑暗金屬。

物品︰

鎧甲
是指戰鬥用的鎧甲,劇中出現過兩套鎧甲,一套是光明正義的「牙狼之鎧」,另一套是黑暗邪惡的「貝依特之鎧」。牙狼之鎧會被依附陰我,設定是源自於《牙狼》,鎧甲是會沾染邪氣而需要定期淨化,在本作中則新增設定、邪氣累積到一個定量後就會產生黑暗金屬。在牙狼之鎧吸收大量的陰我、到達界限時,鎧甲就會破裂並且生成可怕的黑暗金屬,黑暗金屬可以製造貝依特之鎧。貝依特之鎧號稱擁有能夠稱霸世界、超越牙狼的力量,所以一直為葉霧宵剎所覬覦,其配劍是一把可以化成鞭子形態作出攻擊的紫色鞭子劍。

牙狼劍
能夠召喚牙狼之鎧的劍,造型與過往《牙狼》系列的全然不同,相同的是,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得起,必須得到黃金騎士.牙狼的認同、經過心之試煉後才能拿起,因此即使十三成為了勝利者後仍然無法拔劍。

VR裝置
憑空出現於被選中之人的面前,能夠將玩家們帶進遊戲世界之內的眼鏡型裝置,眼鏡會放置在一個黑色盒子之中。遊戲開始前會自動出現,結束後就會消失。

遊戲道具(アイテム,Item)
第二回合出現的物品,手掌般大小的長條狀水晶,是遊戲內的道具,可以根據使用者的想法來進行變化,包括各種武器、鑰匙。每個騎士都會擁有一個,其他騎士都可以將之掠奪使用,但是只要其所屬之擁有者GAME OVER,其擁有之道具亦會跟著消失。

鑰匙
第二回合出現的物品,是逃離出口必要的道具。每位玩家都能夠持有一支或以上的鑰匙,因此有玩家以此減少競爭對手、增加自己勝出的機會。玩家被殺、包括被恐懼獸吃掉或被其他玩家殺死後,都會掉落鑰匙,除此之外,還可以將手中的「遊戲道具」意念化為鑰匙。

鑰匙扣(キーホルダー)
是空遠和星合二人在少時,一同在遊戲中心的夾公仔機中夾到的獎品,是二人的羈絆之物,在第二和第三回合中,他們所使用的劍也是這個鑰匙扣的實現化版本。此劍名為「聖劍帝萊斯卡利伯(聖剣デラックスキャリバー,Holy Sword Deluxecalibur)南雲表示這個鑰匙扣很難取得,他在小時候嘗試過許多次都沒有得到。在星合臨死前,他把鑰匙扣交給了空遠,空遠為了紀念好朋友而將之繫在右手手腕上,亦因為他們的友情,鑰匙扣曾發出光輝,協助空遠渡過難關,也讓空遠成功得到牙狼劍的認同而取得牙狼之鎧。

魔劍
於第四回合中被准許使用的武器,只有一把,時限為99.9秒,在時限界滿前必須放下,否則持劍者會被吞噬魔劍而成為不死物(Undead)。另外,使用者有可能因為自身的陰我與魔劍產生共鳴、因而產生更大量的邪氣,導致無法操控魔劍,甚至被魔劍吞噬。

魔導具
於《牙狼》系列作品中是指用途不同用途的魔導工具,在本作中只出現過用於抑制恐懼獸的裝置。

黑暗金屬(ダークメタル,Dark Metal)
是陰我依附牙狼之鎧後產生出來的邪惡金屬,以液化方式出現,能夠被擁有邪氣的人所操控,擁有極高的可塑性和強大的力量,號稱為靈魂金屬更強,大魔導士Sugo與兩名魔導師一同使出防禦陣式都無法阻擋被黑暗金屬魔化的劍而被消滅成塵埃,就知道它的力量有多恐怖。

地點︰

遊戲世界
是遊戲進行的地方,朱伽表示各位騎士可以運用想像來加強自身力量,讓一眾玩家可以發揮比現實世界中更強的力量,因此許多玩家的實力在遊戲中都有著飛躍性的增長,本來已經十分利害的人物在遊戲世界更是所向披靡。然而,這個世界實際上就是魔界。本來南雲太輔打算利用攝錄工具去把遊戲的情況錄下,但是錄像卻離奇消失了,有可能是魔界的原因、亦有可能是阿佐美從中作梗。

研究所
位於士導院、原本是大魔導士用來監察魔戒騎士候補生的情況,後來他死後,被葉霧宵剎用作監視遊戲進行的地方。研究所內放著多台可以監察騎士們的電視,從螢光幕上能夠看到每個人身上發放出的陰我,還有牙狼之鎧吸收陰我的情況。

士導院
一個位於魔界、懸浮於半空的島嶼,是訓練守護者的地方,詳細情況不清楚,只知道上面有可以用作監視的研究所、讓人居住的地方及訓練對戰的校場,也是用於挑選繼承牙狼之鎧的試煉場,平常人無法前往,必須以特殊的方法進入。

特殊用語︰

GARO -VERSUS ROAD-
市面上流傳著一款網絡遊戲〈GARO -VERSUS ROAD-〉,號稱「過關斬將、成為勝利者,實現願望並繼承最強的稱號黃金騎士.牙狼(様々なステージをクリアし勝ち続け、望むもの全てと最強の称号”黄金騎士ガロ”を得よ)」。表面上是為了在100位的騎士中找出1位繼承牙狼鎧甲,實際上是阿佐美和葉霧宵剎的陰謀,遊戲參照當年士導院篩選魔戒騎士的做法,但要強調的是,當年的篩選並非以命相搏,只消打倒對方即可。他們重製當年的比賽,為了讓陰我在100位騎士中大量產生、並且污染牙狼之鎧、讓其產生黑暗金屬、並以其作材料來製造出貝依特(ベイル,Veil)鎧甲,葉霧希望取得鎧甲,以一己之力改變世界。

在遊戲中,玩家被帶到不知名的地方,並能發揮超越平常的實力。遊戲最終只有一個勝利者來繼承牙狼,所以闖關失敗、被其他騎士或恐懼獸殺死、任何原因死亡或者遊戲進行時棄權,都會被視作GAME OVER(遊戲失敗),而GAME OVER的後果就只有死亡。而在開始遊戲前就決定棄權,就會被視之為LOGGING OUT,無法再回到世界內,然而「無法回到世界」是指無法再回到「現實世界」,因此,LOGGING OUT的下場也只有死亡。 換句話說,如果玩家在遊戲中死亡、放棄、退出,在現實世界中就會死亡,因此無論如何,這場遊戲都是一場性命攸關的生死決鬥,只要一進行了遊戲,就隨時都要面對死亡。

在遊戲中所承受的傷痛,不會在現實反映出來。至於遊戲中的死亡方法,除了因應每個回合的玩法不同而有不同死法外,大部份可歸納為玩家互鬥致死及被恐懼獸殺死。在現實中,玩家的死亡是化灰而去,因此不留一點痕跡。

遊戲採取回合制,每一回合都有特定的結束或勝利方式,100位騎士們在回合之間逐漸減少,直至最後餘下一位生存者,就是遊戲的勝利者,有機會繼承牙狼︰
  1. 第一回合︰在兩頭恐懼獸的捕獵下,騎士們必須保護好自己、免被恐懼獸殺死,也要提防其他玩家的攻擊。回合結束條件是,在場的玩家人數削減一半、到達50人時,遊戲結束。
  2. 第二回合︰餘下的騎士們,置身於一個黑暗的工廠內,必須在兩個小時內、避過恐懼獸的襲擊並逃離工廠,此間他們可以使用手上的遊戲道具來對抗。工廠裏有一個逃生門,要離開就必須取得鑰匙。由於有人在遊戲進行前退出,所以開局只餘下48人,在回合結束後,只餘下18人。
  3. 第三回合︰在一個有限的空間內設下了兩道無形界線,玩家必須在指定範圍內決鬥,直至餘下8位玩家為止。騎士如果超出界線,就會被在高處的恐懼獸攻擊,而開局時每個騎士的頸項上都戴著會爆炸的項圈,項圈的後方有一枚紅色的按鈕,只要按下,約十秒內就會爆炸。與此同時,恐懼獸附身於玩家身上來促進遊戲的進程。
  4. 第四回合︰在一個廣大的工廠內,8人手持拿手的武器決鬥,直至分出勝負、餘下4人為止。這回合中,有一把使用時限為99.9秒的魔劍供各位騎士使用。
  5. 第五回合︰是一場4人的對決,必須戰鬥至最後,餘下的1人就是遊戲的勝利者。

陰我(いんが,Inga)
人心的黑暗面,在《牙狼》系列中是一個重要的存在,因為大部份事件都是由人心的黑暗面而引發,也可以視為邪氣。在本作中是產生黑暗金屬的重要元素,所以人性的負面能量成為了阿佐美等人的目標。

登場人物

空遠世那(松大航也 飾演,兒時︰ 飾演)
與星合翔李是好朋友的普通大學生,為人善良有正義感,第一回合中他在找到安全屋後,仍自告奮勇地外出拯救更多人。擁有利害的格鬥技巧,不過平時不會輕易展現出來。與好朋友星合同被選為100名玩家之一,他是遊戲的最後生存者,也是黃金騎士.牙狼認可的繼承者。在遊戲中,他見了許多人間的險詐,因而覺得與其進行無謂的戰鬥,不如停止戰鬥,然而他一直以來的信念卻被人間的真實所迷惑,再加上他在第一回合擊敗浪岡後才知道GAME OVER下場是死亡後,更令他迷失於混亂之中,幸得好朋友星合的共鬥而讓他願意面對內心的黑暗,而在星合自我了斷後,他漸漸明白到戰鬥的意義,因此在經歷一連串的戰鬥和其他人的啟發後,他決定要勝出遊戲,以取得強大的力量去保護其他人。

結局中,他成功取得牙狼之鎧的認可、憑著信念、拔出牙狼劍並穿著牙狼之鎧,擊敗了宵剎,然而在與阿佐美對話後決定放棄牙狼劍,獨自離去。

天羽涼介(勇翔 飾演)
曾經是不良少年的調酒師,平時在一家叫做「Meteor」的酒吧內工作,有一隻叫做Kotera(コテラ)的狗,與奏風大不打不相識,是亦敵亦友的關係。實力不俗,與奏風大不相伯仲,可謂是遊戲中繼日向蓮後的高手,曾經嘗試挑戰恐懼獸。獨自一人進入了遊戲,打算以一己之力完成遊戲。

在第五回合中,擊敗了香月貴音,接下來卻被空遠擊敗並饒過一命。此時葉霧宵剎的出現,將本來已經重傷的他打得更傷,最後為了阻止宵剎追擊空遠,而在夕陽之下被宵剎割喉而死、GAME OVER。死前他說了一番話—「不要哭,生存下去」,讓空遠明白生存和戰鬥的真正意義。

星合翔李(清水尚彌 飾演,兒時︰ 飾演)
空遠的好朋友,擁有利害的打機技巧,曾經在機舖中打敗了浪岡純。他之所以被挑選為玩家,主要是阿佐美看中了他是空遠的好朋友,利用他來引發空遠的陰我。在進入遊戲後,與空遠一同行動。在第三回合中,因為被恐懼獸進佔身體,在快要被其控制之前,自我了斷、按下項圈按鈕、GAME OVER,臨死前把鑰匙扣交給空遠。返回現實後,正在化灰的他收到了空遠的電話,說出了遺言「多謝」。

南雲太輔(時人 飾演)
著名Youtuber,擁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起初進入遊戲,只為增加旗下頻道的話題,但他逐漸發現遊戲的陰暗面而想退出遊戲,他的老闆水瓶卻脅迫他要繼續,在回合結束後他才發現遊戲後果的嚴重性而開始調查,直到他找到當年的魔戒騎士候補生五五,得知來由後,他尾隨阿佐美,但被阿佐美擊敗並附身,在她的操控下而與空遠決鬥,雖然後來他成功借空遠之力而逼出阿佐美,並且把所知道的都說了出來,但當他想和阿佐美同歸於盡時卻被阿佐美一劍刺穿,最後再空遠懷中死去、GAME OVER。死前勉勵空遠要戰鬥下去。

奏風大(門下秀太郎 飾演)
暴力集團的老大,也是天羽涼介的宿敵,為人好戰,戰鬥力不錯。在第四回合中,因為執意要打倒日向蓮而使用了魔劍,然而他沒有在時限之內把魔劍放下而超過99.9秒,被魔劍吞噬而成為不死,最後被涼介用魔劍殺死、GAME OVER。

香月貴音(Toman 飾演)
中性模特兒,表面上柔弱無害,實際上他是多年前因為謀殺了同學及老師而被判少年感化院的少年野田武志。在那時,他認為野田武志已經死了,香月貴音將會是他的新生…過去因為母親對他的虐待,讓他出現心理異常,想得走火入魔,而一隻由他親手縫製的兔公仔,成為了他最親近的朋友,也是他的回憶關鍵,所以當海野想撕爛公仔的時候,他發了瘋一般殘殺海野。他希望自己可以像Umi一樣,成為大紅大紫、擁有自己品牌的模特兒,他之所以這樣做完全是因為為了可以繼續生存下去、並且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存在。最後在第五回合中,不敵涼介而死在其手上、GAME OVER。

Sugo(スゴウ)(鈴木卜 飾演)
士導院的大魔導士。士導院在他的帶領下,開始從100位騎士候補生中找出最強者來繼承牙狼之鎧,他以為只要找出誰的武藝最強就能繼承牙狼,卻忽視了繼承者的內心修為及必須被牙狼劍認可的原由,因而導致十三的暴走、阿佐美的陰謀實踐及自己的死亡,所以某程度上,他是導致整件事走向悲劇的元兇。在他發現十三無法拔出牙狼劍後發出了「要重新組織100人來挑選」之言而惹怒十三,最後他連同兩位魔導師、即使在使出防禦魔法下,仍被狂怒的十三使用被阿佐美用黑暗金屬施了法的劍一擲而消滅。

伽堂法師(大家由祐子 飾演)
士導院的法師,也是伽堂阿佐美的奶媽(!…是養母了)。她知道阿佐美的真身及目的,所以打算將之教導到正軌,將她帶到士導院住下,並在房間外佈下結界以防阿佐美離開。然而她低估了阿佐美的能力,在阿佐美成功取得黑暗金屬後,她被阿佐美以黑暗金屬殺死。

五五(西村和彥 飾演,少年時︰北川尚彌 飾演)
魔戒騎士家族的後代。在廿年前成為魔戒騎士候補生的最後四強,為人囂張,向其餘三人叫囂。在最後決鬥中,他殺死了八四,但接著被十三重傷卻死不去,之後在十三的求情下,避過阿佐美的殺手,之後便隱姓埋名、當起花王來…在他將所知道的一切告訴南雲太輔及警告他遠離牙狼後,被現身於其面前的阿佐美殺死。

日向蓮(Reiji 飾演)
逃犯,21歲,170cm、60kg,為人冷酷殘忍,身手非凡,即使在現實世界中,也是身手敏捷,只是用斷了的木筷子就能置兩名壯漢於死地,所以他在遊戲中是最強的玩家,進入遊戲的目的是為了狩獵,享受殺戳的樂趣。在第四回合中,他面對天羽涼介和奏風大的夾攻,仍能佔上上風,然而他之後被奏風大用魔劍擊中而重傷,之後他乘著奏風大被魔劍吞噬後取得魔劍,卻被魔劍反噬而成為不死,更以強大的力量把除空遠外的所有在場人士打倒,最後他被空遠以魔劍殺死、GAME OVER。

浪岡純(三元雅芸 飾演)
與機舖中被星合翔李擊敗的男子,也是遊戲的玩家。脾氣暴躁,有一對其死心塌地的女朋友杏璃,卻因為輸了遊戲而對女朋友動粗,在隧道中打算壓榨星合,但被趕來的空遠擊敗逃去,在進入遊戲後,於第一回合與星合及空遠遇上,被空遠擊敗而GAME OVER。在他失蹤後,其女朋友曾經到過機舖,向星合詢問他的下落。

野分一矢(松浦祐也 飾演)
黑幫,遊戲開始後便與另外二人一起行動,並率先襲擊其他玩家,之後號召其他玩家加入他們並向天羽及奏風大攻擊,結果失敗,繼而被天羽殺死、GAME OVER。

土肥克己(黑石高大 飾演)
野分的手下,擁有利害實力的打手。在現實世界中已經聽過天羽涼介的名聲而在遊戲世界向涼介提出決鬥,最後被擊敗、GAME OVER。

惑井洋次(宮原尚之 飾演)
野分的手下,在野分GAME OVER後,被奏風大殺死、GAME OVER。

灰原(谷手人 飾演)
中年胖子,於第二回合中被數名玩家攻擊,在快要被殺死之際被空遠救下,之後與空遠和星合一起行動,但當他知道鑰匙的產生方法並且在恐懼獸盯他們的情況下,他打算推空遠去犧牲,然而自己卻被恐懼獸殺死、GAME OVER。

水瓶幸哉(南圭介 飾演)
南雲太輔和黛孝輔的老板,為人傲慢。是他以武力要脅南雲和黛一同進入遊戲、並將遊戲內的一切記錄下來,當作獨家消息公佈開來,亦因為在第一回合中,他們的消息成功吸引了網民的注意而令他們收入水漲船高。為人唯利是圖,所以他脅迫明知有危險的南雲繼續進行遊戲,以此引來了南雲的不憤、埋下南雲佈局的因由。在第二回合中,被南雲偷襲並綁起來,讓他被恐懼獸吃掉、GAME OVER。在南雲回到酒吧後,在南雲面前化灰而去。

黛孝輔(亘 飾演)
是南雲的拍擋,與南雲一樣都是受聘於水瓶。於第二回合開始前,向朱伽要求退出遊戲,所以他被朱伽LOGGING OUT。在南雲回到酒吧後,與水瓶一樣,在南雲面前化灰而去。

UMI(栗原類 飾演)
中性模特兒,也是香月貴音模仿並想取代的對象。第二回合中,在遊戲中展現輾壓其他玩家的實力,與香月合流後得知鑰匙的取得方法,決定偷襲香月,卻被早有防備的香月以彈道戰術刀擊中、再被打下樓而死、GAME OVER。

嵐山(錦織聰 飾演)
大鬍子,氣力巨大。一路過關,直到於第四回合中被南雲太輔用電線纏頸後吊在半空、GAME OVER。

海野武(タケル,Takeru Kaino)(小笠原獎吾 飾演)
上班族,在第一回合中被空遠所救、帶到安全屋中,卻在空遠出去救人的時候脅持了星合、不讓空遠等人進屋,之後一路過關,直到於第四回合中被香月貴音殺死、GAME OVER。

朱伽(桃月梨子 飾演)
說話機械、語調單調、聲線冰冷,沒有感情,是葉霧用來監視遊戲進行的人,宵剎能夠透過其有如攝錄機的眼睛看到遊戲的情況。實際上,她有可能是被宵剎洗腦才會有這個狀態,在騎士們的影響下而出現了變化,對騎士們的遭遇產生了悸動,在第四回合更曾落淚,有一點必須要提的就是,在她出現感官之前,她的聲調是機械的頻調,而在產生情感後,就沒有了機械頻調而是人類的聲頻。憑上述幾點,有人推測她是人型魔導具。最後透露要成為牙狼的來由前,就被宵剎消滅。

葉霧宵剎(丸山智己 飾演,少年時︰本田響矢 飾演)
創造〈GARO -VERSUS ROAD-〉的人,實力高強,擁有凌駕於眾人力量的魔戒騎士(未認可)。他是廿年前、有份參與士導院甄選試的魔戒騎士候補生—十三,創造遊戲的原因主要是當年因為對自己雖然勝出比試卻不受黃金騎士.牙狼的認同、無法繼承鎧甲而生出憤慨,他不明白為何牙狼不選擇自己,所以他將內心想奪取牙狼鎧甲的貪念現實化,創造了遊戲,延續多年來士導院大魔導士Sugo的做法,重現這個愚蠢的測試。

信奉力量就是正義,然而在候補生時期卻沒有這個想法。身為十三時為人正義,明白同伴的重要,但是從五五對戰的一刻開始才察覺力量的絕對性,加上他看盡了世上的各種險惡,因此他受到阿佐美的唆使,決定舉辦遊戲,暗中觀察各位玩家身上陰我感染牙狼之鎧的情況,並一心要召喚貝依特之鎧,打算以擁有絕對的力量來成為世界的保護者,並以此來發洩對牙狼的忿恨。

在觀察空遠和涼介決鬥的情境時,想起當日他與五五的決鬥一幕,然而歷史沒有重現,令他更感憤怒,於是決定親自出手,重傷涼介和空遠,接著殺死涼介以激起空遠的陰我,成功取得貝依特之鎧,最後卻被取得牙狼之鎧的空遠打敗後,再被阿佐美以黑暗金屬殺死。

伽堂阿佐美(伽堂アザミ,Kadou Azami)(日南響子 飾演,少年時︰丸本凜 飾演)
伽堂法師的養女,是事件的元兇,利用宵剎的貪念而陰謀出一系列事件來達成自己目的。她的母親是與黃金騎士並肩作戰的法師,然而多年前在500年一度的大災厄中,黃金騎士被黑暗壓倒了,世界快將陷入黑暗,黃金騎士犧牲自己成功拯救世界!但是當時已經懷孕的母親卻被邪惡的最後力量入侵了子宮,讓尚是胎兒的她被邪氣沾染。母親在誕下她後便難產而死,她被伽堂法師養育起來,雖然伽堂法師盡力地誘導她重回正軌,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已經學會操控邪惡的力量,慢慢脫離養母的控制。

她擁有極其強大的力量,能自由地操控陰我和黑暗金屬、自由進出各種空間、時間停留等,亦能夠透過恐懼獸的眼睛看到其眼前所發生的事情,所以她能夠知道士導院發生的事情。大魔導士Sugo認為伽堂能夠教導阿佐美,但是他低估了阿佐美的力量。而在她的操控下,Sugo、魔戒騎士候補生亦淪為她的樂趣。後來她親手殺死了養母、誘發了十三的魔性,將一切人物玩弄於股掌之中,不過在遊戲的後期,當她看到空遠的決心後,覺得事情變得有趣起來,在離開的時候,她表示期待與空遠的下一次見面。

點評

撇除大部份《牙狼》系列作的風格、並且作出天翻地覆的創新,本作被改得有點面目全非,作為《牙狼》支持者的我,當然覺得有點突兀,不過如果從一齣獨立作品來看,本作確實不錯。

劇情︰

劇情雖然有點老生常談,但比起過往的作品,已經是一個全新的嘗試,然而這個嘗試實在太短了,只有十二集,有點意猶未盡。也就是這個原因,所以雖然故事是有一定的完整度,但是犧牲了細緻度,唯描寫香月貴音、南雲對追查事件和士導院的事件上面比較像樣外,其他情節有點水過鴨背,點到即止,好像是空遠與星合的友情、涼介與奏風大的友情(基情!)等,顯得有點微不足道,有點薄弱,難以令人感動,甚至對許多人的背景描寫都十分虛弱。

設定︰

由於本作是全新的世界觀,因此過去的設定有不少沒有展現出來,只保留部份重要設定,而有部份設定就以其他形式出現,同時加入新設定,例如士導院等。還有,本作強化普通人與魔戒騎士和恐懼獸之間的鴻溝,讓後者變成幾近無敵的存在,即使在遊戲世界之中,強化了的普通人依然無法對魔戒騎士和恐懼獸造成什麼威脅,設定暗暗滲透一點克蘇魯神話的味道,亦神化了魔戒騎士和恐懼獸、加強神秘感。

播放風格是片頭先導入一段劇情,然後才進入主題曲部份,而在片尾就是一邊進行劇情、一邊播放片尾曲,做法與《神牙》相同,也是當下日劇的流行做法,這樣可以讓劇情佔盡劇集的時間、節省片尾的製作。

動作及特技︰

雖然不少格鬥場面都是「爛仔交」,如果是武術設計來說,這實在不華麗,但是!這些武打場面實在是拳拳到肉,即使少了一份亮麗耀眼,仍然多了一份紮實感,或者我們就是要這份紮實感,才會欣賞《牙狼》。演員們都是年青一輩,沒有了魔戒家族的設定、沒有了套路及劍法的包袱,一眾年青人就能放開來打,不論是舞劍、拳擊還是械鬥,節奏和速度都十分流暢迅速,各種精彩的武鬥簡直讓人目不暇給。不得不提的是,許多近距離格鬥加入了拳擊、踢拳、空手道、柔術、泰拳,以及近年流行的詠春,強化了武鬥拆招上的合理性。

除此之外,本作的特技也十分出色,演員們的一躍一動都十分有動感,尤其邀請到Reiji這位Tricking的冠軍級人馬,雖然他並不是以武術為根基,但是他的舞術卻是首屈一指,躍動翻騰的動作與馬克武藏不遑多讓。

音效、特效及電腦效果︰

說實在的,特效沒特別,只有角色受傷的化妝比過往進步,反倒是音效比較有看頭…其實是因為沒有太多人工場面了,都是現場收音,因此會比較實在。至於電腦特技也有進步,再也不是看不清的亂動作,是十分清晰的拳來腳往,可謂是《牙狼》系列到現時為止,電腦特效最清楚的作品。

場景、道具及造型︰

從場境來看,許多都是實境拍攝而不是單純的攝影棚或佈搭出來的布景,而且相比之前的作品、大多數是發生在晚上,本作劇情是發生在光線充足的場方,所以少了一份黑暗、多了一份清晰。至於道具顯得有點單調普通,而且數量有點少,可以拿出來講的並不多,讓人懷疑是否劇組預算不足…道具之外,造型設定並沒有特色、十分平庸,新設計的牙狼鎧甲及牙狼劍比較一般,反而是一閃即過的恐懼獸(最可惜是看不清楚)給了我一份驚喜。角色的造型上亦沒有太大的驚喜,實在普通,不得不提的是,伽堂阿佐美的設計於我來說可謂失敗,竟然可以將一個26歲的美女,變成一個36歲的大嬸!化妝組實在「功不可沒」!

演員︰

本作為了在動作上有所突破,而起用不少年青動作演員,或因如此,演技上的平庸導致部份演員表現未如理想,男主角松大航也演技不佳,相比之下,第二男主角勇翔的表現較好;扮演星合的清水尚彌不過不失,笑起來有點像神經病…丸山智己一臉冷峻卻演技有點平庸,身為事件的元兇卻毫無霸氣,實在失敗;桃月梨子因角色限制而淪為花瓶;Reiji和門下秀太郎恰如其份,尤其是Reiji更是入型入格;香月貴音根本是為Toman設計。

感想︰

說實在的,大逃殺類的作品非我所好,甚至有點討厭,因為在熱血與正義的世界內,要面對人性的醜惡,真的太煞風景了,不過既然雨宮從一開始就已經將《牙狼》系列定位為「黑暗」(不論是人性的黑暗還是風格的黑暗),現在的做法,或許只是回歸初衷而已。

不過,從各個方面來看,本作確實不錯,動作、特技、場景等硬件和劇情、主題等軟件都是合格,可是集數只有十二集,實在有點短,以至劇情發展及鋪排顯得有點蒼白,甚至顯得沒頭沒尾,如果延長到廿集的話,情況應該好一點。值得一提的是,本劇有一個細節值得欣賞,就是一眾普通人在絕對力量面前所產生的無力感!這份無力感,令他們必須開始思考到底要如何生存下去,玩家在要遵從所有規則、創造能夠讓自己生存的條件下苟活下去,至於每位玩家的生存選擇便成為了吸引觀眾的賣點,也是本作最吸引我的地方。

在經過天翻地覆的創新後,《牙狼》系列必定有更多的新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