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劇場版︰史上最強大集合(卷一)

(原題︰仮面ライダー 劇場版 史上最強の大集合)

腳本︰Jim/監督︰Joey/CG監督︰Hunter R/美術監督︰REX

〈序幕︰亞瑪遜警報〉

黑暗神躺在空中飄浮,徐徐升起…

「呵~呵~」

只見Shining Agito擺好架式,就朝天向黑暗神踢出一腳…

「津上先生!」

「津上!」

Exceed Gills的葦原涼與G3-X的冰川誠二人,也不知跟黑暗神一同在半空消失的津上翔一是生是死,只得望天嚎叫…


(字幕︰不久之後)

從高空下望,只見一大片樹林,其間奔流處處,細看四處鳥飛獸走,到處都是大自然的生命力…

山本大介回到南美旅遊,探望一下古印加部落,當他正在亞瑪遜河游泳時,突然間,原始觸覺告訴大身旁有著一股莫大的危機,令他不禁交叉雙手,準備變身…

「亞…瑪…遜…」

說時遲那時快,大介還未完成變身,已感到身後有敵人淹至,急忙回頭一望…

(銀幕一黑,只餘下「咇」一聲的長響,就轉入主題曲)


〈主題曲︰世界奔馳〉

(飄過了Agito的寓言圖畫)

Agito、Gills、G3-X三人各自騎著電單車在一大片空地驅馳,每人一個大特寫,接著鏡頭拉開~~

「轟隆!」

三人騎著電單車在大爆炸的煙火中騰空而起!

(定鏡,打出電影劇目)

一號在富士山腳跨上旋風號,撻車聲「隆!隆!」作響,一號接著便驅車在公路上飛馳,再轉到二號在巴黎,V3在莫斯科、玉面金剛在香港等等…

一路到Agito、Gills、G3-X,最後一行十八人爭先恐後朝著名陽駛回富士山。


〈第一幕︰似是故人來〉

風見志郎前往家人的墓地拜祭,遇上了結城丈二,志郎回顧了自己為何踏上改造人之路…

當年志郎湊巧碰見毒蠍幫的惡行,被毒蠍幫追殺滅口,還牽連了爸爸、媽媽和妹妹慘遭毒蠍幫的怪人毒手,幸好幪面超人一號、二號及時趕到救了志郎。

之後志郎為救跌落毒蠍幫陷阱的一、二號而身受重傷,一、二號為了延續志郎的生命,只有將他改造成幪面超人V3。

丈二看著志郎家人的墓地,亦回想起當日幫助自己從毒蠍幫逃走而犧牲的部下們…

丈二本來是毒蠍幫的科學家,但他的才能招來了毒蠍幫大幹部鎧甲元帥的妒嫉,更被鎧甲元帥設計陷害,幸好及時被忠心的部下們救走,但是右臂卻慘被溶掉。雖然部下們成功替丈二裝上機械手臂,成為玉面金剛,但三人結果都被毒蠍幫的怪人殺掉。

這些年來丈二一直以已過身的部下的名義支持他們親人的生活,其中還有個長大了的小子當上大學教授呢!

在跟毒蠍幫的戰鬥中,V3和玉面金剛都由復仇使者慢慢領略到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護別人,變成維護正義的真英雄…

志郎︰「為了不再讓人遇上不幸,我們還得戰鬥呢!」

丈二︰「唔。」


南光太郎和紀田克美、秋月杏子,也前往秋月信彥的墓地拜祭,光太郎忽然發覺墓地有點不對勁,隨即翻開墓地查看,發現棺本內竟然是空的…

克美卻記起了與杏子買花來掃墓時遇到的一件怪事︰克美與杏子買花時,一時不小心,撞倒了一個少年,克美更把找換的零錢掉到地上…

克美︰「不好意思!」

少年︰「不要緊!」還俯身拾起零錢…

克美︰「不好意思!我自己來可以了。」

克美正欲俯身,卻被杏子拉著,因為杏子看到少年定眼望著零錢,好像著了魔一樣,動也不動。

克美︰「先生?先生?」

少年被克美一叫,說道︰「月亮染上血紅…」

克美和杏子聽了怔了一怔…

克美︰「先生?」

少年像醒了一醒似的︰「不好意思!但我看出了不祥的預兆。」

杏子︰「你懂占卜的嗎?」

少年︰「對不起!說了嚇人的話,我在你的零錢中看見了血紅的月亮,恐怕有可怕的事情會發生,你們可要小心一些。」

克美︰「…什麼?…不會吧……」

少年堅定的說︰「我的占卜從未出錯。」


(由杏子手中的白花轉到一個滿佈白花的小丘,小丘原來是在海邊,細看之下,小丘上都是百合花…)

城茂坐在岬由莉子的墓地旁,望著夕陽,淡淡地說道︰「亞瑪遜失去了聯絡,明天我要去南美一次,有一段時間不能來看你了,希望下次我再來的時候,世界還是和平的吧!」

茂在離開前,回望了一眼由莉子的墓地前的百合花︰「過了這些年頭,終於都開花了。」


〈第二幕︰對天空約定〉

就這樣懶洋洋的躺下,一陣清風吹來綠草的氣味,望著晴朗的天空與白雲,實在寫意!

「好舒服啊!翔一!」身旁傳來風谷真魚清脆的聲音,更是賞心樂事!

「是呢,真魚!」津上翔一答說︰「老師提議出來走走,真是一個好主意。」

真魚︰「係~係。其實是叔叔想與太一去釣魚罷了。」

(美杉義彥老師與兒子太一釣魚的片段,當然是一團糟…)

翔一︰「好吧!今晚就讓我大顯身手。真魚,你喜歡吃魚生、汁燒還是火鍋?」

真魚面有難色︰「還是先看看叔叔和太一有什麼收穫吧。」

(美杉老師與太一釣魚的片段,當然是一團糟…)

「係~係。」翔一也想像得到美杉老師的情形︰「老師和太一還是不太可靠呢!-啊!!」

天空中忽然有一個黑影飛過!

翔一︰「真魚,快看,是滑翔翼!」

真魚︰「是啊!是啊!」

一會兒後,翔一和真魚跑到附近的山頭上,見到一班玩滑翔翼的人士。

真魚︰「嘩,好厲害啦!翔一,能自由自在在天空翱翔,好羨慕呢!」

翔一︰「唔!唔!」

看著翔一和真魚好奇地在研究滑翔翼,其中一位男子向他們打招呼︰「喂喂!你們對滑翔翼有興趣嗎?」

翔一︰「係~係!這台滑翔翼是你的嗎?好厲害啊!」

男子︰「來,我向你們介紹一下吧。滑翔翼是個很棒的玩意……」

男子接著便向翔一和真魚介紹他的滑翔翼和駕駛的方法。


真魚︰「築波先生,你是常來這裏玩滑翔翼的嗎?」

築波洋抬望向正在玩滑翔翼朋友,答說︰「是呢。這裏風力很猛,是玩滑翔翼的熱點,在這裏會遇到很多同好,今天碰巧有一班高中生來學玩,小伙子都精力十足,好不熱鬧!大家都無牽無掛的在天上翱翔,感覺好奇妙呢。」

翔一也望向幾個圍著一台滑翔翼的高中生︰「築波先生,好羨慕啊!」

築波看著這個一面好奇的小子便問道︰「翔一,你不怕危險嗎?」

真魚卻插咀說︰「築波先生,不瞞你說︰翔一可是一個厲害的人物,不會怕的。」

翔一頗不滿地說︰「真魚,你怎能夠這麼說……」

築波反而有點好奇,問道︰「是麼?…翔一,我倒想知道你有多厲害?」

翔一︰「真難為情呢!……告訴你好了︰我的身體會變得好強大,可以跑得好快,又或是跳得很高,更會以拳頭和腿戰鬥等等,大概就是這樣的一件事。」

築波稍微驚奇︰「那麼的確很厲害啊。但是……翔一,你懂得飛嗎?」

翔一抓一抓頭︰「這個嘛…」

轉眼翔一已在一架雙人滑翔翼的後座,在築波的駕駛下在天上翱翔,看著白雲和雀鳥在身邊不遠處飛翔著,翔一心裏有前所未有的興奮,還不時怪叫起來。

築波看著這個自然流露的小鬼,亦發出會心微笑。


天色漸晚,滑翔翼已落回地面,大家都開始收拾器材。

築波、翔一和真魚坐在山坡的草地上,喝著飲料。

真魚︰「翔一真幸運呢,得到築波先生帶玩滑翔翼。」

翔一︰「係~係,真幸運呢!」

築波︰「更幸運是遇上好天氣呢!」

築波看著這對年輕人,不期然又笑了。

翔一卻忽然眉頭一緊︰「築波先生,其實…我曾經遇上海難事故,失掉記憶……」

真魚臉上也沉了一沉︰「翔一……」

翔一︰「唔。意外之後我還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非常消沉呢!」

築波︰「原來有這樣的一件事嗎?」

「後來有一天,我從窗外望見青空,那天天氣就像今天,十分好呢!我心就想,這麼好的天氣,這麼好的陽光,活著還是一件不錯的事呢!接著,我就從消沉之中復原過來了。」翔一說完還露出燦爛的笑容。

真魚也笑著說︰「翔一就是翔一,傻頭傻腦!」

築波點一點頭︰「原來如此。青空能夠洗滌人們煩擾的心情,所以我也喜歡青空。」

翔一︰「築波先生,所以,今天你帶我到美麗的青空去,很多謝!」

一陣清風吹過。

「翔一,飛吧…」築波語重心長說道︰「用你的方法也把青空帶給其他人。知道嗎?」

翔一也提起精神地答︰「係~係。」

又一陣清風吹過。

真魚突然驚呼︰「呀!…翔一…忘了叔叔和太一呢!」

「呀!呀!」翔一也張大了咀巴︰「…對啊!…築波先生,時候不早,我們要走了,今天很多謝你的照顧!」

築波也看一看手錶說︰「那麼,再見啦!」

築波洋心裏覺得與這個小鬼有著說不出的投緣,亦覺得一定會跟他再見面的。

二人正欲離去,翔一卻忽然回頭叫道︰「築波先生!」

築波︰「??」

翔一︰「築波先生,下次再見面時,你也要帶我飛啊!」

築波笑了一笑︰「好!我跟你約定好了!」

(美杉老師和太一釣魚的片段,當然…還是…一團糟…)


〈第三幕︰跳躍.大搜查〉

在一條夾窄的後巷裏…

「嗄~~嗄~~~~啊!」

一身皮夾打扮的金髮狂漢,正用木棒敲打著後巷的雜物。後巷的地上躺著數位警員,都被打得遍體鱗傷!

「起來!嗄嗄~起來!~起來跟我打啊!~起來!!」

狂漢望著一地的警員,再大喝一聲,丟掉木棒,便離開了。


(字幕︰東京國際會議展覽會場 12:57PM)

站崗的警員向到來的便裝警員敬禮,來者點一點頭,就步了進會場之內。

警員櫻井剛看見進來的便裝警員,上前打個招呼︰「杉田先生,你來了?」

杉田守道警員答︰「你。櫻井先生,情況甚麼了?」

櫻井︰「還是一樣,守護這個大型議會,其實十分沉悶呢。」

杉田︰「話雖如此,但這裏有著日本與世界最頂尖的科學家,絕對不能出亂子。」

櫻井︰「說得也是,要不然也不會加入國際刑警的人員。」

杉田︰「對~對。啊,榎田小姐發表了對於未確認生命體的報告嗎?」

櫻井︰「剛剛發表了,明天還有開發與Unknown戰鬥的G3 System的小澤教授呢。」

杉田︰「那位從英國回來,曾在SAUL科警工作的小澤小姐嗎?」

櫻井︰「就是那一位。要是早一些有G3 System,也許我們就能幫上五代先生呢!」

杉田︰「也許吧!」


河野與冰川警員撥開了布簾,在河野常到的車仔拉麵店坐下。

老闆︰「歡迎光臨!」

冰川誠︰「我們又來光顧了。」

河野浩司看見店內還坐著另一位客人,笑道︰「生意不錯呢!」

老闆︰「係~係!」

那位客人望了冰川和河野一眼,禮貌地點一點頭。

冰川亦回一個禮,心想這位穿上大衣的客人一面正氣,很威嚴呢。

「咇!--咇!--」

不遠處傳來警笛的聲響,冰川等人亦自然緊張起來,步出麵店一看,不就是先前的金髮狂徒嗎?怎麼又與警員打起來!?

冰川與河野對望一眼,跟老闆交帶了一句,便衝過去幫手了。

轉眼狂徒已打倒了身邊的軍裝警員,冰川看見同僚遇襲,一邊大喝一聲表明身份,一邊卻是預備了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混蛋!

狂徒見冰川與河野兩名警員走近,竟然沒有半點害怕,還大叫著向二人迎上!

短兵相接,幾下往來,河野警員不慎被狂徒重拳轟中,倒在地上……

冰川急叫︰「河野先生!」

當下冰川更是怒不可遏,左手擋下了狂徒的勾拳,右手便一連轟出兩三記重拳向狂徒的身上招呼,把他打得頭昏轉向,彎著身子倒在地上!

見把狂徒轟下,冰川先回頭看一看倒地的河野……

「轟!」

冷不防狂徒未曾昏倒,還拾起了倒地軍裝警員的警棍,就向冰川背上揮子一棒!!這一棒可痛徹心肺,冰川一時也站不起來,眼看狂徒再把警棍一揮……

「什麼!!」

一隻強大的手掌把狂徒手中的警棍接下,正是剛才麵店的客人呢!

「適可而止了吧!」

說著,那位客人揮出一記重拳,把狂徒結結實實的轟倒!不敢再大意,冰川第一時間上前把這個狂徒用手銬鎖上。

冰川一手按著背,一面向這位出手幫忙的麵店客人鞠躬道謝︰「剛才我太大意了,謝謝你的幫忙!」

「無用自責啊!」這位客人也回一個禮︰「能打倒這麼多伙計,這樣的狂人也真少見。」

冰川一愕︰「伙計!?…請問?」

客人拿出了警員證說︰「啊!我是長野縣的警員一條薰,來總部公幹的,請多多指教!」


(字幕︰警視廳總部附近 6:13PM)

聽說一條先生因為公務,會返到警視廳總部,椿秀一醫生便相約櫻子一同找一條吃晚飯,聚一聚。

及後椿醫生再致電櫻子,說一條剛剛遇上案子,要先在警視廳處理一下,但櫻子已到了附近,便只好在附近的茶座等一下。

茶座坐著一對年青男女,說地談天,好不溫馨。

櫻子心想︰「很登對啊!」

忽然,有一束鮮花遞到澤渡櫻子的面前。

櫻子︰「??」

鮮花的背後站著一個身材高挑,西裝筆挺的男人。

「男朋友爽約了嗎?要這麼漂亮的女士空等,太不像話!」

男人擺出一副萬人迷的姿態,滿臉自信的繼續說︰「小姐,你是我所見過最漂亮的女士,可不可以跟我吃一頓燭光晚餐?」

櫻子望著這個自以為是的人,只吐出了一句︰「神經病!」

男人還不甘心︰「小姐,不嗎?你會後悔的啊!」

櫻子也沒好氣,淡淡答說︰「要是有人會為今天後悔的話,就一定是你!」

男人碰子一鼻子灰,只得退下……


(字幕︰東京國際會議展覽中心 6:26PM)

「很高興終於能與你見面!」

在東京國際會議展覽會場的餐廳內,小澤澄子相約榎田光進餐,從大家對付未確認生命體和Unknown的事情,談到這次的會議︰

榎田︰「有一個小伙子,不斷留意著生物科技的問題,細胞重組啦、基因改造啦、有機元體啦,好像要計劃創造一個新生命一樣,真是!」

小澤︰「叫什麼名字?」

榎田︰「忘記了。你又有沒有遇到什麼奇人?」

小澤︰「有一位叫石森博士的,大家討論G3系統的機械結構時,他卻只注重Guard Chaser電單車的事情。我想他可能是個電單車迷呢!」

兩個女人邊說邊笑,沒有留意到一個男人已悄悄的站到她們的身旁了。

「你好嗎?」

榎田與小澤抬頭一望,是一位小澤認識的男人呢。

小澤有點出奇︰「北條先生?」

北條透望著小澤說︰「因為掛念著你,所以專程來看看你。」

榎田望見小澤丈八金剛的反應,心裏也打量一下這個小子跟小澤的關係。

北條笑一笑說︰「呢。當然是說笑吧了。」

小澤望著這個忽冷忽熱的北條,怎麼今天他好像忽然有點可愛!?


在警視廳總部門前停泊著一部名貴汽車,旁邊站著一個少年,手上還拿著一個公文袋…

少年︰「還是被拒絕呢,律師。」

少年口中的律師,就是那個被櫻子拒絕了的男人。

他把鮮花丟到廢紙箱內,便拿過了那個公文袋,打開一看,文件上貼上了這次委託人的照片……

少年向律師簡單匯報一下︰「很麻煩呢!刑事毀壞、多次傷人,還有襲警……」

律師用公文袋拍一拍少年的頭︰「喂喂,我可是超級律師啊。」

再望著照片中的金髮男子,律師苦笑說︰「這個小混混,你就是我的『後悔』嗎?」

說著,便走進了警視廳總部。


〈第四幕︰可愛的笑容〉

在南美亞瑪遜河旁邊,城茂正仔細地檢查著一草一木……

城茂︰「這裏應該是亞瑪遜發出最後訊號的地方,雖然訊號突然中斷,並不完整,但應該是此處。」

在不遠處有另一個男子正在拍攝著在天上翱翔的大鷹,個子並不太高大,還帶著一頂扁帽。

城茂︰「喂喂。我們不是來旅遊的啊!你有什麼發現嗎?一文字前輩。」

放下攝影機的一文字隼人笑了一笑︰「你知道嗎?我剛剛學懂了看鷹的笑容。」

城茂︰「??」

一文字一臉認真的說︰「不只鷹,這裏的樹、河,甚至叮你的蚊子,都會笑呢!」

城茂笑了一笑︰「前輩你說笑吧?」

「對!」一文字答說︰「也成功引得你笑!」

城茂聽罷,靜了下來。

一文字收起輕率的態度說︰「茂,雖然我們都擔心亞瑪遜,怕再有戰友離開我們,但我們還得笑著面對未來。世界還有很多笑容要我們來保護…包括我們的。」

城茂聽了感觸良多︰「前輩……」

一文字︰「告訴你一個故事罷。」


(字幕︰沖繩島海灘 3:28PM)

五代雄介再次踏上他的歷險旅途,但間中也要停下來享受一下好天氣。

就如今天,五代就躺在沙灘上,享受著陽、海風……和小孩的哇哇大哭!?

五代從午睡中驚醒,搔一搔頭,伸一個懶腰,便探頭看看是什麼事…

原來有一個小孩坐在地上,雙手掩面,哇哇大哭著,不遠處有一個一身黑衣的瘦削男子,也瞪著這個小孩。

五代走到他們的面前,問道︰「請問,這個小朋友有什麼事了?」

黑衣男子白了五代一眼,便帶上頭盔,一臉不屑地說︰「呢。這個小鬼交給你了。」

說罷,就跨上他的電單車,頭也不回駕車絕塵而去……

「喂!喂!…」五代心想這個黑衣男子真不像話。

小孩還在哇哇大哭。

五代想了一想,從口袋拿出了幾件隨身物品,就像個雜技人的拋擲起來…

五代還用調皮的語調叫道︰「喂!喂!」

五代不住拋擲,慢慢吸引了小孩的注意,小孩的哭聲也慢了下來。

五代留意到小孩的反應,扮作一不小心,把拋擲的東西全部失手跌下!

「嘩!」

小孩不禁緊張的叫了出來,卻見五代原來又及時接住了所有東西,包括用腳面接住了最後的鎖匙包…

「哈!…哈!哈!」

望著單腳站立,又要平衡各件東西,狀甚狼狽的五代,小孩終於破涕為笑。

五代望著小孩的笑面,自己面上也掛上微笑,也就問道︰「小朋友,有什麼事了?」

「卡--擦」

(畫面變成了攝影機的準焦)

五代回頭一望,一個男人正替小孩拍了一張照片。

五代也不知來者何人,便問道︰「請問…」

男人點頭答說︰「對不起!我是一個攝影師,看見你們的笑面,忍不住就拍下了。」

五代︰「啊~啊。」

男人︰「剛才我在附近的小食店,原來有一個小朋友走失了,穿紅色外衣的,應該是他了。看,那對應該是他的父母了。」

遠處見一對夫婦跑來,和小孩相認,嚷著「多謝!多謝!」的離開。

男人︰「你不消片刻便令他笑了,你的本領比我高得多呢!」

「哪裏!哪裏!」五代一臉不好意思的回答︰「只是…我的願望…是要保護大家的笑容。」

說罷,還向男人豎起大拇指,笑了一笑。

男人︰「原來是這樣的嗎?」

五代︰「唔~唔。好了,我也很走了,再見。」

男人︰「小兄弟,加油啊!」

五代︰「?」

「加油啊!因為…」男人舉一舉手上的攝影機說︰「…我也很喜歡拍攝大家的笑面啊!」

「!!」

五代︰「係~係,明白了!」說著又再向男人豎起大拇指。

望著五代離開,男人也豎一豎自己的大拇指看看,笑了。


故事中的攝影師,當然就是一文字隼人。

城茂聽罷,合上雙眼,仰高了頭,緩緩的吸一口大氣,再張開雙眼,重新望一次這裏的環境,這裏的一切。然後,城茂笑了。

城茂︰「前輩,多謝你!」

一文字︰「你明白就好了。」說著,向茂豎起了大拇指。

城茂又笑了一笑,也還一文字一隻大拇指。

城茂︰「前輩,這裏真美麗,你也應該拍多一些照片。」

一文字︰「??」

城茂︰「要是能讓人們多點看見這個森林的笑容,也許大家都會更加愛護大自然呢!」

一文字︰「唔~唔。」

城茂︰「前輩,說回亞瑪遜的事,你認為怎樣?」

一文字︰「雖然隔了數天,但這一帶都沒有大型戰鬥的痕跡…亞瑪遜可不是這麼容易被拿下的啊…」

城茂︰「就是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一文字︰「啊!啊!」

城茂朝一文字視線的方向望去,看見一個妙齡少女。

少女︰「大哥哥,你們也發現了這裏有不妥嗎?由這裏開始,大自然正處於很大的危機呢!」

一文字︰「小姐,你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嗎?」

一隻很大的草蜢飛過,停在少女的膊頭上,在少女耳邊像在細語細語。

<

p>少女︰「你們是幪面超人吧?」

一文字/城茂︰「!!」

少女微笑著說︰「我的名字叫木村加那,請多多指教!」


〈第五幕︰父親的夢想〉

「嗄…嗄…」

兩手在黑暗中左右撥開長草和樹枝。

「嗄…嗄…」

已傷疲的雙腿還得不停地跑啊!跑啊!

「嘩~呀!!」

也不知道前面是什麼地方,一個錯步,少年從山邊的草叢中失足跌落數呎下的馬路。

「路…公路嗎?…這裏是什麼地方?我…走了多遠?」

少年氣急敗壞,滿腦子迷糊一片,身後忽然強光乍閃,還傳出一聲巨響︰「吱-吱吱!!」

少年急忙伏在地上,雙手掩頭…

「嗄…嗄…」

再慢慢抬頭起來,少年看見一部電單車停在自己數呎之前,看來他也被自己突然跳出馬路嚇了一跳呢!

車上的人在車頭大燈的閃照背後,面容都被黑影遮蓋,但少年還是感覺得到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和安全感,脫口叫了一句︰「幪面超人!?」

車上的人聽罷,也見得愕了一愕,便探前一看。

在他探前的時候,少年終於能清楚看見他的模樣…

「你…你不是幪面超人。」

說罷,少年終於支持不住,昏倒了。


「這樣就可以了。」

男子替傷者包紮好了傷口,再替他披上外衣。

「多謝你啊,神先生!」傷者感激地說。

「哪裏!哪裏!叫我敬介就可以了。」神敬介禮貌地答︰「你先休息一下吧,風祭先生。」

傷者原來是位身裁瘦削的老人家,也不知他經歷過了什麼,整個人都很消瘦的,從眼神也看得出他長期處於極緊張的狀態,好像很久很久也未睡過似的。

敬介心想︰「他怎會一個人飄流到這個漁港?」

風祭本似想睡一睡,但又突然驚醒,還想站起來,自言自語曰︰「我不能睡,我要去找真…找真啊!」

敬介急忙跑過去按住這位風祭老先生︰「風祭先生,你先冷靜一點!」

風祭一邊再坐下,一邊還喃喃說著︰「真!…兒子!…你在哪裏?」


張開雙眼,望見了一片繁星的夜空,心情也好像放鬆了許多。

「你醒了沒有?來,喝一口水。」

少年轉頭一望,不就是剛才電單車上的男人嗎?

男人︰「我叫沖一也,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看著一也,不知為何,總感覺到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和安全感,便答︰「宏,我叫望月宏,請多多指教!」


在漁港旁的一間小屋之內,神敬介給風祭大門博士倒了一杯熱茶。

風祭︰「敬介,你也老實告訴我,我的小艇在急流中翻掉,你是如何把我救起的呢?那個急流不是普通人可以駕馭的啊!」

敬介︰「這個嘛…」

風祭︰「雖然迷迷糊糊,但是我在水中卻肯定是看到一個改造人的姿態,跟真的變身很相像,敬介,請你告訴我。」

「!!」敬介借題反問︰「風祭先生,你的兒子…是一個改造人?」

風祭臉色一沉,敬介的問題就像一柄尖刀,刺痛了他的心。

風祭︰「我這個爸爸,竟然用自己兒子的身體做實驗,還親手把真的身體改造成那個姿態…我…我…」

敬介一怔︰「風祭先生,原來有這種事。」

風祭悲從中來︰「現在他還失蹤了…我…我沒有當爸爸的資格!」

風祭博士接著便說出了他誤把兒子風祭真改造的故事…


「原來你在逃避著追捕嗎,宏,是什麼一回事呢?」

一也與望月宏交談起來,才發現這個少年荒落逃跑的原因,原來與他父親望月博士的「新生命體」研究有關。

一也聽罷這個有關新生命體的故事,心中也打量著事態的嚴重性和牽連,當下就決定了要先保護這少年的安全,還得想想下一步應要如何行動……

一也︰「原來有這麼的一件事。那麼追捕你的人,是為了得到這個新生命體!?」

宏︰「唔。爺爺發現到有人暗地裏追尋爸爸研究,便著我先避一避。剛才遇上了可疑的人,嚇得我往山邊的草叢就逃跑起來,現在回想起來,我…我太沒用了。」

一也安慰他說︰「宏,不用那麼擔心。」

「如果爸爸沒有研究新生命體就好了,爸爸就不會死了…」

宏好像沒有聽到一也的話話,只自言自語說︰「還…還害苦了大哥哥呢…」

看見宏的一面愁容,一也的心裏亦不好受,便嘗試把話題轉轉︰「宏,我還未告訴你吧,我是一個太空人呢。」

宏一愕︰「什麼?」

一也︰「我是一個太空人,還曾經上過月球。」

宏一時間也好像被這個兒童的夢想志願所吸引,面上也由愁容變成好奇的神色。

一也繼續問︰「你可知我為何要當上太空人?」

宏先搖一搖頭,接著抬頭望一望明亮的夜空,好像記起些什麼似的,便說︰「一也哥哥的夢想是想看看星星到底是什麼樣的,是嗎?」

一也笑答︰「不錯,就是夢想呢!宇宙開發…可是人類的夢想啊!」

宏一臉狐疑︰「一也哥哥的夢想嗎?」

一也︰「唔~唔。也是我的爸爸的夢想呢!我的爸爸亦是一位太空人,曾在舊宇宙研究所工作。為人類開發宇宙作出貢獻是他的夢想呢。」

一也望向夜空,繼續說︰「我知道爸爸的夢想。雖然他為了追尋夢想而離開了我,但我還是很敬愛這個有著偉大夢想的爸爸,想跟他接近一點。」

宏︰「……」

一也︰「宏…那麼…你知道你爸爸的夢想嗎?」

宏被突然一問,頓時愕了一愕︰「什麼?爸爸的…夢想?」

宏望著一也說起自己父親時的滿臉自豪,相比起自己對父親的埋怨,暗自羞愧。

一也︰「望月博士研究新生命體,一定有他的理由,要相信你爸爸啊!」

宏低頭想了一會,終於放下了心結︰「一也哥哥,雖然爸爸的新生命體的實驗失敗了,爸爸研究的方法也錯了,但我會盡力守護爸爸的夢想,不讓新生命體落入壞人手上。」

「對啊,宏!」一也高興地點一點頭︰「加油吧!」


望著因為改造了兒子身體的自責的風祭博士,敬介不期然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一直研究海洋開發的神啟太郎博士,為了救活受了重傷的兒子,迫不得已而把他改造成研究當中的海洋開發用機械人……

「不會是這樣的。」敬介說道︰「風祭先生,你從事的研究工作,是為了開創人類未來的可能性,希望造福人類吧!」

風祭︰「但是…但是我的大意,也察覺不到財團的陰謀…才害得真的身體被改造了。」

敬介︰「風祭先生,你的兒子真一定是因為相信你的夢想,想跟你一起為開創人類的未來而努力,才自願接受你的實驗。他的身體誤被改造了也不是你的原意呢,我相信真是不會怪你的。」

「神先生…」風祭博士已掩不住臉上激動的神色…

敬介︰「和爸爸有著一同的夢想而努力,真一定是這麼想的!」

風祭博士看著敬介感慨的眼神,也可知敬介也有著自己的往事。

「風祭先生。」敬介堅定地說︰「我應承你,我一定會幫你找回真的。」

風祭老淚縱橫︰「神先生…很多謝你!」

漁船上泛著的點點燈光隨著水波搖晃,神敬介卻在這個平靜的漁港中感到了暗湧……

「風祭真嗎?」敬介暗自嘆息︰「雖然我們身體都被改造了,但請不要忘記我們父親的夢想呢!」


一也與宏在夜空下說著說著,突然間…

「蓬!!」

一部電單車飛躍而下,就停在他們面前,一也第一時間站在宏之前作守護。

「噠噠噠噠噠噠噠…」

電單車的引擎仍在轉動,電單車上是一個深綠色的改造人,身上有著一條條的金紋,一對昆蟲似的紅色複眼在黑夜中散發著光芒…

「ZO!!」

望月宏望清楚了來人,就是幪面超人ZO!!

宏跑上前摟著ZO,ZO亦解除變身,回復人類的外表。

人類形態的ZO,名字叫做麻生勝。

「大哥哥!」宏望見麻生,高興得差點哭出來。

沖一也也知道來者的身份,也放下了戒備。

麻生拍一拍宏的頭︰「找到你了,宏!沒事吧?望月爺爺很擔心呢!」

宏︰「大哥哥!我沒事。你見過爺爺嗎?」

麻生︰「唔。望月爺爺很好,不用擔心。」

宏接著指向一也︰「這位是沖一也哥哥,剛才多得他的照顧。」

宏回頭向一也介紹︰「一也哥哥,他就是麻生勝,幪面超人ZO!」

麻生與一也互相點一點頭。

麻生︰「多謝你照顧宏。」

宏搶著說︰「大哥哥,一也哥哥也是好人呢。」

「我知道。」麻生答曰︰「如果你有危險,我早就感覺到了,哪要花這麼多時間找你。」

麻生接著望向一也︰「只是沖先生看見我那個姿態也不吃驚,反而有點不簡單呢!」

一也聽罷,笑了一笑︰「老實說,幪面超人嘛?…我也認識好幾位呢!」

「!!」


〈第六幕︰秘密潛入者〉

鎂光燈閃過不停,在過百位來賓和記者的掌聲之下,二十多位大商家和科學家先後步進會場,就在一個發佈會的主禮席坐下來,一旁的司儀便開始說道︰「歡迎大家來到今天的發佈會,就著近日在東京舉行的大型科學會議,由日本多個大財團合資的『新生命研究所』今天正式成立,結合我國的資金和多位國際著名科學家的頭腦,將會為人類的未來作出研究,現在先讓我為大家介紹…」

就在司儀介紹各大財團的社長和主要科學家的時候,記者群中除了拍照之外,還有一些討論呢……

「好大場面啊!」

一位見習小記被這個發佈會的場面震懾,一時間也不知該怎麼辦。相反站在他前面的女記者,正一手記錄著發佈會的要點,另一手又在拍攝照片,十分專業呢!

這位小記還在指手劃腳,越說越興奮︰「呀!呀!那幾位不就是很出名的科學家…」

「…嘩!國外的科學家啊!前輩你看…那位是美國的什麼什麼博士…」

「…呀!呀!…還有好幾間大企業和財團的總裁…好厲害呢…」

「喂喂!!適可而止了吧!」女記者終於忍不住,回頭就要責罵小記︰「記者的責任是要好好記錄事件作出報導。請你也控制一下自己,好好地工作工作,明白嗎?」

小記被前輩一鬧,像個小學生似的低下頭來,不敢再作聲…

「難道在這個年頭,真誰都可以當記者了嗎!?」

也在記者群中的白鳥玲子望見這個不像話的小記,就輕聲的向身邊的南光太郎投訴。

光太郎也望了一下這個小記,就笑了一笑說︰「他不過是過份熱心了罷。」

比起玲子對記者的專業要求,光太郎倒是厚道得多。

望見光太郎說罷就轉回凝重的神色,玲子隨即收起對小記的不滿,因為她知道光太郎今天到來這裏的目的︰「光太郎調查失蹤了影月的遺體來到這裏,我也應該認真點幫助他找尋線索。」

「啊!玲子!」

光太郎的一叫把玲子從沉思中喚醒,連忙向台上一看。

光太郎繼續說︰「記者的答問出了亂子呢……」

主禮席上其中一位大企業的總裁正向一位提問的記者喝問︰「你是誰,你說的話有什麼證明?」

只見一位面龐修長的男子在記者群中放聲回應︰「我的名字叫瀨川耕司,工作是調查所有破壞自然環境的事件……」

說著瀨川還從公文袋中拿出一疊照片︰「這些照片就是證據!!」

「你們的實驗是把不同生物的基因交叉複製,還著重於製造凶惡的生物兵器。這些照片就拍攝了你們在偏遠的場地把這些生物兵器作獵殺實驗的情形!」

「嘩!!」

聽了瀨川的說話,發佈會立時牽起一陣騷動,大家都議論紛紛;部份在主禮席上的科學家亦露出驚訝的神色,就向身邊的人詢問起來……

瀨川卻面無懼色,繼續指控︰「你們表面似是科學發展,實際卻是利用科學破壞自然!人類過往自私的發展已帶來了不少自然災害,好像酸雨、溫室效應等等。而你們這次的確究要比黑毒蜂、細菌武器的實驗還要危險,若是出了亂子,整個世界都可能被這些生物兵器毀滅的!!」

瀨川義正詞嚴,主禮席上的那位總裁也一時語塞,就在這時一群保安人員突然從場外掩至,就把瀨川包圍起來!!

「啊!就是他了!」

「被個激進的環保人士潛入了記者群啊!」

「快!快點把這男人拿下!」

瀨川對著這些保安人員,也用不著發難…

十多名保安人員就這樣強行把瀨川帶出場外,會場即時又牽起一陣騷動!

望著這個特變,光太郎就與玲子打了一個眼色……

就在發佈會的會場之外…

「喂!喂!輕手一點呀!」

被來人一叫,保安人員都暫且放開了瀨川…

「原來是瀧警員嗎?」

保安人員的頭目也有在東京國際會議展覽會場工作,自然認得這位也曾參與會議保安的國際刑警的人員。

「剛才在會場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也不用把事情鬧大…」

瀧和也一邊卻望著瀨川,一邊說道︰「都離開發佈會的會場了,不如交給我處理好嗎?」

「…」瀨川也打量一下這位警員。

保安人員的頭目和手下互望了幾眼,接著說︰「瀧警員來處理就最好了!」

和也跟保安人員互相點一個頭,他們便留下瀨川,回到會場去了。

瀨川整理一下衣領,便向和也鞠躬道謝︰「瀧警員嗎?謝謝你的幫助。」

和也也點頭回禮︰「其實是我對你剛才的說話很在意,想跟你再談一下。」

瀨川一愕︰「瀧先生是警員…難道…難道你們也在調查嗎?」

「瀨川先生…」和也拍一拍瀨川的肩膀,笑著說道︰「比起國際刑警,我可想跟你介紹另外一群對抗黑暗的戰士呢。」

瀨川︰「!?」

「對抗黑暗的戰士嗎?我也很想認識啊!」怎麼來了一把女性的聲音?

和瀨川一起回頭一望,和也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喂!喂!白鳥小姐。」和也對來人笑著說︰「你還需要我來介紹嗎?」

「對不起!瀧前輩。」玲子伸一伸舌頭︰「光太郎去了別處調查,叫我來這邊看一下,似乎前輩也在意這件事呢!」

再來了一位白鳥小姐,瀨川心裏的疑問就更多了…

「唔。」和也換上了一副認真的臉容︰「有光太郎在,我也放心許多…」

「白鳥小姐、瀨川先生,我們還是換個地方,認真地傾談一下吧。」


轉眼已是黃昏時分,在『新生命研究所』旗下的一所研究所的後門,有一個身影鬼鬼祟祟地走出來。

「喂!喂!你啊!」

身影被背後傳來叫聲嚇了一驚!回頭一望,立即由驚變奇︰「北條先生?…你…你跟蹤我!?」

望著這個決心總比身形大許多許多的女子,北條透一面嚴肅說︰「小澤小姐,你一個人來調查,太危險了吧!」

小澤澄子一面不滿地答說︰「我怎樣調查與你何干?」

北條透眼神忽然一閃,就踏前一手拉著小澤︰「你有危險就關我的事了。」

小澤聽了不禁臉上一紅,急忙轉身避過北條的視線,心裡埋怨︰「為什麼忽然間四周死靜一片?」

小澤也不望向北條,就說︰「還說有危險嗎?那我們先…先離開這裡吧。」

二人乘上北條的汽車離去,都再沒有說一句話。

小澤望著車窗上北條的反影,心裡想著︰「他剛才算是什麼了?也不用掛上一個視死如歸的表情吧…」

而望著彎彎曲曲道路,北條心中可是想著同一件事情嗎?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不會是我的錯覺吧?」


參加這次科學會議的石森專士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間,才剛剛把門閉上…

「石森博士嗎?」

聲音來自房內,石森暗下一驚,卻見房間燈光一亮!

「啊!?」石森望見來人,鬆了一口氣︰「瀧先生嗎?」

瀧龍介望著石森︰「把你嚇了一跳,不好意思!」

「算了吧。」

石森說著就脫下眼鏡,再把手往頸背按下一拉,竟然就把自己的臉容撕下!

在「石森」胖胖的人皮面具下,是一副面貌堅定親切的面孔,年紀也不小了,兩鬢的白髮刻劃著年月的滄桑。

「石森」接著一手拿出一個煙斗,一手招呼瀧坐下︰「瀧先生,現在只得我倆,你還是叫回我立花吧。」

這位冒牌的「石森」博士,竟然就是多年來協助幪面超人,與無數黑暗組織作戰的立花藤兵衛!

「係,立花先生。」瀧龍介把平日的傲氣收起,對立花倒是恭敬有加︰「和也前輩今天遇上了一些事件調查去了,便著我代替他來聯絡你。」

立花︰「是不是為了今天那位鬧事的記者?」

龍介︰「就是了。立花先生也知道呢。」

立花︰「那麼大的騷動,當然知道了,而且在這個會議中混久了,也得到一些消息。」

龍介︰「這個會議以近年日本所遇到的神秘怪人襲擊事件為主題,卻聚集了不少各國的頂尖科學家,今天還變成了大財團的生物科技生意,可是卻好像有點不對勁…」

立花︰「唔,跟那位記者一樣,今天我也找到重要的線索呢…」

龍介︰「!!」

立花一臉凝重︰「恐怕有新的組織在背後操控著這個大財團呢…」

立花接著就向龍介交代過他的發現…

龍介曾幫助Black跟黑妖幫週旋,見過黑暗組織的可怕,不期然說出了對立花的擔心︰「立花先生要喬裝混入這次會議,調查背後的黑暗組織,很危險呢!還要接觸這麼多的科學家,一不小心就會被識破吧。」

立花也不介意龍介的說話,答說︰「哈!哈!不要看小我呢!我可是一個半生與幪面超人生活的老頭,喬裝調查也不是第一次了!還有…我也算是一個機械工程的博士啊!」

龍介聽罷也覺得自己實在失言,一臉尷尬…

立花笑了一笑,轉個話題,就問了在心裡多時的疑問︰「龍介,你跟和也都是姓瀧的,到底有沒有關係?」

「當然有。」這個問題瀧龍介倒可笑著回答︰「我們跟前輩你一樣,都是幪面超人的作戰伙伴。」


「現在的小鬼真是不知死活。」

不遠處的大廈天台上有一個高大的黑影,看著小澤和北條直到他們安然離去,才轉個面,望望身邊躺在地上兩個不省人事的黑衣人。

他們的身旁還有一枝遠程狙擊槍!

「不過嘛!有這種率性和傻勁,才算是青春呢!」

黑影說著,彎下身子,伸出右手,用兩隻手指從狙擊槍上拔出一枚十字飛鏢,再五指一揚,十字飛鏢就不見了…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對警員也敢打主意,不是普通的罪犯啊!」

黑影之後再一個轉身,便消失於黑暗之中…

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字幕︰待續)


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