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蒼哭之魔龍》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牙狼〈GARO〉〜蒼哭ノ魔竜〜》
英文名︰《Garo: Soukoku No Maryu》
中文譯名︰《牙狼︰蒼哭之魔龍》
日本公映日期︰2013年2月23日
播放媒體︰電影
語言︰日文原音
片長︰約96分鐘
主題曲︰「風 〜旅立ちの詩〜」
	作曲︰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作詞︰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主唱︰JAM Project

製作團隊

原作、監督、劇本︰雨宮慶太
出品人︰二宮清隆
聯合出品人︰吉田健太郎
監製︰夏井佳奈子、山邊博文、儘田日吉
製片助理︰音無珠映、河波佑介
音樂總監︰井上俊次
動作指導︰大橋明
攝影︰西岡章
燈光︰吉角莊介
美術設計︰竹內正典
服裝設計︰宮田弘子
化妝︰本田真理子
特殊服裝︰JAP工房
特效導演︰中川茂之
特效及CG動畫︰OMNIBUS JAPAN Inc.
特別協力︰Sansei R&D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OMNIBUS JAPAN Inc.
發行︰東北新社

概論

以「冴島鋼牙的最後之旅」為題而製作的電影,是《牙狼》系列第二齣劇場版電影、第三套電影,也是《牙狼》系列中以冴島鋼牙為主角的最終編,由此意味著,冴島鋼牙不會再作為主角登場(即使《魔戒烈傳》中鋼牙曾經登場,不過僅屬客串性質)。本作的製作發表於2012年的東京國際動畫博覽會中、「牙狼〈GARO〉特別活動」時,同時成為第25屆東京國際影展(東京国際映画祭)特別招待的上映作品。 本作以豐富的色彩和特效,來打造出一個宏偉壯麗的場境,以3D技術作為賣點,此外,許多《牙狼》系列的演員也會繼續參與演出,包括藤田玲、山本匠馬、中村織央、渡邊裕之等,影山浩宣和折笠愛繼續為魔導具配音,更少不得雨宮慶太御用演員螢雪次朗,還有肘井美佳也會在電影中客串,劇組也邀請到松坂慶子擔任本作的反派,也是她首次反派的嘗試,為了配合劇情,主角小西遼生也增加了大量的素身戰,增加電影的動作場面可觀性。

故事簡介

在阻止了西格瑪的陰謀、成功解救了所有魔戒騎士並消滅了戲阿音後,冴島鋼牙便要實踐對Gajari的契約,前往約束之地,一個未有人能夠從那裏安全回來的地方,為Gajari尋找嘆息之牙。與此同時,Savak開始了,決賽將會是山刀翼對涼邑零。

鋼牙前往約束之地途中,他丟失了他的魔導衣,以及他的好拍擋-魔導輪Zaruba。之後,他在一片大雨中醒來,發現失去了Zaruba和魔導衣,就連牙狼劍都化成赤犬離他而去,隻身的他,只得獨自尋找嘆息之牙。沒有任何武器的鋼牙,在路上救下了被送往綠之城作為貢品的藍皮膚少女Meru,取得被不明怪物吃倒的劍士家臣的劍,並嚇走了餘下的兩名家臣,更用劍收拾了怪物。Meru表示自己是物件(モノ),約束之地是物件所在的世界,而綠之城的女王Judam會收集所有約束之地中美麗的東西後食用。此時鋼牙向Meru詢問嘆息之牙之事,Meru便帶著鋼牙前往知惠之祠。至於飛走的家臣回到綠之城後被Judam消滅,Judam將家臣的記憶、給了投影機家臣Esaruto(エサルト),於是發現了鋼牙。

鋼牙和Meru來到了虛空之丘,期間鋼牙遇上了一個稻草人,並將之命名為Kakashi(カカシ,即稻草人),Kakashi即從稻草人般化成人身,並飛離現場,並回到了自己的青之館。此時早前鋼牙打倒的怪物突然出現,爭相要求鋼牙賦予它們名字,Meru表示它們是無(虛空),是物件忘記了自己的名字、失去了自己的身體後的狀態,而虛空之丘就是他們的墳墓。鋼牙和Meru見勢危急,便馬上離開現場。二人終於來到了知惠之祠,Meru說,祠內有一守護者,會按照來訪者而展示自己的型態,或善良或兇惡,在Meru的幫助下,鋼牙成功來到了知惠之劍士面前,並發現劍士的真身正是Zaruba,但Zaruba不認得鋼牙,更現出兇相與鋼牙大戰起來,幸好靠著鋼牙的血,喚醒了Zaruba,步出了知惠之祠。這個時候,鋼牙早就發現了偷偷跟蹤的Kiria,一名來自至福之大地的箭手,他希望鋼牙可以伸出援手,將約束之地中最惡的魔龍消滅。

鋼牙和Meru跟著Kiria,途經被魔龍吐出的黑風所破壞的廢墟,鋼牙與Kiria和Meru說魔龍與嘆息之牙,眾人除鋼牙外,皆認為嘆息之牙,極有可能就是魔龍的牙,因此Kiria請求鋼牙將魔龍消滅。接著眾人來到了至福之大地,認識了Kiria的好朋友Raudo,至福之大地的居民,也令鋼牙重拾兒時失去了的童年樂趣,就在此時,曾經為至福之大地帶來麻煩、不受至福之大地的居民歡迎的Kakashi也來到了,更與鋼牙打起來。在二人打鬥期間,化成白鳥的魔導衣出現了,鋼牙在Kiria的協助下,以飛行兔子追趕白鳥,Kakashi也跟著追來,可惜經過一輪追逐,最後二人連同白鳥,都被Judam捉到綠之地內。

在綠之地內,鋼牙被Judam以盛宴招待,並向鋼牙解釋物件都是由人類創造,但被忘記才會來到約束之地,言談間二人話不投機。正巧,Kuromaru駕著青之館進攻綠之城,鋼牙乘機救出了白鳥和Kakashi二人,逃到青之館後,由於鋼牙未有取得牙狼劍,白鳥不能承認鋼牙就是自己的主人,所以鋼牙只得先找牙狼劍。在青之館時,鋼牙得知Kakashi打算與魔龍融合,因為Kakashi想成為人類,但鋼牙表示他會將魔龍打倒,因此Kakashi與鋼牙劍拔弩張,此時Kiria殺至,阻止Kakashi。突如其來的一下震盪,令眾人不再鬥下去,皆因魔龍快要復活,於是鋼牙便與Kiria離去。另一邊,在至福之大地的Meru正好Raudo及居民們玩得開心,誰知綠之地出現在上空,並派出守衛們進攻,最後至福之大地消然殆盡,居民們被用作燃料,而Meru就被Judam捉去當作祭品。趕回至福之大地的鋼牙和Kiria,大感錯愕,Kiria的好朋友Raudo說罷遺言後,便消失了,鋼牙下定決心要消滅魔龍、阻止Judam。

Meru在綠之城中,得知Judam打算和魔龍融合,目的是為了離開約束之地、去到人界,盡情破壞,為向人類的忘情進行報復。就在Meru被吊到旋渦之上時,Kakashi駕著青之館進攻,綠之城便和青之館打起上來,鋼牙和Kiria乘勢救下了Meru。正值月亮快要變成全黑、魔龍快要現世之時,Zaruba發現了牙狼劍的蹤影,於是鋼牙便和牙狼劍打起來,最後鋼牙都成功將牙狼劍變回原來的模樣。此時,鋼牙來到了一個異空間中,見到父親大河的英靈,與大河一席話後,化成白鳥的魔導衣也回到鋼牙的身上,於是鋼牙便步出了異空間,準備進攻綠之城、阻止Judam。

青之館與綠之城大戰,青之館慘敗,全館爆炸,Kakashi和Kuromaru被拋出館外,Kakashi幸得鋼牙及時救助。鋼牙攻進綠之城,打倒守衛們後,便與Judam對決,但Judam的力量強大,鋼牙被壓著來打,這時鋼牙才得知Judam與魔龍融合的原因。就在鋼牙成功刺中Judam一劍後,Judam便開始與魔龍融合。魔龍幼體登場,鋼牙與之打成平手,於是魔龍便進化成「蒼哭龍」,面對強大的邪惡力量,鋼牙召喚出他的鎧甲,與魔龍大戰。之後,魔龍往時間空間進發,鋼牙便騎著轟天追擊,但蒼哭龍實在太強大,鋼牙被捉住了,眼看快要消失的時候,Kakashi將自己的心的力量傳送給鋼牙,鋼牙接收了力量後,進化成「蒼龍牙狼」,憑著蒼龍牙狼的力量,成功將魔龍消滅,而鋼牙勸導Judam回頭時,Judam便含笑而逝。

成功消滅魔龍後,Kakashi與鋼牙相認後便消失了,Kiria和Kuromaru則被人們記起而再次回到人界。此時鋼牙將落在嘆息之海上的「嘆息之牙」斬斷,並向Gajari解釋嘆息之牙,得到Gajari的認同,於是鋼牙便和變回魔界龍幼魚Kaoru的Meru,通過Gajari開啟的光通道回到人界。涼邑零在勝出此次Savak後,便帶著願望,來到了和鋼牙約定的地點,二人開展了另一場Savak,就在此時,冴島大河的英靈出現了!原來零的願望就看到冴島大河的英靈,大河便和零聯手向鋼牙進攻,鋼牙表示放馬過來!

之後,坐在廣場上的御月薰,畫好了繪本後,便轉身離開現場,突然間一道金黃色的螢光閃過,於是她一回頭,就看到從約束之地回來的鋼牙,二人便相擁在一起。

世界觀︰

採取與《牙狼》相同的世界觀及設定,而故事發生地就移師地虛構的地方-約束之地。故事接著《魔戒閃騎》、冴島鋼牙阻止了西格瑪的陰謀後,為了要完成對大魔導輪Gajari的交易而要到約束之地尋找嘆息之牙。

專用術語

大部份設定都是沿用《牙狼》的設定,因此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這不詳述。

人物及類生物︰

物件(モノ,Object)
其實就即是物件,不過這裏的「物件」,是指在約束之地中的所有事物。這些物件,全部都是由人類所創造的,不過當這些物件被人類遺忘之後,它們的精魂就會來到了約束之地,實體則遺留在人界中不知何處,精魂會化成人身或生物,使用人類的語言,繼續生活下去,直到它們再次被人類所憶起,它們才會離開約束之地、返回人界,並變回原來的模樣。

在約束之地中,物件都會有自己的名字,以及身為「人界物品」時期的特徵,例如身為鋼筆的Kiria,他的帽子上就有著一個鋼筆筆頭,化身為Meru的魔界龍幼魚Kaoru,身上的裙子就是原來的顏色,手腕兩邊都有魚鱗。萬一忘記了自己的名字,物件就會化成「無」,只餘下虛空和等著消失的命運。

無(ナナシ,即名無し,Anonymous)
個人建議意譯為「虛空」。約束之地中的物件,當忘記了它們的名稱之後所變成的型態,沒有特定的型態,可從地面隨處出現,有一個似臉的面具。在約束之地中,所有忘記了名字或被奪去了名字的物件,都會化成虛空,慢慢消失,沒有人(指物件)會再記得起(Raudo消失後,Kiria再也記不起Raudo,不過此點對人無效),所以當初Meru十分害怕自己忘記了名字。無本身十分危險,十分兇殘,會四處獵食,因此平常物件是不會出現在無的集中地-虛空之丘。不過當無被賦予名字後,便能重新取得身體及回復本來面目,並以新名字活動,因此當鋼牙給予Kakashi名字後,一眾無追著鋼牙要求名字,就是希望可以擺脫虛空的狀態。

家臣
是指在綠之城中受Judam差遣的手下們,包括片頭登場的三名家臣和投影機家臣,至於其他在綠之城中的守衛們,由於它們是綠之城虛擬出來的,所以不算是家臣。

魔界龍幼魚
屬於魔界龍的幼魚。到了約束之地後,鋼牙的魔界龍幼魚Kaoru便化身為人,成為了Meru。

魔龍
絕對的邪惡,是許多物件都聞風喪膽的可怕怪物,只不過是呼吸的鼻息,噴出的黑風就已經破壞約束之地中任何地方,魔龍醒覺之時,就是許多物件化成無之時,也是約束之地毀滅之時。所以萬一讓魔龍復活,約束之地就會陷入絕境危難之中。至於魔龍只有當月亮完全變成黑色時,才會是出現的時候。

魔龍身上的鱗片,可以讓得到者與魔龍融合,而魔龍的力量大得,可以從時間空間中進入人界,因此Judam十分希望與魔龍融合,往人界向人類報復。魔龍在醒覺的初期,身型很小,但力量已經大得與鋼牙打成平手,之後Judam成功與之融合,成為了巨大的「蒼哭龍」,將鋼牙完全壓下,直到鋼牙得到了Kakashi的心的力量,而成功進化為「蒼龍牙狼」,魔龍才被鋼牙消滅。

物品︰

鎧甲
魔戒騎士的戰鬥裝甲,本作中,牙狼得到了Kakashi的心的力量而成功進化成「蒼龍牙狼」。

鐵劍
原本是屬於劍士家臣的劍,後來被失去牙狼劍的鋼牙取得,暫時成為鋼牙的武器。鐵劍可以因應使用者的情況變化,例如劍士家臣使用時稍短,當鋼牙拿在手上時便自動適應鋼牙而變長。後來此劍在鋼牙與變成赤犬的牙狼劍相鬥時失手丟到嘆息之海,化成沙塵消失了。

牙狼劍
黃金騎士.牙狼的配劍。本作中,在鋼牙來到約束之地時,牙狼劍曾落在混沌之森、在鋼牙的旁邊,但當鋼牙拿到手上時,牙狼劍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頭紅色的犬。最後鋼牙與赤犬戰鬥,喚醒了牙狼劍本身的記憶,因此變回劍狀並回到鋼牙手中。

魔導衣
鋼牙的白色魔導衣,在鋼牙前來約束之地期間丟失了。後來鋼牙發生魔導衣變化成為了一頭大白鳥,而在鋼牙打算捕捉白鳥、喚醒它的記憶之時,鋼牙和白鳥都被Judam拿下,幸好鋼牙成功救出白鳥,自己也逃出來。後來白鳥和鋼牙溝通之後,只有鋼牙取回牙狼劍,才承認鋼牙就是自己的主人,最後,鋼牙成功取得牙狼劍,和父親大河的英靈詳談之後,白鳥也回到鋼牙的身邊,重新變回魔導衣。

嘆息之牙(嘆きの牙,The Fang Of Lamentation)
自古以來,大魔導輪Gajari是一個神秘的存在,它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更不是恐懼獸,對於人界與魔界,它都只不是一個旁觀者,所以它對於人類和恐懼獸的生死沒有任何興趣。不過,它與人類締結了契約,賦予了人們魔戒力量守護人類,至少幾百年間它都不會成為人界的敵人。然而,嘆息之牙竟然在時間空間中被消滅,而嘆息之牙就是Gajari的身體一部份,如果人類未能將之尋回並歸還給Gajari,人界與魔界的平衡就會被打破,人界就會陷入危機之中。

到最後,鋼牙成功將魔龍消滅,從魔龍身上掉出了一枚等身高的大牙,鋼牙卻一劍將之斬斷。其實,事實上嘆息之牙就是身為魔戒騎士的鋼牙本身,皆因嘆息之牙都是一件「物件」,它是源自於人類的想像力,而魔戒騎士也是源自於人類的想像力,再者Gajari成為守護者、一樣是由魔戒騎士的力量所構成,所以在嘆息之牙、魔戒騎士及Gajari之間就形成了一個循環,只有魔戒騎士賦予Gajari力量去讓Gajari創造它自己,魔戒騎士和Gajari才會成為人類的守護者。也就是說,人類的創造,也造就了人類的本身。

黑色鱗片
魔龍身上的鱗片,是喚醒魔龍的主要東西,是Kakashi和Judam爭奪的目標。最先是在Kakashi手上,後來Kakashi被Judam打敗、奪走了名字和身體,被丟到虛空之丘後,鱗片就落在Judam手上。

地點︰

約束之地
號稱「自古沒有人能夠保證可以從那裏平安歸來的地方」,是一個有著各種不同地域的異世界,也是魔龍的棲息地。在天空有一個奇怪的月亮,當月亮轉變為黑色之時,就是魔龍現世之日!

世界中的所有事物被稱為「物件」,這些物件統統都是由人類所創造、接著因為各種原因,最後被遺忘了,約束之地就是這些物件的去處。這個世界的物件,都會有著在人界時期的特徵,以示識別,另外,在這個世界內,無論是誰、包括人,都絕對不能忘記自己的名字,如果忘記了,就會化身為無,接著便會消失。約束之地中的物件有著各式各樣意想不到的形態,有大有小,只要它們被人界的人想起記起,就可以離開約束之地、重回人界。

知惠之祠
從約束之地開始時便出現的祠堂,被物件認為可能掌管著所有知識和智慧的地方,其中守在知惠之祠中是知惠之劍士。祠外有著金屬劍草,用劍是斬不斷的,只有魔法才能將之打開。平時物件是不會、也不准許進入的。

至福之大地(至福の大地)
外觀就如一枚蛋子,是約束之地中物件最嚮往的和平快樂之地,有許多熱愛和平的物件都居住在這裏,包括Kiria和Raudo。不過,最後被Judam以綠之城破壞。

青之館
Kakashi和Kuromaru所居住的城館,館內盡是各式各樣的收集物,包括車牌、公仔、留聲機、玩具、樂器等等。青之館要以奏樂方式來操作,可以飛行移動,而它的上半部份是由幾間拉長了的獨立屋組成,而下半部份就是有著南瓜燈籠樣子的球狀,並且有四隻巨型的腳,平時會駐紮在泥土裏,下半部份會深藏於地底,只露出上半部份,直至飛行時才露出全貌。除了飛行之外,青之館還可以進行作戰狀態,伸出各式各樣的武器,包括錘頭、剪刀、電鑽、盾牌、電鋸,甚至是長舌頭等等,最後在與綠之城交戰中被破壞。

綠之城
Judam的城堡,沒有實體,以吸收落腳之處附近所有物件的能量,作為驅動綠之城及城內所有物件的能量。當落腳地的物件能量耗盡之後便會轉移地方,被吸盡能量的物件都會化成灰燼並且消失。城堡內的物件,有不少都是虛擬出來的,除了本身是物件的家臣Esaruto和Judam。城堡雖然是無形,但它可以虛擬出許多不同的物件,例如城中守衛,以及以影片化成實體來保護城堡,諸如忍者、魔法師、牛仔等片段來抗擊Kakashi的青之館。

嘆息之海
魔龍的棲息地方,是一個洶湧澎湃的大沙海,海的中心是一個巨型旋渦,但在魔龍出現際,原本洶湧的海面會停頓。嘆息之海有連接著人界和時間空間的地方,只要任何物件透過黑色鱗片和魔龍融合之後,就可以從嘆息之海進入人界。

活動︰

Savak(サバック)
以武術分出最強的魔戒騎士的大會,東南西北各番犬所及元老院等魔戒騎士都可以參加,為期七日。比賽方式是以一對一對決,比賽期間只能使用魔戒武器,禁止使用魔導筆,不過可以使用法術,決勝方法是只要讓對手流血、哪怕只有一滴血,都可以勝出比賽,勝出者可以到逝者之地(死人の間)選擇想見到的死者靈魂。決賽是山刀翼對涼邑零,最後由零勝出,他的願望是見冴島大河的靈魂。

登場人物

冴島鋼牙(小西遼生 飾演,兒時︰澤畠流星 飾演)
最強的魔戒騎士、黃金騎士.牙狼的承繼者。使用單劍,武藝高強。在成功阻止西格瑪的陰謀之後,鋼牙便要前往約束之地,皆因鋼牙為了阻止西格瑪而與Gajari達成交易,鋼牙要往約束之地尋找嘆息之牙。在到達嘆息之地途中,丟失了牙狼劍、魔導衣和魔導輪Zaruba,隻身來到了嘆息之地。到達之後,鋼牙遇到了一位藍皮膚、橙色裙子的少女Meru,由幾名矮小的劍士運送著,接著鋼牙便救下了Meru,二人便一同前往尋找嘆息之牙。後來鋼牙分別遇上青之館的館主Kakashi及他的同伴Kuromaru,及至福之大地的Kiria等人,與此同時,鋼牙也前往尋找失落了的牙狼劍、魔導衣和魔導輪Zaruba,最後成功將上述化成生物的三件物件找回並回復原狀。

其後至福之大地被綠之城城主Judam破壞、Meru更被捉走,同時Judam為了前往人界、向人界報復而決意與魔龍融合,因此,鋼牙無論如何都必須阻止Judam,而與Kakashi和Kiria攻向綠之城,鋼牙與Judam大戰起來,但落於下風。終於,Judam成功與魔龍融合,鋼牙便召喚鎧甲,與魔龍戰鬥,最終,得到了Kakashi的心之力,鋼牙成功將魔龍和Judam消滅。在消滅魔龍後,鋼牙將從魔龍身上掉下、遺留在沙漠上的「嘆息之牙」斬斷,並向Gajari說出,身為魔戒騎士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嘆息之牙,得到Gajari的認同後,便與真身為魔界龍幼魚Kaoru的Meru,一同透過Gajari開啟的通道返回人間。之後,鋼牙便來到與涼邑零約定的地點,打算進行Savak,此時,大河的英靈出現,與零聯手 ,與鋼牙進行Savak。

最後,鋼牙來到了廣場,再會在人界等待他的御月薰,薰見是鋼牙,便抱住了鋼牙(此處劇情接上《魔戒閃騎》的結尾)。

Kakashi(カカシ)(久保田悠來飾演)
青之館的館主,武藝高強,劍術上比鋼牙更佳,真正身份是當年與鋼牙一同練習的自動化木人劍椿,因為老舊而被人丟棄,並漸漸被人遺忘,亦因如此,鋼牙和Kakashi之間並沒有討厭之情,就算Kakashi得知鋼牙要消滅魔龍而要打倒鋼牙也好,他也無法討厭鋼牙起來。原本擁有黑色鱗片,想和魔龍融合,原因是他希望化身為人。因為擁有黑色鱗片,所以他被Judam看中,結果名字和黑色鱗片都被Judam奪去,他更被丟到虛空之丘,後來被鋼牙賦予了名字而成功從虛空之丘解放,變回人型,並回到青之館,與Kuromaru駕起了青之館,向綠之城進攻。曾在至福之大地中與鋼牙交過手,不過之後二人都冰釋前嫌,聯手阻止Judam與魔龍融合(雖然他還是希望與魔龍融合並進化為人),最後他獻出了他所有的心力量給鋼牙後,力盡倒地。後來鋼牙記起了Kakashi的真正身份原來是鋼牙小時候用作練習的自動木人劍椿後,Kakashi便消逝了(不知是回到人間還是從此消失)。

Kakashi即稻草人(かかし,カカシ是片假名)的意思。

Meru(メル)(蒼安娜 飾演)
鋼牙在約束之地中救下的藍皮膚少女,實際上是鋼牙的魔界龍幼魚Kaoru。在鋼牙的旅途上,Meru一直都陪伴左右,後來到了至福之大地,Meru便暫時留在其中,可是之後被Judam再次捉去,打算以她作為魔龍祭品,讓魔龍將她吃掉幸得鋼牙和Kakashi所救。最後在鋼牙消滅魔龍後,她變回魔界龍幼魚,跟著鋼牙回到人界去。其實鋼牙早就知道她的真身,因為到了最後,Meru問鋼牙知道她到底是誰時,鋼牙點頭表示知道。

冴島大河(渡邊裕之 飾演)
鋼牙之父,也是上代的牙狼。本作中以英靈的方式出現,總共兩次。第一次是在鋼牙正要感動變成了白鳥的魔導衣時,大河出現並向鋼牙訴說心中情,第二次是在零勝出Savak後,許下了願望,讓大河可以以英靈的方式出現,與零聯手向鋼牙進攻。

涼邑零(藤田玲 飾演)
銀牙騎士.絕狼的承繼者,也是當屆Savak的優勝者。勝出後他提出想見冴島大河的靈魂,讓鋼牙可以和父親交手並重聚。在鋼牙出發約束之地時約定了,當鋼牙回來之後,便與鋼牙以Savak方式一決高下。

山刀翼(山本匠馬 飾演)
白夜騎士.打無的承繼者,《魔戒閃騎》後成為了導師,當屆Savak的亞軍。

布道里奧(中村織央 飾演)
閃光騎士.狼怒的承繼者,也是一名魔戒法師,被譽為「阿門再世」的天才、號龍的發明者。

魔導輪Zaruba(ザルバ)(影山浩宣 配音)
冴島鋼牙的魔導具。在前往約束之地之時與鋼牙失散了,由於「天上一日、地上十年」,雖然只是失散幾日,但Zaruba已經經過數百年的歲月而產生突變,成為了守護知惠之祠的知惠之劍士。鋼牙來到了知惠之祠時,Zaruba便和鋼牙大戰起來,後來Zaruba斬傷了鋼牙,鋼牙的血滴在Zaruba的頭上,令Zaruba記起從前的記憶,成功和鋼牙會合,再次一同踏上旅途。

Kuromaru(クロマル)(奧田由加里 配音)
青之館中的小熊,一口利齒,喜歡亂咬,不懂講人類的語言,感情豐富,與Kakashi是一對孖寶。平日是它照顧Kakashi的飲食,在Kakashi不在的一段時間,它仍待在青之館。最後,在人界有位小妹妹拾起了被遺棄在雜物堆中的小熊、即Kuromaru的實體,也就完成了「被人類記起」的條件,它便再次回到人界了。

Kiria(キリア)(螢雪次朗 配音)
至福之大地的居民,是一名利害的弓箭手,外型矮小、貌似火雞,真身是一支鋼筆。在鋼牙來到約束之地時就早已跟蹤著鋼牙,而鋼牙也知道Kiria的存在,直到知惠之祠時,鋼牙才喚他出來。Kiria請求鋼牙替約束之地的物件,將為禍的魔龍消滅,以免「生靈」塗炭。後來在鋼牙將魔龍和Judam消滅之後,Kiria在人界的真身被人使用,也就完成了「被人類記起」的條件,於是他便再次回到人界。

Raudo(ラウド)(奧田由加里 配音)
至福之大地的居民,是Kiria最要好的朋友,估計真身是一本書,和Kiria同時在約束之地中誕生。當Kiria跟了鋼牙外出之後,綠之地突然出現在至福之大地,將其中的所有居民的能量都吸盡,包括Raudo,Meru就被捉去。當鋼牙和Kiria回到至福之大地時,Raudo奄奄一息,說罷了最後的遺言後,化成無、消失了。

Esaruto(エサルト)(柳原哲也 配音)
Judam的家臣,真身應該是一台投影機,所以到了約束之地中也要為Judam做投影的工作…最後被Judam和鋼牙戰鬥時、由Judam產生的「遺忘衝擊波」波及,忘記了自己的名字後便消失了。

Judam(ジュダム)(松坂慶子 飾演)
綠之城的女王,也是約束之地中除魔龍外最令人聞風喪膽的惡魔,擁有強大的力量,可以發出令人忘記一切的衝擊波。表面上和善可親,實際上奸險非常又殘忍,擁有壓倒性的實力,就連鋼牙都不是她的敵手。她為了滿足自己對美麗的追求而不停地擄走任何被她視為美麗的物件,有時甚至會將美麗的事件當成食物,同時她的綠之城,也會對所駐紮的地方造成毀滅性的破壞。

她除了想收集美麗的物件外,還想與魔龍融合,去人界進行破壞,皆因她痛恨人類,痛恨那些將她忘記的人類,她知道只要和魔龍融合的話,就可以穿越嘆息之海,降臨人界,將那些忘記她的人類盡數消滅。最後被鋼牙所阻,更被鋼牙刺中一劍並說得大義後,含笑而逝。

點評

終於,鋼牙的最後之旅要上映了。

先說說本作的優點。整齣電影的畫面色彩十分鮮艷亮麗,光度上比過往的作品更明亮,氣氛也比較輕鬆柔和,並沒有過往《牙狼》系列作品般陰沉、嚴肅和繃緊,感動情節也比過往的作品為多,所以觀眾們不會有太大壓力,也不會太難明白,令觀眾們較容易接受。除此之外,選角上,大魔頭Judam找了松坂慶子,這是她第一次當反派,她的演技果然利害,似奸非奸的做法,表面和善、內裏殘忍,這種演技實在令我佩服。特效不俗,劇情簡單不難明白,服裝精美,化妝挺好,造型不錯,都是這齣作品的優點。

說罷優點,就來到了缺點了。久保田悠來演的Kakashi,除了演技浮誇之外,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劇情簡單易懂的另一個說法,就是太直白了,我希望可以多一點刺激,例如我預期鋼牙與Judam大戰時,Kakashi被Judam吸收,繼而Judam用Kakashi的身體,與鋼牙大戰,最後再和魔龍融合;又或者多一點爾虞我詐,好像是Judam的陰謀計策多一點,Kakashi利用鋼牙等,這些情節都沒有如我預期般出現…

不過,無論本作的優點和缺點如何,這齣作品都為鋼牙的故事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同時,也補完了《魔戒閃騎》中我們對鋼牙和御月薰的故事,為二人也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在這我想總結一下,我認為本作的主題很明確,就是兩個大點︰「思念」和「思想(包括創造力)」。人類的思想是無窮無盡,這個世界之所以精彩無比,全賴所有付出了每一分力的創造者們,運作了他們的力量,創造了過去,也創造了未來。靠著每一個創造的力量,也保護了人類、保護了未來、保護了所有美好的事物,「魔戒劍就是為了保護人類的夢想而製作的」,這,就是創造的力量!至於思念,人類對各種事物,以及人與人之間,都可以有一種思念,這種思念,讓人與人變得緊密起來,亦因為這份思念,才會令人類繼續堅持,不願放棄。我想,這個就是《蒼哭之魔龍》想向觀眾展現的主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