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紅色安魂曲》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牙狼〈GARO〉〜RED REQUIEM〜》
英文名︰《Garo: Red Requiem》
中文譯名︰《牙狼︰紅色安魂曲》
日本公映日期︰2010年10月30日
播放媒體︰電影
片長︰97分鐘

製作團隊

原作、監督︰雨宮慶太
執行出品人︰二宮清隆
聯合出品人︰吉田健太郎
監製︰佐藤滿、夏井佳奈子、比嘉一郎
編劇︰江良至、雨宮慶太
設定︰田口惠
音樂總監︰井上俊次
音效及音樂︰ 栗山善親、寺田志保
特殊服裝︰JAP工房
特殊化妝︰G.a.R.P
視覺效果︰小坂一順
電腦動畫︰迫田憲二
CG導演︰中川茂之
動作指導︰橫山誠
特別協力︰Sansei R&D、AAC STUNTS、CROWD Inc.
技術協力︰OMNIBUS JAPAN Inc.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

概論

自《牙狼》播出後,坊間一直有聲音表示要求製作續集,事隔四年,《牙狼》的直系後續電影《牙狼︰紅色安魂曲》終於登場,掀起《牙狼》熱潮。

作為《牙狼》的後續電影,本作繼續沿用電視版的設定、人物及世界觀,繼續以冴島鋼牙為主角來描述故事。同時,《牙狼︰紅色安魂曲》是首套以3D拍攝製作的電影作品,是《牙狼》系列的新嘗試,同時增加更多的電腦特效,包括光影、色彩、音樂等,讓畫面變得更豐富,色彩更斑爛,光影更分明,而動作特技等繼續《牙狼》的風格,同真實的武打場面來營造刺激緊張的氣氛,希望可以為觀眾帶來視覺上的極大震撼。

本作為第23回東京國際影展(東京国際映画祭)特別招待的上映作品。

故事簡介

一個晚上,一名母親推著小孩逛著,發現被一青年跟蹤著,走到橫巷後又被一中年攔著,「母親」露出了真面目,是一頭素體恐懼獸,而攔著牠的正是魔戒法師。青年的魔戒法師祭出了號龍,但無奈敵人太強大,號龍被打飛。此時一名女魔戒法師趕到,以獨有的步法,召喚出大量的魔界龍幼魚,將恐懼獸消滅。女魔戒法師叫做烈花,年青法師是Shiguto,中年法師則是Shiguto的師父Akaza。

正當Akaza和Shiguto一起抱著嬰兒哄著的時候,一名白袍黑衣持劍的青年緩步走來,向三人說將嬰兒交給他,三人突見嬰兒變異,原來嬰兒都是一頭恐懼獸-七大使徒之一、魔塔恐懼獸Bibiru(ベビル)。眾人馬上將嬰兒丟走,持劍青年與Bibiru相峙,持劍青年舉劍向天召喚鎧甲,金光閃閃得令Akaza等人睜不開眼,當大家定睛一看時,正是傳說中的魔戒騎士-黃金騎士.牙狼。牙狼繼承者冴島鋼牙將Bibiru消滅,其後會合Akaza等人,並向他們表示來這的目的是為了消滅七大使徒,其中鏡之使徒Karma來到了這個城市,烈花得知自己的轄區之下有恐懼獸肆虐,好勝的她決定要先於鋼牙將恐懼獸封印。

另一邊,一男一女不停引誘人們來到一塊鏡子前,說可以實現他們的願望,但最後統統都被吸到鏡子之內吞噬。鏡中的美女正是鏡之使徒Karma,Karma的男手下表示黃金騎士.牙狼已經到著,他們誓要保護Karma大人。而鋼牙亦開始搜索城市,即使他感應到有邪氣,但Zaruba卻表示沒有任何感應,令他大感疑惑。之後,他便要求Akaza等人協助。Akaza拿出了Rubis之魔劍,向鋼牙詳述魔劍的作用,烈花正要取走魔劍時被鋼牙阻止,烈花不忿,執意要將Karma打敗而在道場修練,但被鋼牙輕易撂倒,眾人離開道場後,只留下不忿的烈花在道場怒哮。

鋼牙在街上發現到Karma的手下Shion,但讓她逃脫。鋼牙憑著個人的感應來到了一間名叫「Crime」的酒吧門前,Zaruba表示沒有任何發現,但鋼牙沒有放棄,終發現酒吧的外面有一層結界,致使恐懼獸的魔氣沒有洩露出來。此時烈花亦來到,並表示有人背叛,二人進入酒吧分頭尋找Karma的蹤影,而Shiguto的魔針盤亦出現反應,於是聯同Akaza趕往目的地。在酒吧中,烈花受到Shion的迷惑,差點被騙進魔鏡空間之中,幸得鋼牙趕到,於是和Karma的手下Cruz大戰起來,但因為要顧及人們的安全而處於下風。肆無忌憚的Shion,便和Cruz發動邪術,控制了一些無辜的人去阻止鋼牙及烈花,不過烈花求勝心切,不理鋼牙阻止而出手傷害所有擋著她的人,直到鋼牙將Shion手中的鏡中踢裂、解除邪術,人們才得以離開。此時Cruz露出原型,鋼牙不敵,烈花更是被打著玩…當鋼牙要召喚鎧甲時,竟被Karma將鎧甲攝到鏡子中,令鋼牙大駭。

正當Cruz要將烈花吞食之時,鋼牙奮不顧身將劍插到Cruz的背後,但同時被Cruz用尾刺刺穿左肩。烈花危在旦夕,鋼牙忍痛靠近,將插在Cruz背後的劍拔出,將Cruz的右手斬斷。眼看二人快要被殺之時,突然衝出了多名魔戒騎士及法師,Cruz和Shion見狀便離開。Akaza和Shiguto到達,只見一眾騎士和法術變回符咒,原來是Akaza所使的幻象之術。憤怒的烈花當場指著Shiguto,質問二人是誰背叛,Akaza便承認一切…

受傷的鋼牙回去後受到治理,在夢中再次見到和一名魔戒騎士見面時的情境,憶起身為一名魔戒騎士的責任…此時烈花吹奏著安魂曲,鋼牙甦醒,並向烈花解釋作為一名保護者的責任和使命,烈花明白後不再任性。其後鋼牙去找Akaza,Akaza將一切和盤托出,原來Karma答應讓Akaza再次見到他已逝去的女兒和妻子,Akaza覺悟後便決定要以身贖罪,但被鋼牙說服,要他加入討伐Karma的行列。另一邊,Cruz和Shion將Karma安置在一座大廈之中,Karma將大廈變成了他的空間,而Cruz亦發現烈花的魔界龍幼魚的蹤影,Karma決定來個引蛇出洞,讓鋼牙等人跟著線索,來到大廈中。

眾人得到了線索,便出發到大廈,Shiguto和Akaza安置好所有號龍,並在要道上畫下結界,以防Karma的邪氣溢出。此時,鋼牙和烈花分開了,分別應付Karma製造出來的士兵,Cruz和Shion也加入戰團,鋼牙不敵,而烈花則在苦戰之下,成功將Shion消滅。得知Shion垂死的Cruz,馬上撇下鋼牙,往Shion去了。在擊殺Shion後,烈花獨自面對Karma,此時鋼牙和Cruz都趕到,混戰中烈花將Rubis之魔劍扔到鏡子,成功開啟結界,鋼牙、Cruz和烈花都跳進魔鏡空間中,Akaza和Shiguto遲來一步。

在魔鏡空間中,Karma、Cruz和鋼牙、烈花對峙,Cruz露出原型,鋼牙成功召回牙狼之甲,輕易將Cruz消滅,但Karma力量強大,將鋼牙打飛!並將空間轉移為紅色深淵及現出使徒型態。烈花就掉在柱子上,只得旁觀,在鏡子中看到一切的Akaza,苦思要如何應對,強大的Karma令鋼牙無計可施,只得苦苦支撐。此時,烈花發現Akaza出現在她的面前,並向她遞上笛子,著她吹奏來借助被困在魔鏡空間內的英靈之力,於是烈花便吹起安魂曲。眼看鋼牙被金屬包裹起來、快要沉到地底時,烈花的安魂曲發揮作用,一眾英靈和牙狼突破Karma的封鎖,破金屬球而出,同時攻向Karma。在一眾英靈的身影之中,烈花看到了他的父親,父親也回頭一看,二人相聚不及一會,烈花不捨地看著父親,將力量融合到鋼牙身上,牙狼成功變成龍陣牙狼。鋼牙憑著力量,成功將Karma消滅。

回到現實世界的鋼牙和烈花,才發現Akaza已死。翌日,烈花與鋼牙分別,臨行之時,烈花向鋼牙贈送一條魔界龍幼魚,Zaruba便笑著說,將魚改名作「Kaoru」(薰)。

世界觀︰

採取與《牙狼》相同的世界觀及設定,故事地點仍然是在日本。故事前置為冴島鋼牙正在執行封印七大使徒恐懼獸的任務,並再次來到了一個港灣城市。

專用術語

大部份設定都是沿用《牙狼》的設定,因此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這不詳述。

人物及生物︰

恐懼獸
恐懼獸是只能在黑夜中活動的吃人怪物。恐懼獸可以分為素體和有名(擁有名號)兩種,故事中出現了七大使徒恐懼獸,就是屬於有名一種。(擁)有名(號)的恐懼獸是見於古籍記載,通常都較素體恐懼獸利害,這是因為大部份恐懼獸被斬殺後都只是會回到魔界,只要有機會就會重臨人間,所以出現了有記載的有名恐懼獸,而七大使徒恐懼獸就是降臨在人界的恐懼獸之中,最凶猛的七隻魔獸。七大使徒曾經令無數的魔戒騎士和魔戒法師送命,而本作中出現的最終Boss也是七大使徒恐懼獸之一、魔鏡恐懼獸Karma(カルマ)。

魔界龍幼魚
外型細小,像一條金魚,有著長長的鼻子,生活在魔界的龍的幼體,能夠透過魔導筆對魔界龍幼魚進行召喚,召喚後可以棲息於魔導衣內,亦可以自由出入魔導衣。大量的魔界龍幼魚可以將恐懼獸噬咬至死,好像烈花的必殺技就是召喚大量的魔界龍幼魚來攻擊恐懼獸,恐懼獸抵受不了幼魚們的噬咬而死,不過僅限於素體恐懼獸,又或者是較弱的有名恐懼獸,面對強大的恐懼獸,魔界龍幼魚未必能夠應付。在本作的結尾,烈花召喚了一條幼魚並贈送給鋼牙。

號龍
擁有消滅恐懼獸力量的魔戒獸,可以從口中噴出魔導火球將恐懼獸消滅。全長大約1米,以二足立行,十分靈活,平時可以收納成為一個手提箱的大小,當需要牠出動的時候,魔戒法師便要使用兩頭魔導筆,對號龍進行召喚及控制。從劇中表現看出兩點,一,要駕馭號龍是頗為困難,法師需要高超的魔戒法術或意志力,才能令號龍心悅誠服地受魔戒法師操控;二,號龍擁有「自動駕駛」模式!從Akaza搬出所有號龍出來,並在大廈的各點安放,然後再發動一事來看,號龍不一定要法師的控制,都可以自行發動。

物品︰

鎧甲
基本上與《牙狼》相同,魔戒騎士在穿著鎧甲前後,實力可謂差天共地,從鋼牙在召喚鎧甲前被Crus壓著來打、召喚鎧甲後可以輕易將現形的Cruz斬殺一事可想而知。本作中,魔鏡恐懼獸Karma曾經將鋼牙的鎧甲搶走,並封在魔鏡之內。另外,本作出現了牙狼的新型態-「龍陣牙狼」。

魔戒劍
用來封印恐懼獸的利器。本作中,牙狼劍因為受到英靈們的祝福而出現了新型態-火炎狀的牙狼劍。

鳴札
魔導工具的一種,大約半截手掌大小,由U字型的木製外框,再加上可以旋轉的木製活門組成。只要心中想著某個目標,然後用口向活門吹一口氣,便可以生出魔導火,並游向指定的目標,因此可以用作追蹤、通訊及辨識恐懼獸,另外,鳴札也可以發動符咒。

魔針盤
約手掌般大小的一個圓形魔導工具,可以用來尋找目標及指示方向,作用與指南針或羅盤有點相似,只要在盤上施法,就可以將某些地點的地形圖顯示出來,甚至能夠將由魔法召喚的魔界龍幼魚的記憶都投映出來。

Rubis之魔劍
號稱「惡魔金屬」,其實是以恐懼獸的牙來製成的短劍,擁有打破結界的能力,可以打破魔鏡空間的屏障,讓人們可以進入魔鏡空間,但是只有讓人進入空間的能力而沒有送返人們回人界的力量。

地點︰

魔鏡空間
由魔鏡恐懼獸所製造出來的異空間,也是Karma身處的空間。人們可以用Rubis之魔劍進入空間,不過由於Rubis之魔劍只提供打破魔鏡空間屏障、讓人進入的能力,而沒有足夠的力量將人們送返人界,所以要離開空間就必須將Karma消滅才能離開,許多魔戒騎士和魔戒法師的靈魂都因此而被Karma困在空間之中。

登場人物

冴島鋼牙(小西大樹-現藝名︰小西遼生 飾演,兒時︰澤畠流星 飾演)
最強的魔戒騎士、黃金騎士.牙狼的承繼者。使用單劍,武藝高強。今集中要執行封印七大使徒恐懼獸的任務,並且遇上烈花等人。小時候曾經遇上烈花之父Kengi,並要求他讓自己追隨他封印恐懼獸,不過Kengi拒絕,並以事實告訴鋼牙,現在的鋼牙並沒有足夠的力量去封印恐懼獸。自從這件事後,鋼牙便更加用心地修練,以增加自己的力量。

再次來到遇上Kengi的港灣城市,鋼牙多番調查Karma的事,但在Akaza勾結Karma的情況下無計可施,不過得到烈花的強行「幫助」而令鋼牙終於找出了Karma及其手下的藏身之所,但面對強大的Karma及其手下Cruz,鋼牙多次陷入苦戰,除了被Karma奪去鎧甲之外,更為救烈花而被Cruz重傷。最後憑著烈花吹奏的安魂曲喚醒了被困在Karma鏡內的魔戒騎士英靈們,將力量傳給鋼牙,鋼牙才能將Karma擊敗。

烈花(松山瑪莉 飾演)
女魔戒法師。主觀,好勝心強,不容許其他人看扁她、當她是花瓶,她渴望成為魔戒騎士,但在規條面前她沒有辦法,於是她唯有不停地鍛鍊自己,令自己擁有媲美魔戒騎士的力量及武功。烈花之父是Kengi,烈花自小經常向父親表示長大之後要當一名魔戒騎士,父親亦以她為榮。烈花和父親都懂得吹奏笛子,父女二人經常吹奏安魂曲,該曲可以安撫犧牲了的魔戒騎士及法師們。而在本作中,就是烈花利用由Akaza犧牲自己、進入魔鏡空間而送來的笛子,吹奏了一曲,從而成功喚醒一眾魔戒騎士的英靈,令鋼牙成功將Karma擊敗。

烈花好強的性格,令她多次為了要擊敗恐懼獸而妄顧人們的安危,直至鋼牙為了救她而重傷,並由鋼牙說了一席話,令她終於明白,身為守護者所應該要做的事,她亦立心改正過往的好強、不顧一切的性格。在消滅Karma後,與鋼牙分別,並贈送了一條魔界龍幼魚給鋼牙。

Shiguto(シグト)(倉貫匡弘 飾演)
Akaza的徒兒,魔戒法師,也是負責操控號龍的魔戒法師,擅長使用魔導工具。使用雙頭的魔戒筆,師父Akaza死後便繼承了師父的巨型魔導筆,在Karma消滅後便與號龍搭擋,進行保護人們的任務。

Akaza(アカザ)(齋藤洋介 飾演)
Shiguto的師父,中年魔戒法師,使用巨大的魔導筆,擅長使用結界,是該區的負責人。起初,當知道鋼牙要找尋七大使徒之一的Karma時,表現得十分配合,但隨著鋼牙在調查時發現,Zaruba無法感受到Karma的氣息是因為有結界封閉了Karma的陰我之氣,便懷疑他們之中有內鬼,而這名內鬼,正正就是Akaza。Akaza勾結Karma的原因,主要是他受到了Karma的幻象所影響,希望Karma可以完成自己的心願,再次見到逝去的妻女,於是便聽從Karma的吩咐,以結界將Karma的陰我之氣隱藏。

當鋼牙得知一切原因後,並沒有怪責Akaza,令Akaza更感慚愧內疚,於是Akaza承諾會全力輔助鋼牙封印Karma。在眾人來到了Karma所在之處後便大戰起來,但面對只容許靈魂出入的魔鏡世界,Akaza等人一籌莫展。然而烈花和鋼牙都進入了魔鏡世界,並且陷入苦戰之中,為了解救二人,Akaza便決定犧牲自己,自殺後以靈魂的方式進入魔鏡世界內,向烈花遞上笛子,要烈花吹奏出可以喚醒一眾魔戒騎士們的英靈的鎮魂曲,令鋼牙得以將Karma擊敗。

Kengi(ケンギ)(津田寬治 飾演)
烈花之父,魔戒騎士,於執行消滅Karma的任務時犧牲,靈魂被Karma困在魔鏡世界之內。多年前曾經與還是小時候的鋼牙相遇,當時鋼牙要求跟隨Kengi,但被Kengi拒絕,同時用行動來令鋼牙明白,現在的他仍然未有足夠的能力去消滅恐懼獸。在二人相處期間,Kengi與鋼牙講述為何要成為魔戒騎士,以及魔戒騎士的目的及目標,令鋼牙獲益良多。最後,得到烈花吹奏的安魂曲,令Kengi以英靈的方式、在烈花的面前出現瞬間,二人不及相聚,Kengi便和一眾英靈,集中到鋼牙身上,令牙狼成為龍陣牙狼。

要特別註明兩點,第一,ケンギ的姓名漢字「劍義」並沒有在本作中出現,而是要到《牙狼外傳︰桃幻之笛》中才有此漢字,因此本文不收錄;第二,在本作中,烈花並不知道鋼牙認識Kengi,鋼牙也不知道Kengi與烈花是父女,Kengi更不知道烈花與鋼牙相識…

魔導輪Zaruba(ザルバ)(影山浩宣 配音)
冴島鋼牙的魔導具。十分多言,曾因此而被烈花以法術封口。

Cruz(クルス)(笠原紳司 飾演)
原名是來栖謙一,是一名上了年紀的畫家。他經常為戀人詩音繪畫人像,在詩音死亡(估計是年紀大)後,他執著於要再次見到詩音,而不斷邀請女子來作畫,希望可以再次繪畫詩音出來,但是當他看到面前的女子並不是詩音後便動了殺念。此時Karma在鏡中顯現,表示只要觸摸鏡子就可以實現他的願望,於是來栖謙一便接觸鏡子,他發現自己返老還童,回復到年青的模樣,而剛才被他殺死的女子亦站起來,變成了詩音的模樣,二人相擁。自此之後,來栖謙一便將靈魂賣給Karma,並改名為Cruz,當Karma的手下。

戰力非凡,初時無傷的鋼牙仍可勉強與之打成平手,受傷後的鋼牙更被Cruz壓著來打。當Cruz知道Shion被殺死後大感傷心,在鋼牙面前變回年老的樣子,再變成恐懼獸,最後在Karma面前被奪回鎧甲的鋼牙消滅。

Shion(シオン)(江口美貴 飾演)
是Karma將被Cruz殺死的女子,變成Cruz已死的戀人詩音(詩音化成片假名為シオン,英文為Shion)模樣的幻象。武功高強,平時是她捧著Karma的鏡子。與烈花對打時壓著烈花來打,更成功搶奪了烈花的匕首,但最後卻被烈花以飛刀插中,然後被烈花召喚魔界龍幼魚重擊。Cruz趕到後,Shion在Cruz的懷內消散。

魔鏡使徒Karma(カルマ)(平常形態︰原紗央莉 飾演,使徒形態︰伊吹稟 飾演)
七大使徒之一,平時棲身魔鏡空間之內,以美艷的貴婦示人。Karma在魔鏡空間內可以隨意在鏡與鏡之間移動,從一面鏡子走到另一面鏡子之中,同時擁有控制空間、製造幻覺、製造量產型士兵及奪取他人物品的能力,鋼牙的鎧甲就曾經在召喚的時候被Karma奪取。最後被鋼牙以合眾英靈之力的龍陣牙狼型態消滅。

點評

闊別四年,《牙狼》再次登場。

本作的故事十分簡單,就是鋼牙要封印七大使徒之一的Karma,同時遇上魔戒法師烈花、Shiguto及Akaza,在故事之中,也透露了少許鋼牙小時候所遇到的事。說真的,這個故事顯淺易明,沒有太多的轉折位,換句話說,也沒有太多的令人驚喜的情節,顯得有點沉悶,更大的問題是,本作的文戲不少,許多對白卻十分肉麻,有點拖沓。

演員上除了小西遼生之外都沒有其他熟悉的面孔,所以故事上可以比較進取一點。飾演鋼牙的小西遼生比之前更帥氣,演技上亦有進步;飾演Akaza的老戲骨齋藤洋介交足功課,飾演Shiguto的倉貫匡弘卻頗為無感,而且角色的存在可謂可有可無;至於新加入的魔戒法師烈花,飾演她的松山瑪麗,英氣十足,冷艷感覺表露無遺,外型上絕不比鋼牙遜色,不過,當時芳齡19歲的她,不知道是否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她像29歲,或許是她的外貌較為老態(在《魔戒閃騎》、《魔戒烈傳》及《龍之血》之中就顯得更老氣…唉),而且她的演技有待磨練,說到拳腳動作上嘛…實在是花拳繡腿,還說擁有新體操的履歷…不過她的長腿十分可觀就是鐵一般的事實…嘿嘿…呀…說回正題,飾演Karma的是AV女優原紗央莉,外型合格,但表現頗為幼嫩(到《黃金風暴》時的表現令人驚艷,有極大進步),可能與她的出場時間不多或角色定位有關;另外兩位Karma的手下,笠原紳司的Cruz和江口美貴的Shion,奸人的形象入型入格,奸得令我有點心寒。

講完演員部份,回到本片的最大賣點︰打鬥。本作的主要打鬥場面都是由鋼牙、Cruz、烈花和Shion四人製造出來,而且有不少場面都是由該四名演員親身上陣,小西和笠原的動作場面無容置疑,但松山的表現卻拖累了江口,令二人的對打部份頗為失色,幸好有豐富的特效來搭救。比起《牙狼》,本作的動作場面仍較遜色,或許是《牙狼》中有馬克武藏坐鎮吧,所以本作少了很多跳躍和騰空,幸好,小西的努力令許多場面都頗為精彩,雖不比上馬克武藏,但可以收貨。

最後要說說特技、特效和配樂。音效上比較激昂,少了《牙狼》時期的陰暗,光效上亦較《牙狼》時明亮,色彩更是豐富得多,但CG上卻有點假,尤其是當鋼牙召回鎧甲時,比例不對,有點突兀,幸好全片的CG不是太多,所以這都是可以接受範圍。特技上,有不少場面似乎是為了讓小西耍帥而設,那些場面的而且確是很出色,但反而令電影的節奏被拖慢。

相比起之前的《牙狼》和《白夜之魔獸》,本作稍嫌不足,但仍不失為一齣可觀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