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魔戒之花》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牙狼〈GARO〉-魔戒ノ花-》
英文名︰《Garo: Makai No Hana》/《Garo: The Makai Flower》
中文譯名︰《牙狼︰魔戒之花》
日本播放日期︰2014年4月4日至2014年9月26日
播放媒體︰電視劇
回數︰25回
片頭曲︰「雷牙〜Tusk of thunder〜」
	作曲︰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作詞︰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編曲︰須藤賢一
	主唱︰JAM Project
片尾曲︰「優しさの蕾(Bud of kindness)」(第一至第十二集)
	作曲︰上松範康
	作詞︰飛蘭
	編曲︰Evan Call
	主唱︰飛蘭
片尾曲︰「my memory, your memory」(第十三至第廿四集)
	作曲︰奧井雅美
	作詞︰奧井雅美
	編曲︰寺田志保
	主唱︰JAM Project

製作團隊

原作、總監督︰雨宮慶太
執行製片人︰二宮清隆
聯合製片人︰吉田健太郎
監製︰夏井佳奈子
助理監製︰河波佑介、平田光一
劇本︰田口惠、江良至、藤平久子、梅田壽美子、木田紀生
動作指導︰富田稔
生物設計︰韮澤靖、雨宮慶太、高橋健
特殊造型監督︰竹谷隆之
造型製作︰Zombie Stock、Atelier Orange、Poojja、ACR、GaRP
特技監製︰中川茂之
電腦動畫︰OMNIBUS JAPAN Inc.
音樂總監︰井上俊次
配樂音效︰栗山善親、寺田志保、松尾洋一
攝影︰西岡章
燈光︰吉角莊介
美術設計︰竹内正典
服裝︰松竹衣裳
特殊服裝︰JAP工房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OMNIBUS JAPAN Inc.

概論

以重新出發、重回原點為主軸的作品,是電視上的第四作,也是冴島家的直系故事。相比起前作開展了新的世界觀,本作重回原來《牙狼》的世界觀,並以冴島家為號召,以吸引支持者重投《牙狼》的懷抱。

為了重現《牙狼》系列的賣點,本作在製作上減少使用電腦動畫,取而代之的是以道具服、鋼索及特技來展現利害的動作場面,同時增加演員們素身時的動作場面,以求增加可觀性。動作指導就由過往雨宮慶太的好拍擋橫山誠,改為富田稔擔任,希望有新鮮感。配樂方面就由井上俊次、栗山善親、寺田志保、松尾洋一等人繼續擔崗,以保持過往《牙狼》的水準,主題曲方面依然由牙狼代言人-JAM Project負責。演員方面經過精挑細選,除了老戲骨、雨宮御用演員螢雪次朗繼續登場外,本作邀請了多位重量級人馬坐鎮,藤田玲、佐伯日菜子、哀川翔及吉井怜等,還有AKB48的秋元才加。

故事簡介

講述黃金騎士.牙狼中的最強者、冴島雷牙的故事。

在一間博物館中,一塊出土在博物館中展覽的石板,被不明男子以匕首解封,走出了九頭恐懼獸!另一邊,元老院將一名封在棺材之內的少女喚醒,原本沉睡的少女在收下了命令後,便離開了。石板恐懼獸四處為害,身為最強的魔戒騎士、也被譽為歷來最強的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冴島雷牙便開始了封印石板恐懼獸的任務,同時他收到了番犬所的指示,要與由元老院派來的人型魔導具Mayuri合作,將所有石板恐懼獸封印,以免石板恐懼獸、尤其是石板恐懼獸之首Eilis為禍人間。

起初,Mayuri對於雷牙沒有感覺,只有忠實地執行任務,不過繼承了母親溫柔性格的雷牙,處處對Mayuri展現出關心及愛護,從來沒有將Mayuri當作成魔導具來看,令Mayuri漸漸對作為人而生活感到興趣。這時,另一位魔戒騎士Crow也來到雷瞑館,表示他接到了要協助雷牙的任務,Crow對雷牙由衷地尊重,於是,三人便開始了封印恐懼獸的任務。不過,隨著封印的石板恐懼獸越來越多,Mayuri開始作了多個恐怖的夢,令她感到恐懼,尤其是當她看到魔界獸Barugu的下場後,她擔心自己會是下一個,於是她便開始選擇逃避。

感到Mayuri的不妥,雷牙也感到不安,也對Mayuri增加了關懷,不過此時石板恐懼獸也盯上了Mayuri,多次擾騷Mayuri,終於Mayuri支撐不住而暈倒。此時,魔戒法師中的魔戒醫學權威四道來到,原來他是Mayuri的管理者,他開始解說Mayuri的情況。原來Mayuri在出生前、在母親的肚內時,母親竟被恐懼獸佔據,幸得到母親所餘的母愛影響下,Mayuri才能倖免於難,得以出生,但因為母親的關係而沾染了恐懼獸的邪氣,為免有什麼亂子而被四道以魔導具般養育,並剝奪了Mayuri的感情,令Mayuri沒有一般人的喜怒哀樂,之後便長眠於石棺之中。現在Mayuri的情況,四道不得不出手,但是Mayuri依然有轉化成恐懼獸的風險。雷牙等人知悉後,都十分擔心Mayuri的情況。

後來,雷牙遇上了被稱為「闇之獵人」的女魔戒法師媚空,二人成為好戰友。另一邊,當初解封石板恐懼獸的不明男子,竟然捉走Mayuri,原來該男子就是影之部隊的主管、也是Crow的導師、被稱為「大師」的魔戒騎士毒島英治,他解封石板恐懼獸的原因,只不過為了復活他的戀人、魔戒法師Akari(アカリ),只要將Eilis復活,Eilis便可以扭轉時空,復活Akari,實現毒島的願望。捉走Mayuri,就是為了復活Eilis。為了阻止毒島的陰謀,雷牙和Crow與毒島大戰起來,最後毒島被擊敗。不過,Crow在趕往拯救Mayuri時,為了救她而犧牲自己,讓Eilis佔領自己的身體,之後更與毒島及雷牙打起來。

為了救Crow,雷牙便追著Crow來到了慟哭之湖,成功將Eilis從Crow趕出來,不過Eilis的力量強大,將雷牙等人壓下,然後便開始紮根復活!世界各地都開始出現異象,雷牙毫不放棄,攻入魔戒之花的內部,與Eilis打起來。與此同時,覺悟的毒島與媚空都趕來,阻止Eilis復活。但此時,雷牙被Eilis吸去了鎧甲的使用時限,馬上進入了心滅獸身狀態,被趕出了花的外部,與毒島及Crow對戰起來,而Mayuri更被Eilis捉住了。不過,雷牙在眾人的喚醒下,成功擺脫了心滅獸身的狀態,更成功進化成新的型態-光覺獸身,將Mayuri救下之餘,更成功將Eilis消滅,Mayuri也配合地將最後一頭石板恐懼獸Eilis封印,之後便被雷牙接住降到地面。

雖然石板恐懼獸被封印,但Mayuri已經到達極限,頃刻暈倒。雷牙等人馬上送Mayuri回到雷瞑館,在四道的診斷下,Mayuri必須要被修復,皆因被封在Mayuri體內的邪氣似乎要破體而出,不處理的話Mayuri就會死。四道在講出解決的方法,那就是將Mayuri的思想斬斷,讓她再次沉睡,但醒來之後就會沒有了之前的記憶,雷牙衡量過後便決定進入Mayuri的精神世界,將魔導具消滅。事件之後,Mayuri每日都在沉睡,而其他人也繼續自己的路。雷牙每一天都在等待Mayuri醒來,終於一天,Mayuri也醒來…

世界觀︰

本劇被設定在延續《牙狼》的世界觀,年份並沒有說明,但相信是鋼牙時期的十四至十八年後。主角的背景設定為冴島家的牙狼,劇中並沒有明示過主角與上代牙狼的關係。

專用術語

不少設定及術語都是沿用《牙狼》系列,因此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這不詳述。

人物及生物︰

魔戒騎士
狙擊恐懼獸的人。魔戒騎士除了一般騎士、騎士導師和隸屬元老院的騎士外,還有稱為「影之部隊(影の部隊)」的魔戒騎士,負責執行隱密的任務,影之部隊由毒島英治統率。不過由於在劇中沒有對影之部隊有什麼特別的解釋,也沒有什麼亮麗的表現,因此經常被人忽略。

恐懼獸(ホラー)
從人類的陰我中出現的怪物,以人類為食,不過也有部份恐懼獸會吃掉同類。本作中,有九頭恐懼獸被封印在名為「アディーの石版」的石板上,因此此九頭恐懼獸被總稱為「石板恐懼獸(石版のホラー)」。石板恐懼獸被打倒後,會殘留一小片石板碎片,是本作的恐懼獸的特色。

物品︰

鎧甲
魔戒騎士們的戰鬥裝甲,為騎士們提供了良好的防禦力,並提升騎士們的機動力和攻擊力,然而穿著鎧甲是有99.9秒限制,而且每日召喚的次數亦有限制。如果穿著鎧甲超過時限就會令穿著者失去理性,鎧甲會出現變異,進入「心滅獸身」的狀態。理論上要解除「心滅獸身」狀態的方法就只有攻擊鎧甲腰帶上的紋章(攻擊紋章的設定由本作確認),不過,如果穿著者的良心被喚醒,加之內心足夠強大,就有機會擺脫喪失心智的狀態,繼而令鎧甲再度進化,變成「光覺獸身」的型態。最終回,冴島雷牙的鎧甲被Eilis吸走了使用時限而進入了心滅獸身的狀態,失去理性的他被一個鈴鐺喚醒,加上他的內心強大,令他擺脫了「心滅獸身」,並進化成「光覺獸身」。

地點︰

雷瞑館
新的冴島家,冴島雷牙及管家權座都是居住在內。設施、建築風格和用途與鋼牙時期的相同,而且感覺更為寬廣。

青之番犬所(青の番犬所)
雷牙所隸屬的番犬所。

慟哭之湖(慟哭の湖)
Eilis選擇的開花之地,湖的本身也是一道「門」,因此Eilis可以將門打開讓恐懼獸出來。

組織︰

影之部隊(影の部隊)
應該是由元老院設立的特殊部隊,看劇中表現似乎是執行特別任務的部隊。影之部隊由元老院魔戒院士毒島英治所管轄,不過看到當中有成員都是較為年輕,似乎不像是精英部隊。

儀式、法術、陣法︰

月光儀式(月光の儀)
由影之部隊執行的儀式。主要是由元老院下令、將魔界獸Barugu(バルグ)淨化的儀式,做法是由影之部隊來到Barugu所在的荒井,將魔戒劍刺到Barugu的身上。(另外,Barugu本身是一頭負責封印恐懼獸的魔界獸,不過由於封印過多而超出負荷,因而兇暴化。)

登場人物

冴島雷牙(中山麻聖 飾演,兒時︰高橋楓翔 飾演)
被譽為歷代最強的牙狼繼承者(但從劇中表現看,除了頭幾集外,其餘時間不太像),武藝充滿中國功夫的味道,師承涼邑零。父母在劇中並沒有表明過,只知道母親在雷牙六歲的時候,被扯進了異空間,而父親為了尋找母親而決定進入異空間,劇中未有表現過父母的生死,只有暗示的方式。雷牙繼承了父親的堅毅和強悍,也繼承了母親的溫柔及體貼,所以對所有人的態度也是和藹可親,尤其是對Mayuri,對邪惡的態度亦很堅決。冴島雷牙對Mayuri有一份與別不同的感情,多次與Mayuri共患難,此外與另一位魔戒騎士Crow似乎也有一些「與別不同」的態度。

這代的黃金騎士.牙狼的瞳色是水藍色。

Mayuri(マユリ)(石橋菜津美 飾演)
人型魔導具,某程度上也是一個人。在出生之前,因為母親被恐懼獸佔據,在母體內的她因而沾染了邪氣,幸得四道引產而成功出世,不過就被四道以人型魔導具的方式養育,更剝奪了感覺,因此令她對身邊一切的事物都十分冷淡。雖然沒有感覺,但她對身邊一切事件就產生好奇心,而且有些時候,從本能中她依然懂得表達恐懼、緊張等感覺,而在雷牙的關懷和權座的教導下,她亦開始懂得生活。

身為人型魔導具,體內有一個專門負責裝著封印了恐懼獸的球型容器,為了可以操控這個容器,Mayuri就得將感情消去,這也是為什麼要剝奪她的感覺的主要原因。不過,容器始終會有極限,因此Mayuri的身體會一日比一日差,甚至隨時會變成和Barugu一模一樣的怪物。Mayuri對此感到恐懼,曾經迷失自我,還經常被恐懼獸騷擾,險些成為了恐懼獸,不過得到雷牙等人的幫助,Mayuri也得以回復狀態。後來為了封印Eilis而強行使用容器,結果雖然成功封印Eilis,但身體也到達極限。後來雷牙進入了Mayuri的精神世界,成功將容器消滅,而Mayuri經過多日的沉睡,最終都成功醒來,而且沒有失去記憶。

Crow(クロウ)(水石亞飛夢 飾演)
幻影騎士.吼狼的繼承者,鎧甲可以以犧牲20秒的穿著時限,來換著飛翼,是第一位擁有飛翼長駐型態的魔戒騎士,使用直身日本刀,同時也會以飛鏢作為武器,曾經以飛鏢來點燃魔導火。性格有點輕浮,原本隸屬影之部隊的魔戒騎士,曾受教於毒島英治,後來被指派去協助冴島雷牙,對雷牙心存敬重,不過未見過他獨自完成任務,每一次都有冴島雷牙等人從旁協助…

倉橋權座(倉橋ゴンザ)(螢雪次朗 飾演)
冴島家的管家,經歷大河、鋼牙及雷牙三代。平日是由他打理家中一切細務,以及雷牙的起居飲食,懂得魔戒知識及魔戒醫學。在本作中,由於Mayuri缺乏日常生活的知識,所以權座都有從旁指導。

Jiru(ジイル)(護麻奈 飾演)
青之番犬所的神官,身材姣好,冷靜沉著,有時不苟言笑,有時卻和顏悅色。

媚空(秋元才加 飾演)
別名為「闇之獵人(闇の狩師)」的魔戒法師 (「闇斬師」此名並沒有在本作出現,首次出現的是電影《媚空》),是一位負責將墮落於黑暗的魔戒騎士和魔戒法師斬殺的殺手!為人冷漠,武藝高強,與雷牙尚有一戰之力。在追查墮落的魔戒騎士期間遇上了冴島雷牙,並說明自己的來歷,憑著與雷牙的合作,成功將墮落黑暗的魔戒騎士斬殺,事後雷牙等人得知,被斬殺的魔戒騎士原來是媚空的親弟弟。後來在雷牙與Eilis大戰時曾經出手相助,封印Eilis後便踏上修行之路。

毒島英治(毒島エイジ)(哀川翔 飾演)
邪骨騎士.義流的繼承者,直屬元老師的魔戒騎士,也是影之部隊的指揮官,也是一名導師,曾經指導過Crow,被弟子們稱呼為「大師」。實力高強,並且懂得法術,與雷牙對打能夠佔上上風,更輕易壓下自己的學生Crow。

事件的元兇,但不是最終魔頭,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復活Eilis的後果到底有多嚴重,他一心只為復活自己的愛人而將石版解封,妄顧一切後果。後來更聽從Eilis,擄走Mayuri來令Eilis復活,及後被冴島雷牙擊敗,終於覺悟,於是便和雷牙等人合力,阻止Eilis復活。事件之後便為自己的愛人立下墓牌。

Akari(吉井怜 飾演)
毒島英治的戀人,是一名魔戒法師。曾經與兒時的冴島雷牙相遇,並贈送他一枚鈴鐺,雷牙還約定修行完畢會回來探望她。不過後來因病而逝世,她的死,令毒島大感悲傷,毒島為了復活她而不顧一切。雖然她是石板恐懼獸事件的主因,但她贈送給雷牙的鈴鐺,成為了雷牙擊敗Eilis關鍵,以及所有人共同的回憶。

涼邑零(藤田玲 飾演)
銀牙騎士.絕狼的繼承者,使用雙劍,武藝與鋼牙不相上下。與雷牙之父是好朋友,被雷牙之父委託如果未能盡教導的責任,零便要擔起教導雷牙的責任。

魔導輪Zaruba(ザルバ)(影山浩宣 配音)
冴島家相傳的指環型魔導具。

魔導具Olva(オルヴァ)(大關英里 配音)
Crow的魔導具。少女的口吻,帶點佻皮,以胸口扣的方式登場。

Eilis(エイリス)(黑木桃子 飾演)
擁有「彌賽亞之淚」之稱的恐懼獸,也是石板恐懼獸中,最強及最後的怪物,擁有可以逆轉時空、改變空間的能力,也是造成雷牙的母親失蹤的元兇。開花前已經能夠將自己的種子種在恐懼獸身上,至開花之後,能夠製造門、將人間和魔界連接起來。起初,Eilis還未開花前,是以一株透明的胚胎種子現身,後來在慟哭之湖開花,在空間與雷牙大戰,更成功吸走牙狼鎧甲的穿著時限而令雷牙進入心滅獸身狀態,後來被進化成光覺獸身的雷牙擊敗,再被Mayuri封印。

點評

本作再次回歸到鋼牙的世界。不過,本作雖然是冴島家的延續,但很明顯可以看出,雨宮特意將本作和前幾作保持一定距離,留白的做法是許多日本劇集的習慣,好處是讓我們有更大的想像空間,缺點就是太過虛無而變得混亂,爭執也隨之而來。

本作的故事表面上是講述冴島雷牙斬殺石板恐懼獸的故事,實際上是講述雷牙和Mayuri相處的故事,皆因石板恐懼獸在本作中,只不過是推動故事發展的一個麥高芬。然而故事的主線不甚吸引,劇情發展十分沉悶,沒有高低起伏,平淡無奇,沒有驚喜,連一點驚嚇都沒有…(莫非這就是婚姻的縮影?)更奇怪的是,片尾中出現Mayuri努力學習如何生活,我覺得這一點才是故事的精彩之處,可惜是在尾幕時出現而不是故事中段發生。雖然故事的發展不甚理想,但有兩個場景依然可觀,第一,當Mayuri得知身為魔導具的下場後,內心出現困惑;第二,雷牙與Mayuri相處的時光,令人充滿暇想…不,是幻想…Nonono…是奇想!恨不得二人從此在一起(所以才會有製作劇場版的機會。)!不過雷牙和Crow的相處時光,基情四射,也令人充滿暇想!(驚)

水石亞飛夢飾演的Crow,毫無存在感,演技生硬,又帶點娘娘腔,而且每一次任務都無法獨立完成,真令我懷疑他到底是如何當上魔戒騎士?飾演Mayuri的石橋菜津美,外型是差了一點,我覺得可以找一位更漂亮的女優來飾演,例如同劇的前AV女優坂口美穗乃(坂口みほの,現名桜めい)呢,護麻奈都挺好…嘻嘻…呀…(回神)…其實石橋菜津美的表現不俗,而且她的氣質和Mayuri很貼近,成功地將Mayuri那種不近人情、冷漠、同時又會保護自己的感覺表現出來。哀川翔所飾演的毒島戲份不多,但為復活愛人的那份執著和不顧一切,表現得不錯,至少令人覺得,他為愛情可以犧牲一切。秋元才加英氣十足,外貌顯得老成的她,很神奇地完完全全切入到角色之中,將媚空那一份冷和狠盡顯出來,或者這個角色,根本就是為她而設。

演員們的演技尚算合格,不過最令我感到失望的卻是角色的造型上,我覺得這簡直是嚴重失誤!男主角雷牙的樣貌沒什麼問題,選角上找他也是不過不失,問題就是出現在他的髮型上!到底是他得罪了髮型師,還是雷牙的形象就是那樣?當初看到他的髮型時,我目定口呆!女主角Mayuri,我只有一個字給她-醜!原本已經不夠漂亮的她,其實可以靠著造型來為她爭回不少分數,但現在她的造型讓整個人都顯得肥矮短,這是造型師的刻意安排嗎?男配角Crow的髮型又是十分失敗,或許是我看不慣日本人那種所謂的「潮」吧?即使服裝上依然保持水準,但角色的造型卻令我覺得無法接受。

接著便來到了《牙狼》系列的最大賣點-打鬥。本作的打鬥場面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虎頭蛇尾。的確,起初的幾集,在動作上真的回到《牙狼》的水準,中山麻聖的「劍鞘流」技巧揮舞得十分出色,幾下踢腿、飛跳,都盡顯功架,但之後便無以為繼…雖然在故事後段的兩三集有回勇的表現,但無法彌補中段的失誤,完全失去原有的水準,差不多到了《照亮黑暗的人》的水平,之間的落差實在太大。至於動作場面,一改前兩作常用CG的習慣,重回道具服的懷抱,跳躍翻騰都是由替身穿著重甸甸的道具服來完成,雖然沒有CG那一份輕快感,卻多了一份實在感,只不過素身翻騰的場面依然很少,這我就有點失望。

整體來說,本作的主線頗為沉悶,像愛情文藝片多於一齣特攝動作片,動作又虎頭蛇尾,閉起眼後很容易令人忘記本作到底發生過什麼事,如此看來,實在很難令人滿意。

不解之謎

冴島雷牙的父母到底是誰?
相信很多人都十分在意,到底雷牙的父親和母親,是否就是鋼牙和薰。很可惜,本劇由始至終,都沒有明示過雷牙的父母到底是誰,不過,我們仍然可以從各種蛛絲馬跡中,找出許多暗示。第一,管家權座︰設定之中,權座被設定為侍候過冴島家三代,頭兩代很明顯,就是大河和鋼牙,而第三代,就是本作中的雷牙,難道雷牙是鋼牙的侄兒嗎?但故事中並沒有說過鋼牙有兄弟,所以說雷牙和鋼牙就只有直系關係(除非大河有兄弟…);第二,涼邑零︰涼邑零是受到雷牙的父親所托,特來指導雷牙,那麼,到底冴島家中,除了鋼牙外,還有誰和零的關係密切呢?第三,配音︰為雷牙的父母配音的配音員,正正就是小西遼生和肘井美佳,二人也就是鋼牙和薰的扮演者,雨宮慶太的用意可謂十分明顯;第四,影象︰雖然由頭到尾,雷牙的父母都沒有出現,但如果有細心留意的話,就可以從第十五集中找到一些端倪,第十五集中曾經出現過雷牙父母的身影,從衣著和外形上可以看出,那二人根本就是鋼牙和薰,尤其是在父親向雷牙道別時,可以看到父親的魔導衣的左胸前,掛著幾串守護符,那不就是四十萬渡送給鋼牙的守護符嗎?所以我的結論是,雷牙的父親,根本就是鋼牙和薰。(那權座會是幾多歲?)

鎧甲使用時限到底是多少?
繼在《魔戒閃騎》中出現此問題後,在本劇中再次出現。第廿三集中,雷牙穿著鎧甲,與毒島戰鬥,雙方都打足超過三分鐘!那為什麼二人都不進入「心滅獸身」的狀態?我特別為二人的打鬥時間計了一次時,因為有剪接,所以計時方法是,從開始召喚鎧甲的畫面計起,直到二人打到停手、解除鎧甲為止,並減去其他沒有二人出現的畫面,將所有的時間加起來(一共是兩段,7:05至8:11,8:50至10:54)。我計算過,足足有190秒,比99.9秒還要多出差不多一倍!由於他們不是身處於魔界,也不是結界,所以理論上不應該沒有時間限制。有人或會認為,二人決鬥期間,都有對話,那些便不應該計算在內,但別忘記,二人的對話,都是發生在穿著鎧甲的期間,即是時限之內的事情呀!那到底是製作群的疏忽,還是時限這設定被刻意淡化?雖然時限上超過些許是無可厚非,但超過那麼多,那就有點突兀了。

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