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照亮黑暗的人》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牙狼〈GARO〉〜闇を照らす者〜》
英文名︰《Garo:  The One Who Shines In The Darkness》(《Garo:  Yami o Terasu Mono》)
中文譯名︰《牙狼︰照亮黑暗的人》
日本播放日期︰2013年4月5日至2013年9月20日
播放媒體︰電視劇
回數︰25回(最終回乃回憶錄)
片頭曲︰「一触即発 〜Trigger of Crisis〜」
	作曲︰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作詞︰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編曲︰栗山善親、寺田志保
	主唱︰JAM Project
片尾曲︰「So Long」(第一至第十二集、第二十二集)
	作曲︰鳥山雄司
	作詞︰大友康平
	主唱︰大友康平
片尾曲︰「PLATONIC」(第十三至第二十一集、第二十三集)
	作曲︰奧井雅美
	作詞︰奧井雅美
	編曲︰栗山善親、寺田志保
	主唱︰JAM Project feat. 奧井雅美

製作團隊

原作︰雨宮慶太
總監督︰橫山誠
執行製片人︰二宮清隆
出品人/監製︰林洋輔
助理製作人︰吉田健太郎
劇本統籌︰江良至
編劇︰江良至、藤平久子、田口惠、梅田壽美子、橫山誠
武術指導︰橫山誠、小池達朗、Namihei Koshige(橫山和博)、富田稔
視覺效果/電腦動畫︰OMNIBUS JAPAN Inc.
音樂總監︰井上俊次
音效及配樂︰栗山善親、寺田志保、松尾洋一
監督︰橫山誠、金田龍、下田章仁、阿部滿良、梅津芳臣
第二組導演︰坂本浩一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
特別鳴謝︰Sansei R&D

概論

經過《牙狼︰魔戒閃騎》的成功後,《牙狼》系列受到了注目,製作團隊便著手製作新的節目。由於《牙狼︰蒼哭之魔龍》是冴島鋼牙的最後之旅,是故團隊便以全新的世界及主人公來作為新節目的主線,一改過往的世界觀,嘗試以冴島鋼牙以外的人來敘述牙狼的故事。他們起用首次演出電視劇的栗山航來擔當男主角道外流牙,同時以南里希美擔當女主角,以俊男美女來擔當大旗。

本劇的總監督不是由雨宮慶太擔當,而是由雨宮慶太的好朋友、也是好幫手的橫山誠來擔當,是第一次出現不是由雨宮作為總監督的作品,本作亦是首次將劇中所有魔戒騎士及恐懼獸的造型以全3D電腦動畫來表示,取代傳統的道具服,避免了過往需要演員在演出前參與動作特訓,節省了時間。本作中也比前作增加了更多的女性祼露鏡頭,其中更有由AV女優周防雪子親身上陣的全祼動作場面,意識比過往的作品更為大膽、更為進取。在故事描寫上,著重更多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及描述,以增加更多的新鮮感。

故事簡介

故事圍繞著牙狼的繼承者,道外流牙展開。

在一個獨立的國度上,道外流牙來到了這個家族城市Volcity。城市被一個家族金城家所統治,召喚他來到Volcity的,是流牙以前的老師-符禮法師,與符禮一同出現的,還有天弓騎士.牙射的繼承人楠神哀空吏和炎刃騎士.漸的繼承者蛇崩猛龍,而符禮法師的徒弟、美女魔戒法師莉杏也在符禮的指示下開始行動。符禮表示,城市正在一個水深火熱之中,一股邪惡勢力正在蔓延,但流牙拒絕協助,並獨自離開。

後來道外流牙遇上了SG-1隊長燕邦,二人不打不相識,成為了亦敵亦友的關係。與此同時,莉杏和燕邦在酒吧中,一同出手教訓了搗亂酒吧的流氓而成為好朋友。之後,流牙在斬殺恐懼獸時,發現出現了異種,這些異種被牙狼劍所斬時,會發出強烈的衝擊波,令自己十分痛苦,同時也憶起了亡母。事後符禮表示,這些恐懼獸不同過往,是魔導恐懼獸,是被製造出來的恐懼獸,在符禮的勸說下,流牙願意調查城市內的失蹤事件及邪惡勢力。期間遇到了未婚妻被害的風見泰人,以及聲稱家人被怪物吃掉的金城滔星。三人打算聯手調查魔導恐懼獸,但風見泰人被Rivera吃掉,只餘下滔星和流牙二人繼續追查。

在追查期間,蛇崩猛龍遇上了令他改變想法的少女洲崎類,一見傾心。但可惜洲崎一家都被魔導恐懼獸所捉,幸得猛龍所救,並由符禮替他們消去了這段來到Volcity的記憶,以為洲崎一家可以逃離魔掌,但偏偏被一名神秘男子施計所阻,令洲崎一家除類之外,都被捉走並製作成靈魂藥劑。洲崎類得到符禮的安排來到了花店工作,所有過去的記憶都被消去,猛龍為了類,決心要打倒邪惡。

眾人靠著金城滔星給予的幫助,終於遇上了神秘男子,原來神秘男子就是金城憲水的私人秘書尊士,也是一名魔導恐懼獸,實力強大得壓著三人來打。眾人以為,尊士既然是憲水的秘書,幕後黑手就一定是金城憲水,直到金城滔星露出了真面目。憲水在符禮等人前講述所有滔星的陰謀,原來魔導恐懼獸是由滔星製造,所有事情都是他搞鬼。此時,滔星下令尊士等人將父親一家吞噬。

眾人追趕滔星,滔星帶著尊士、Rivera和燕邦,引眾人來到魔戒城市遺址,雙方發生激烈交戰,結果莉杏被捉,流牙雙眼被廢,猛龍右手因被Zedom之種刺中而自行斬斷,而符禮則成功救走了一名少女。回到基地,符禮替少女回復原貌,原來少女是流牙的母親波奏,是滔星等人將之捉走,要她為滔星產生更多Zedom之種。波奏亦利用她的命運,來替流牙治好眼傷,但從此失明。

由於當年滔星的陰謀,Zedom的封印也越來越弱。面對Zedom解封在即,眾人決定勇敢面對,但滔星等人阻撓,雙方再次大戰,結果燕邦、Rivera及尊士先後陣亡,牙狼亦成功找回光芒,不過波奏在感受到牙狼的溫暖後,要流牙親手將她斬殺,流牙忍痛下手。面對Zedom的威脅,眾人束手無策。符禮決定以身犯險,進行Zedom的空間內封印Zedom,但被Zedom殺死。符禮死前留下魔導筆,給予了眾人消滅Zedom的契機。幾經辛苦,眾人終成功消滅Zedom。靠著莉杏的法術,城市亦回復平靜,所有人都忘記了怪物這回事。

流牙和莉杏來到了滔星的餐廳,原來滔星已被恐懼獸佔領了身體,結果被消滅,所有事情都歸於平淡。楠神和猛龍便獨自修行,莉杏便和流牙一同上路。猛龍在離開之前,再次找到洲崎類,但因為莉杏的法術,洲崎類已經忘記了猛龍是誰,猛龍只得獨自悲傷離去。

世界觀︰

以全新的世界觀來描述故事,並非繼承自《牙狼》的世界。故事發生在一個虛構的城市-Volcity中,亦沒有元老院和番犬所等組織登場。

專用術語

基本採用與《牙狼》相同的設定,所以部份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此不再詳述。

人物及生物︰

魔戒騎士
以狩獵潛伏在黑夜中的恐懼獸、保衛人類為己任的戰士,基本上設定是取自於《牙狼》。不過,本作中的魔戒騎士似乎只會按照個人意願行動,而不受轄於元老院或番犬所,而且在片中,也未有見過番犬所等管理魔戒騎士的組織(只有在第一回提及過,但沒有出現過)。

魔戒法師
負責支援魔戒騎士狩獵恐懼獸的人,是擁有豐富法術、符咒、醫學等知識的人。本作中,高級的魔戒法師擁有較大的權力,似乎取代了番犬所及神官的位置,符禮法師擁有管轄騎士們的權力,在Volcity中,他就是負責人。

恐懼獸(ホラー)
在晚上出現並捕食人類的惡魔。恐懼獸可以分為素體及有名兩種,素體恐懼獸即是量產型,多數恐懼獸在進佔人身之前都是素體,只有少數有名恐懼獸在未佔據人身之前就已經很有名(毆),至於有名恐懼獸是指早已有古書記載的恐懼獸,實力通常比素體恐懼獸高強得多,能力也大得多,例如前兩作的彌賽亞、七大使徒等,而今集之中,就有一個名叫「Zedom(ゼドム)」的恐懼獸。而恐懼獸本身的能力是可以透過儀式、頌揚來加強,在劇中看出,用恐懼獸的鱗片來演奏(估計如果有用恐懼獸作素材來製造的樂器,應該會有同樣效果),是可以增強恐懼獸的能力。

魔導恐懼獸(魔導ホラー)
是指一種被已沾血的Zedom之種潛生在人體內,並將人轉化成恐懼獸的魔物,他們之所以會出現,完全是因為被人將成熟Zedom之種刺進他們的體內。魔導恐懼獸與恐懼獸大有不同,雖然同樣是以人為食,但他們沒有恐懼獸應有的陰我,亦無法被現時已知的方法來探測其存在,包括使用魔導火、羅盤、魔導輪等,只有陣法才能確定他們的身份。普通的魔戒武器無法傷害他們,即使箭射、劍斬、刀劈,都難以傷害他們分毫,而且他們能夠從自己肉體上抽出任何皮肉,來實現化為武器,與普通恐懼獸的武器完全不同(多數是憑空實現或連結在身上)。他們能夠在日間活動,平日以正常人的身份活動,不會露出任何蛛絲馬跡,甚至還可以壓得下自己一時的食慾,和講求本能為先的恐懼獸有所分別。另外,雖然平常已知的方法無法探測他們,但符禮借助了Rivera的舌頭,製造了一台魔導恐懼獸探測儀,所以還是有方法探測到他們的存在。

魔導恐懼獸的外型和一般的恐懼獸不同,有的面相較為接近人類,頭上的角多數是繞額彎角,尾巴亦較恐懼獸短得多,身體亦較為流線型。而魔導恐懼獸在被牙狼劍砍中的時候,會發出強烈的金色光芒、高頻音波及衝擊波,這種衝擊波會令失去光芒的牙狼鎧甲短暫回復金黃色,但也會令穿著者產生強烈的痛楚,還能令穿著者回想已遺忘的過往,原因是製造魔導恐懼獸的Zedom之種是產自波奏,而波奏將古之歌能回復牙狼光芒的力量暗藏在內。雖然魔導恐懼獸會聽命於第一個利用沾了血的Zedom之種刺他們的人,但由於Zedom之種始終是Zedom的一部份,所以魔導恐懼獸依然會聽從Zedom的吩咐。(第廿三集)

他們有時雖然能夠壓下吃人的欲望,但終歸都是吃人的怪物,所以他們無法避免本能的需求;與此同時,他們又會聽命於用Zedom之種刺中他們的人(即製造他們的主人)的命令,完全身不由己,造成了他們悲慘的命運。他們的內心深處是想擺脫這種被人及食慾操控的怪物生活,就像燕邦,她根本就不想吃人,也不想聽別人的命令,只想自己活得快樂。故按莉杏的說法,他們既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魔戒獸
泛指所有利用魔戒力量,將獸型恐懼獸封印在容器之中,可供人們驅使的類生物,與魔導具/魔導輪等類似,只是他們的核心是獸類恐懼獸,沒有如魔導具等般的高等智慧。本作中出現過兩隻魔戒獸,外貌相同,只是顏色不一樣。不同的魔戒獸會有不同的能力,如前作的號龍、魔導馬等,而本作中出現的魔戒獸,是符禮法師的羅號,外型就像犬隻,能夠直接吞噬恐懼獸,平時會隱藏於他的斗篷之內,必要時便會召喚牠。

物品︰

鎧甲
魔戒騎士的戰鬥裝甲,所有鎧甲外觀,都有著狼的造型,穿著時限同樣為99.9秒,在結界及魔戒城市中依然沒有限制,而本作中首次出現左右不平衡設計的鎧甲-天弓騎士.牙射。鎧甲通常是以魔戒劍舉於頭上畫圓召喚,不過每位騎士的畫圓方式各有不同,動作因人而異,如蛇崩猛龍劃圓方式是轉身畫地而成(當時我在想,要是沒有地,那他不就是無法召喚鎧甲?於是過幾集就出現了在空中轉身畫圓的畫面…),但因為這樣,導致本作中出現的魔戒騎士,他們的畫圓方式都被限制了,必須按照一定的方式來召喚鎧甲(牙射的鎧甲就一定要左右兩邊…而且在半空中,還在上升,那召喚陣是不是會留在原地嗎?看看《牙狼》中鋼牙被打離召喚陣的情況吧)。另外,本作中同樣可以局部召喚鎧甲。

魔戒武器
用來消滅恐懼獸的利器。本作中首次出現魔戒弓及魔戒箭,以及青龍刀狀的魔戒刀。除了牙狼劍之外,其他的魔戒武器對魔導恐懼獸起不了大作用,例如被刀劈中,都只不過是出現了小面積的傷害,被箭射中也能一瞬間復原。

魔導槍
理論上可歸類為魔戒武器的一種,但由於不清楚此武器用什麼來製造,所以另開新段,如果是用靈魂金屬製造的話,很大可能莉杏會無法拿起,只知道子彈是用鑽石來製造。外觀是一把左輪手槍,可以射出帶有力量的子彈,可以用來消滅恐懼獸,也可以用於打破結界及射穿空間。恐懼獸身中數槍便會被消滅,但對魔導恐懼獸卻起不了大作用,只能用來拖延時間。另外,如果將魔導槍和魔導筆或符咒一同使用的話,子彈的威力便會大大增強。

魔導火
魔界之火,可以附在鎧甲、武器、魔導工具上,亦可用於儀式之中。魔導火的顏色基本上是綠色,而精英騎士們的魔導火則各具顏色。平時魔導火會放置在火機中,而今作中,魔導火機有新形狀,蛇崩猛龍的火機是一隻戒指。

魔導筆
魔導工具的一種,毛筆狀,是魔戒法師的主要武器。魔導筆是可以隱藏或轉換不同的型態,就像符禮法師的魔導筆,可以變成一條鞭子。

魔導恐懼獸探測器
用於探測魔導恐懼獸的工具。由於魔導火及魔導輪都無法探測出魔導恐懼獸,因此符禮等人便需要找尋另一種方法來找出魔導恐懼獸。於是流牙等人便利用Rivera被斬斷下來的舌頭來製造出魔導恐懼獸探測器。此探測器只要在懷疑的目標面前轉動一下,魔導恐懼獸便會被偵測出來。不過由於此探測器是利用Rivera的舌頭來製造,和Rivera互有感應,因此符禮等人的基地被Rivera找到。

魔導輪
是魔導工具的一種,擁有自我意識。不過在本作中,只有一個魔導輪出現,而且蛇崩猛龍還對著魔導輪Zaruba表示,「這個年代還有魔導輪?」,由此可以推論,魔導輪/魔導具可能已經所餘無幾,成為了稀有品。

靈魂金屬
正式名稱為「魂鋼」(符禮解說),是用來製造魔戒武器及工具的材料。設定上和《牙狼》有所不同,雖然恐懼獸一樣是無法拿起,但普通人卻能拿起,而且,魂鋼是利用Zedom之種來製造的,同時有可以變型的能力,劇中出現過由符禮利用靈魂金屬製造的假手給蛇崩猛龍,假手被注滿力量,同時可以按猛龍所想,因應情況來變成不同型態來使用。

魔導水
用來抵禦Zedom的火的魔法之水,僅提供少量的防禦能力。

Zedom之種
擁有與魂鋼同等力量的種子,也是魂鋼的原材料。取自於Zedom的身體,是恐懼獸Zedom身體的一部份。原本,Zedom之種是Zedom打算種在恐懼獸身上,令恐懼獸轉化成魔導恐懼獸並聽命於他,後來Zedom被封印,種子便被魔戒法師們利用來作為魂鋼。後來,因為金城滔星的陰謀,令Zedom之種在魔戒法師們進行Zedom儀式時發生意外而落到滔星手上,並用在人身上。

Zedom之種未成熟時只是一顆合桃般大小的種子,在埋進被選中的魔戒法師的身體後,就會在法師的體內寄生成長,經過一段時間後便會成熟,成熟時便會從手掌心排出,成熟的Zedom是一支啡黃色、海馬狀,有兩頭尖刺的種子,被埋了種子的魔戒法師,身體必須承受極大的痛楚,直至種子成熟被排出為止。成熟的Zedom之種可以作為魂鋼,讓魔戒法師和魔戒騎士擁有與恐懼獸相同的力量,但每次只能少量放入,如果被大量寄生而誕下成熟種子的人,身體因被感染而逐漸轉變為魔導恐懼獸,記憶也會隨之衰減,身體也會開始返老還童。

成熟種子的尖刺分有兩頭(我用海馬作譬喻),海馬頭為短邊,海馬尾為長邊,短邊要先刺中製造者的手指,以示自己是這支Zedom之種的主人,再將長邊刺在目標之上,刺中後,Zedom之種就會開始盤根,同時被刺中的目標會開始轉變為魔導恐懼獸。如果想解救的話,就得在Zedom之種完全盤根在人體之前,將已盤根的地方斬斷,但像燕邦,Zedom之種刺中的地方是口腔的這種情況,要解救她就必須將她的頭切下,變相即是殺死她,所以要解救他們還得看Zedom之種所刺的位置。

靈魂藥劑
是指一種由魔導恐懼獸製造的便攜式藥劑。他們將擄拐回來的人,將他們的靈魂抽出,然後再製作成藥劑,被抽出靈魂的人,肉體上已經死亡,但靈魂卻依然存在,並且在痛苦之中,無法解脫,直至被吞噬為止。藥劑是供魔導恐懼獸隨身攜帶食用,食用之後,身上的傷痕會馬上復原。原本會進行量產,幸被流牙等人破壞了製造工場,同時將那些被製造成藥劑的靈魂,以弔唁之火超渡。劇中並沒有出現正式名稱,名字是我根據劇中的表現而起。

法術、技巧、陣法

弔唁之火
一種超渡亡者的法術。先將亡者放置在已經設置好的陣壇中,然後由魔戒騎士召喚出魔導火,再由魔戒騎士將魔導火點燃陣壇,這樣,亡者就會得到解脫。於第十三集中,流牙、猛龍、楠神及莉杏將搶奪回來的靈魂膠囊,以弔唁之火超渡。三人召喚魔導火,並將火焰傳到楠神的箭上,一箭射向祭壇,令所有被製成藥劑的靈魂都得以解脫。

古之歌
擁有淨化恐懼獸能力、提升魂鋼威力的魔戒之歌,也是用來加強封印Zedom的安魂曲。此歌在Volcity中透過在城市大街小巷都有豎立的女神像廣播,而且每天定時定候都能聽到此歌,此歌由波奏唱頌(Hyena欺騙流牙才會說此歌由知名歌劇唱家Sofia演唱),目的是為了令牙狼的鎧甲增加黃金之光,但同時有機會令魔導恐懼獸得到加成,Zaruba認為波奏的做法是一場豪賭。

地點︰

Volcity
一個建基於火山上面的城市,同時也是一座家族式的獨立國家。Volcity由金城家所操控,從水電、住屋、工作、出入等人民的衣食住行,都是由金城家負責安排,人民無須為住屋、上學、就業等各方面操心,城市中的許多福利、設施都是免費使用,稅率極低,所以Volcity是許多人心目中的夢想國度,因此有大量人民不斷湧向Volcity,不過要住進Volcity是有嚴格的規定,而大部份多居住在此的居民,或多或少都和金城家有關係。此外,城市的治安全部由金城家掌管SG-1所負責。至於大部份的商業活動,都是由金城家壟斷,尤其是大型企業,從作品中並沒有發現任何政府組織,也是由金城家壟斷,因此Volcity又被稱為「金城城市」。

另外,Volcity是建基於魔戒城市遺址的上面,因而被金城滔星利用。

組織︰

SG-1
全稱是「Security Guardian One」,SG-1是Volcity的武裝部隊,主要維持城市的保安,擁有逮捕任何人的權利。不過,Volcity是金城家的家族城市,因此SG-1實際上是替金城家工作,是金城家的專用軍團。部隊的配備精良,擁有一拳可打穿牆、但打不死人的拳彈(フィストボム,Fistbomb)、用來電暈敵人但偏偏電不暈對方的電棍、絕對憑良心出發的善良之槍波動槍(波動銃,Shock Wave Gun)…雖然SG-1是金城家的私人士兵,但他們的工作卻一點都不馬虎,為維持市內治安不遺餘力,甚至會自行修正錯誤。

登場人物

道外流牙(栗山航 飾演,兒時︰大橋律 飾演)
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性格輕率大膽,著重情感,容易輕信人言,擁有可以透過將物體去聆聽物品主人的心聲或殘留在物品上的記憶的能力。在符禮法師的教導之下,流牙最終能夠從石中抽出牙狼劍,成功繼承了牙狼,但因為符禮要他親手斬殺陪伴自己多年的魔導獸而對符禮反感,不過最終和好。

流牙在Volcity中,多番追查魔導恐懼獸的事,曾經得到戰友風見泰人,與SG-1的隊長燕邦不打不相識,亦被金城滔星出賣過而被弄瞎,靠著波奏的犧牲而取回光明。最終成功抽出幕後黑手金城滔星、找回黃金騎士.牙狼的光芒,及在符禮的犧牲下,成功消滅了Zedom。

莉杏 (南里美希 飾演,兒時︰甲斐惠美利 飾演)
魔戒法師,是符禮的徒弟。與流牙等人共同進退,可以利用法術來瞬間換裝,多次以這招來作間諜。後來被金城滔星等人捉去,要她取代波奏,作為Zedom之種的母體,以生產更多Zedom之種,幸得流牙等人解救。事件之後,與流牙離開Volcity,一同踏上冒險之旅。

蛇崩猛龍(池田純矢 飾演)
炎刃騎士.漸的繼承者。一頭染成金色的頭髮,戴著單邊耳環,性格不羈風流,大情大性,大開大合,和流牙比較契合。好色的他只需要女人,和多名女性有著親密的關係,也因為這種好色的性格,曾令他陷入危機之中,險些被恐懼獸吃掉。直到他遇到洲崎類。

他對洲崎類一見鍾情,此後他收起了好色的性格,但因為莉杏的法術,令二人的感情無疾而終。在第一次追捕滔星時,為救流牙而用右手,將插向流牙的Zedom之種擋下,為免自己變成恐懼獸而將手斬斷,後來得到符禮用魂鋼製造的義肢。最終於眾人成功合力將Zedom消滅。在事情之後,猛龍便離開了城市。

楠神哀空吏(青木玄德 飾演)
天弓騎士.牙射的繼承者。出身自魔戒騎士名門楠神家,背負著楠神家的重名。冷靜理性,曾經佈下天羅地網狙殺恐懼獸,擅長射擊但不善近身。初次與流牙見面,便認為衝動的流牙不是一個合格的魔戒騎士,所以初期對流牙極為反感,與流牙可謂是兩個反面。多次與流牙、猛龍出生入死,經過多次戰鬥,符禮終將代表楠神家的家徽交給楠神。在符禮的犧牲下,楠神才發現到Zedom的弱點,並一擊即中,使得眾人最終成功將Zedom打倒。消滅Zedom後便獨自離開修行。

符禮(大友康平 飾演)
擅長製作各式各樣魔導具的魔戒法師,也是道外流牙的教導者。因為波奏被捉,符禮擔當起養育流牙的責任,訓練他成為一位出色的魔戒騎士。符禮不苟言笑,對流牙亦十分嚴厲,令流牙十分反感,而且最後,他還要流牙親手斬殺相伴已久的魔戒獸,令流牙十分痛恨符禮。在流牙離開之後,符禮便收到指令而來到Volcity,同時亦有兩位魔戒騎士,楠神哀空吏和蛇崩猛龍同樣來到Volcity。為了解救Volcity,符禮便送出指令書給流牙,著他來到Volcity。經過一輪的調查及戰鬥後,金城滔星的陰謀及Zedom的計劃也開始顯露,符禮為了對付Zedom,而決定單人匹馬進行Zedom的內部,打算和Zedom進行談判,結果被Zedom殺死。死前留下了魔導筆,暗藏了Zedom的弱點,讓楠神可以攻擊Zedom的弱點。

洲崎類(前田希美 飾演)
洲崎一家的長女。父親早亡,與母親、弟弟及祖母相依為命,一家得知Volcity是天堂便移居到此,期間遇上蛇崩猛龍。類認為成為Volcity的居民理應開心,但她有不祥的預感,結果成真。洲崎一家被魔導恐懼獸誘到一座住宅中,打算加害時,幸得道外流牙和猛龍二人殺至,將他們救出。後來符禮便用法術將他們的這段記憶消去,洲崎一家以為申請失敗而失望地離開城市,但離開的時候卻在路上遇上了尊士,尊士用計把他們誘回城市,類大感異常。就在尊士下手的時候,類便跳下車,受了重傷,母親、弟弟和祖母被捉去製作靈魂藥劑。得符禮之助,類的所有記憶都被消去,還被安排到花店工作。正當一切平安無事時,發生了魔導恐懼獸事件,令類得知猛龍的身份,並許下會等待他的承諾。不過在事件之後,莉杏施法令類再次忘記過去,自此與猛龍成為了陌路人。

波奏(橫山惠 飾演,少女狀態︰白本彩奈 飾演)
道外流牙的母親,魔戒法師,也是符禮的戰友。十五年前,波奏與符禮、莉杏的父親莉峽和沙莉四人進行Zedom儀式,但因為金城滔星,尊士成為了魔導恐懼獸並吃掉沙莉、殺掉莉峽,符禮逃過一劫,波奏也因被Zedom埋下大量的Zedom之種而被尊士及滔星帶走。由於波奏被埋下了許多Zedom之種,滔星便利用這些種子來製造魔導恐懼獸。後來被符禮救出,與流牙等人重聚,並獻出了雙眼給流牙回復光明。因長年被Zedom之種寄生,身體開始出現了異變,最終會變成恐懼獸。在流牙成功取回了牙狼的光芒、親身感受牙狼鎧甲所帶來的溫暖後,著流牙將自己斬殺,最後流牙只好忍痛,親手將母親殺死。

風見泰人(古山憲太郎 飾演)
電視台前記者,因為女朋友被怪物(那頭怪物是Rivera)吞噬而決心查出怪物的真身。與流牙聯絡,打算合力找出怪物,但因為滔星的詭計而令他葬身於Rivera的口中。

魔導輪Zaruba(ザルバ)(影山浩宣 配音)
魔導輪,起初並沒有和流牙訂下契約,直到確認流牙終於成長後才決定訂立契約。

金城憲水(北見敏之 飾演)
金城家的當家,也是金城企業的創始人,Volcity的成功也是他所開創的。不過自從他的兒子金城滔星製造了魔導恐懼獸出來之後,形勢大為改變。被滔星安排了尊士在其身邊,名義上是他的秘書,實際上是監視及軟禁著自己,再加上他的精神狀態大不如前,大部份金城家的指令都是由兒子滔星透過尊士傳達給他,再由他發佈,因此他變成了傀儡。後來全家都被燕邦和Rivera所吃,自己亦被尊士吃掉。

金城滔星(津田寬治 飾演,少年︰松岡廣大 飾演)
製造魔導恐懼獸的幕後黑手。金城家的人,是金城憲水的兒子,排行第四,母親因為被金城憲水強姦而誕下了滔星。因為與母親被放逐而作出許多反社會活動,同時在經營一間牛扒屋。母親是魔戒法師家族一員,因破壞了規則而被放逐。亦因如此,滔星才會認識到魔戒知識,開始鑽研起恐懼獸來,並找到了Zedom之種的秘密。

他極度憎恨金城家的所有人,包括其父親,同時他埋怨他的母親只顧花天酒地而不顧他的感受,直至他利用恐懼獸,親眼看著自己的母親被恐懼獸吞噬並霸佔其肉身。此後他為了得到更強大的力量,便開始尋找Zedom之種,來製造出可供他差遣的士兵。他跟蹤波奏等人來到了Zedom的封印口,製造混亂,並偷偷拿走了成熟的Zedom之種。他假裝受了傷而需要幫助,尊士上前扶他一把,卻被他用Zedom之種插在尊士左腿上,令尊士成為了魔導恐懼獸,接著便與尊士捉走波奏離開。在他製造了數位魔導恐懼獸、包括利用迷藥迷暈燕邦並將Zedom之種插在她的口中之後,便盯上了道外流牙,打算將他變成自己的手下,於是便假意接近。他扮作自己的家人被恐懼獸吞噬了而要追查恐懼獸,表面上是提供情報,實際上是打探對方的虛實。當完成收集情報之後,便引誘道外流牙等人墮入陷阱,當快要成功將Zedom插到流牙身上時,猛龍以右手一阻,令滔星的計謀失敗。但他成功捉住了莉杏,打算利用她來生產更多Zedom之種。

當滔星正要準備召喚種子之時,流牙等人救走了莉杏,但不幸地弄開了Zedom的封印,貪生怕死的滔星便與尊士逃走,但尊士為騎士們所殺,沒有了保鑣的滔星,被恐懼獸佔領了身體。在Zedom被消滅之後,滔星扮作失憶,但被莉杏和流牙看穿,並被消滅。

尊士(倉田保昭 飾演)
原本是一名魔戒騎士,與符禮、波奏是舊識。當初是為魔戒法師們作護法,但因為金城滔星的陰謀,令尊士成為了魔導恐懼獸。平日以金城憲水秘書的身份,伴在憲水的左右,事無大小都由尊士打理,然而事實上,是金城滔星特意安排尊士在自己父親身邊的一枚計時炸彈,皆因尊士只聽命於金城滔星。武藝高強,曾以一人之力,力壓三位魔戒騎士,更能以魔導恐懼獸的身份拿起了魔戒劍。之後聽從滔星的吩咐,聯同燕邦及Rivera,將金城一家全部吃掉,並跟著滔星來到魔戒城市,作為滔星的保鑣。最後在一輪大戰之後,被流牙一劍殺死,牙狼亦成功取回最後遺失的光芒。尊士死後,他的屍體被Zedom利用,成為了Zedom的身體。

燕邦(佐藤寬子 飾演)
SG-1的隊長,因為金城滔星的陰謀而成為了魔導恐懼獸。在變成魔導恐懼獸之前,與莉杏是惺惺相惜的好朋友,當時二人有流氓在酒吧搗亂而同時出手教訓了流氓,因而相識。身材姣好,但她並不希望其他人只覺得她是一個花瓶而積極鍛練自己,所以體術及武術都比男性隊員優勝得多,甚至與道外流牙不相上下,也因此當上了SG-1的隊長,高強的能力及領導力,令她得到了全體SG-1的成員的敬重。她有一個同在SG-1服役的男友吉富,不過吉富後來被已經變成了魔導恐懼獸的燕邦所吞食。

燕邦因為要調查金城滔星而藉機接近滔星,更誤以為滔星與流牙一樣,正在追查怪物,然而滔星邀請燕邦來到他的牛扒屋後將之迷暈,並用Zedom之種插到她的口中,令燕邦成為魔導恐懼獸。燕邦成為了魔導恐懼獸後,完全聽命於滔星,就連她和莉杏的情誼都忘記,忘記了所有原則和理想。當莉杏得知燕邦成為了敵人之後,大感痛心。經過多次交鋒,燕邦最終在流牙和莉杏合力之下被斬殺。在她被斬殺之後,莉杏利用法術假扮她,並出現在猛龍、楠神、Rivera及SG-1的戰鬥之間,莉杏以燕邦的身份,將Rivera的真身呈現人前,拆穿了Rivera的正義女神假面具,令SG-1認清真正的敵人,同時,假裝被Rivera殺死,好讓燕邦可以帶著尊嚴、以人類的身份死去。事後,流牙從燕邦的頸鏈中,聽出燕邦的內心,她不想繼續害人、想繼續維護正義的心聲。

Rivera(リベラ)(井村空美 飾演)
新聞報道員,也是Volcity人所共知的正義女神,在市民之間擁有極高人氣,每一天的新聞報道都是由她主持。實際上,她是聽命於金城滔星的魔導恐懼獸,也是吞食同僚風見泰人及其未婚妻的兇手,十分享受成為魔導恐懼獸的快感(成為恐懼獸後,基本上的自我意識都被吞噬,因此是否享受此快感實有商榷)。在流牙等人的計策下,在電視直播上看著她親手開槍「殺死」流牙,舌頭被斬斷,並被符禮用來製造探測器。不出數日,被滔星用計還Rivera清白。之後收到命令,和燕邦、尊士等人把金城一家吃掉,然後再大戰魔戒騎士們。經過多次交鋒,被莉杏用計,令Rivera在SG-1眾人面對露出了真面目。最後,Rivera透過和舌頭的感應而找出符禮的基地,但被趕到的流牙等人,合力將她消滅。

Zedom(ゼドム)(大竹誠 飾演)
有「殺戮的將軍」之稱的恐懼獸,所有魔導恐懼獸都是源自於他。古時曾經分出自己身體的一部份,化成Zedom之種,將恐懼獸製造成魔導恐懼獸,後來身體被魔戒騎士斬斷,分成幾份,被魔戒法師用結界封印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而他的頭部,就被封印在Volcity之中。

封印著Zedom的封印越來越弱,加上滔星誤丟一顆Zedom之種到封印之中,令Zedom開始醒覺。後來流牙等人來到魔戒城市遺址內,與Zedom決戰,最後,被楠神哀空吏憑著已死的符禮法師留下的魔導筆所暗藏的指示,被一擊射中弱點,然後再被發出金色光芒的三位魔戒騎士,合力解決。

點評

作為電視的第三作,未播出本作時讓人期待,新世界、新設定、新嘗試,都已經令人覺得興奮。不過,這些興奮之情,隨著劇集播出後,逐漸消退。

故事主線不甚清晰,鋪排上有些不自然,浪費多條伏線,而且進程有點倉促,加上部份演員的演技不夠熟練,尤其是栗山航,令人失望。另外,本作使用了3D動畫來代替騎士們變身後的動作,但出來的效果不甚理想,對戰時的動作顯得有點生硬。至於真人武打場面方面,或許是因為演員們無須接前演前的動作訓練,致令到許多動作場面十分遜色,三位騎士武打起來有點娘娘腔的感覺,而栗山航的表現,和南里美希不相伯仲的差,唯獨是高手倉田保昭,寶刀未老,實在令人驚喜。

雖然劇情有點粗疏,設定有點突兀,動作有點難看,但對人性的刻劃就令人驚喜,頗為細緻,情感情節編排不錯,是本作的另一亮點。道外流牙的性格,輕佻衝動,重情重義,都能從劇集中了解得到;燕邦的內心痛苦掙扎,也刻劃得不錯;蛇崩猛龍和洲崎類的感情無疾而終,令人惋惜。這些描寫,令人深受感動,但僅此而已。

縱觀上述的缺點,令本作的評價不是很高。如果要我為本作評分,《牙狼︰照亮黑暗的人》大概只有50分。

不解之謎

本作與之前的作品是平行世界,沒有關聯,皆因如此,本作實在有太多謎團…太多,暫時不說…

為何黃金騎士.牙狼的鎧甲會失去光芒?為何在消滅了所有魔導恐懼獸後又能找回光芒?
且不說失去光芒,先從回復光芒說起。符禮說過,之所以將魔導恐懼獸消滅後便能回復牙狼的光輝,是因為波奏的古之歌的作用。波奏將古之歌的力量暗藏在Zedom之種內,所以流牙每一次斬擊魔導恐懼獸時,都會短暫地回復光芒。但到底光芒消失了後要怎樣才能尋回光輝?用歌頌方法就可以回復光輝?如果是這麼簡單,那叫任何一位魔戒法師歌頌一下就可以了,用得著勞師動眾?所以當中一定有特別的原因,只要我們解開,牙狼是因何故失去光芒及尋找光芒的方法的謎團,一切就會清楚明白。

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