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魔戒閃騎》

基本資料

日文原名︰《牙狼〈GARO〉〜MAKAISENKI〜》
英文名︰《Garo: Makaisenki》
中文譯名︰《牙狼︰魔戒閃騎》
日本播放日期︰2011年10月6日至2012年3月22日
播放媒體︰電視劇
回數︰24回,另加1回總篇集
片頭曲︰「我が名は牙狼」
	作曲︰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Ricardo Cruz
	作詞︰影山浩宣(影山ヒロノブ)
	編曲︰須藤賢一
	主唱︰JAM Project
片尾曲︰「Predestination」(第一至第十二集)
	作曲︰奧井雅美
	作詞︰奧井雅美
	主唱︰JAM Project feat. 奧井雅美
片尾曲︰「PROMISE〜Without you〜」(第十三至第二十三集)
	作曲︰奧井雅美
	作詞︰奧井雅美
	編曲︰須藤賢一
	主唱︰JAM Project feat. 奧井雅美

製作團隊

原作、總監督︰雨宮慶太
執行製片人︰二宮清隆
出品人/監製︰沖元良、夏井佳奈子、比嘉一郎
編劇︰江良至、井上敏樹、小林靖子、藤平久子、小林雄次、田口惠、橫山誠、雨宮慶太
設定︰田口惠
武術指導︰橫山誠(AAC STUNTS)、大橋明
汽車特技︰武士車隊
視覺效果︰OMNIBUS JAPAN Inc.
音樂總監︰井上俊次
音效及配樂︰栗山善親、寺田志保
監督︰雨宮慶太、橫山誠、金田龍、小坂一順
製作公司︰東北新社、OMNIBUS JAPAN Inc.

概論

自《牙狼》後,闊別觀眾六年的電視作品。

作為《牙狼》的直系續集,本作延續《牙狼》的世界觀,並繼續圍繞冴島鋼牙及其身邊人進行描寫,與此同時,加深描寫冴島鋼牙的成長歷程,從而讓人更能深入了解黃金騎士的成長經過,以及了解更多關於魔戒騎士、魔戒法師及相關設定,為整個系列作出了設定上的定格。在風格上,繼續原有的風格來進行製作,從拍攝、設定,到演員風格及劇情編排,都貫徹上作的特色,繼續以詭異、怪奇和黑暗的獨特風格,以求營造出劇集獨有的迫力。

另外,上作中的真實武打場面和精彩的特技鏡頭,今作繼續推陳出新,在龐大的資金預算下,劇組使用大量的鋼索、跳躍及汽車特技,以及加進更多先進的電腦特技和更多新設定及元素,務求製造更多精彩的畫面,將這些畫面呈現給觀眾眼前。

故事簡介

繼續講述最強的魔戒騎士,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冴島鋼牙的故事。

多次成功斬殺恐懼獸,尤其在將七大使徒恐懼獸封印之後,黃金騎士.牙狼終於被提拔為元老院的魔戒騎士。然而,鋼牙在一次任務完成後,被一名紅色幪面男偷襲,隔空在他的胸口上打上會削減壽命的破滅刻印。而為了不讓薰擔心,鋼牙決定不告訴她,並抽多點時間陪伴她。薰雖不知道箇中因由,但她都決定全力支持鋼牙,不讓鋼牙替自己操心。

雖然被打上烙印,但鋼牙依然執行任務。他與由元老院指派的號龍的發明者、魔戒法師布道里奧搭檔,二人合作無間。而隨著不少魔戒騎士身上都被刻上了刻印,鋼牙認為幪面男是針對魔戒騎士而來。幪面男擁有高超的劍術及利害的法術,幾次交手都無法將之打倒。此時,出現了墮落魔戒騎士攻擊同伴的事件,而山刀翼正進行追捕,但翼也身中刻印,被墮落騎士壓著來打,幸得鋼牙及時出現。鋼牙發現,墮落騎士正是自己的恩師-四十萬渡。於是鋼牙便決定將四十萬渡回復清醒,在翼和里奧的幫助下,鋼牙達成目的。據四十萬渡說是幪面男攻擊他,當時在他身上刻的是會令人墮落黑暗的刻印,因而迷失了自我。此時渡與鋼牙憑著魔導衣上的守護符而相認,回家後,鋼牙亦將自己過往受教於四十萬渡時的事,告訴給Zaruba和薰知曉。

之後,里奧瞞著鋼牙等人,和薰告別。而鋼牙和零,二人聯手調查一宗魔戒騎士被殺的事件,正好追蹤到幪面男。二人打倒大批號龍人,再合戰幪面男,幪面男更召喚出巨大號龍Migeru,結果鋼牙和零成功將巨大號龍Migeru打破,更乘勢將幪面男的面具打掉,二人見到的,正是里奧的臉,之後幪面男便逃去。元老院下令將里奧捉拿歸案,但鋼牙認為仍然有很多疑點。剛巧,鋼牙在協助魔戒法師烈花追殺恐懼獸時,不幸被薰知悉刻印的事,薰大為傷心。

幪面男之後將自己的想法公諸於世,並召集所有魔戒法師加入。此時,元老院魔戒法師Latus決定與幪面男合作,於是他偷了靈獸的皮,並趕去與幪面男會合,鋼牙便追捕Latus。當在幪面男與Latus會面後,發現Latus的想法與自己有分別,於是將Latus殺死,並奪去魔導列車的鎖匙。此時鋼牙亦追蹤而至,與幪面男大戰起來。就在鋼牙和幪面男正酣戰時,里奧突然出現,揮劍阻止幪面男,鋼牙大為驚訝!更令他驚訝的,是里奧竟然召喚鎧甲,變身為閃光騎士.狼怒!而在幪面男離去之後,里奧向鋼牙和零,將整件事和盤托出。

原來幪面男的真名是布道西格瑪,是里奧的孖生大哥,也是上一代閃光騎士.狼怒的兒子。父親因年老而需要找承繼人,雖然西格瑪在武功和法術上都比里奧強,但父親最終選擇了里奧作繼承人。落選的西格瑪大感失望,因而離去。里奧質問父親,父親指力量不是唯一成為魔戒騎士的條件,最重要是有成為保護者的心,於是里奧便繼承了閃光騎士。在西格瑪離去後,里奧獨力研發號龍,同時,魔戒法師Mio也出發去尋找西格瑪。就在號龍成功發明的晚上,西格瑪出現在里奧面前,表示自己正在研究可以破壞魔界之門的超魔號龍Idea。於是西格瑪與Mio一同去尋找可以驅動超魔號龍Idea的力量,他看上了恐懼獸戲阿音。但Mio卻因為西格瑪違背了作為保護者的原則而決定阻止西格瑪,並通知里奧。Mio打算消滅沉睡中的戲阿音時,西格瑪卻痛下殺手。里奧在Mio死後,便與大哥分道揚鑣。

鋼牙等人明白後便決定阻止西格瑪。但此時西格瑪用計,引所有的魔戒騎士齊集元老院並用結界封住,好讓他可以一次過消滅所有騎士,同時將戲阿音及Idea運上魔戒列車,往真魔界進發。幸得鋼牙及時破壞了列車,並解除了封印,但自己就被西格瑪捉住,並被吸到戲阿音的體內,西格瑪亦繼續前往真魔界。得里奧的通知,零和里奧二人前往拯救鋼牙,期間遇上遇上權座、烈花,而邪美和薰亦先後出現,烈花認為只有薰才能救出鋼牙,所以大家都前往救援。當大家到達真魔界入口時,大批號龍人出現,幸得四十萬渡出現,助眾人一臂之力,而薰在邪美、烈花護送下,成功救出鋼牙。零等人早已進行真魔界,鋼牙亦進入真魔界,此時Idea已到達真魔界,並展現完整型態,一砲便消滅了大批恐懼獸,令零等人大吃一驚。

在零、里奧等人和西格瑪對峙的時候,戲阿音將西格瑪吸進體內。原來戲阿音是想利用西格瑪所製造的Idea佔領人間界,並乘機消滅魔戒騎士。於是他馬上將Idea同化,並製造出門,將大批恐懼獸傳送到人間,零等人奮力阻止,但數量太多,幸鋼牙騎著轟天而至,將門破壞。而到了人間的恐懼獸,被一眾魔戒法師合力消滅,並同時施法,阻止戲阿音帶著已被同化的Idea進入人界,不過只能阻得一時。與此同時,山刀翼與一眾魔戒騎士也殺至真魔界,里奧亦想出以光矢流星消滅戲阿音,於是他便通知在人間的邪美,要與一眾魔戒法師合力,使出光矢流星。在眾人合力使用光矢流星下,Idea終被消滅,餘下頭部的戲阿音,亦被鋼牙用薰的畫筆,以光矢流星消滅。

鋼牙在得到元老院的加許、以及眾人的祝福儀式後便回到家中,發現西格瑪脅持著薰。原來西格瑪在光矢流星打來之前逃了出來,於是鋼牙便與西格瑪打起來,最終,鋼牙實踐了當年在修練場,向西格瑪許下的承諾-「如果有誰墮落黑暗,便要親手將之斬殺」。西格瑪臨死前,才明白當年與自己一起受訓的白就是鋼牙。在鋼牙斬殺西格瑪後,鋼牙卻告訴薰一個殘酷的事實,就是他要前往約束之約,實踐他和Gajari的交易,鋼牙說罷便消失於金光之中。薰雖然傷心,但她決定等待鋼牙回來。

在鋼牙離開之後,各人繼續自己的生活︰Shiguto和零繼續狩獵恐懼獸,烈花便跟著邪美踏上修行之路,翼和渡就當上導師、訓練魔戒騎士,而薰就繼續自己的畫家事業,並等待鋼牙的回來。一日,薰坐在廣場中,從鏡子倒影看到金光閃閃,於是回頭,御月不知見到何人,便感動地笑了。(此一幕必須接上電影版《蒼哭之魔龍》,因為電影的結尾,便是鋼牙重臨並再會御月的場面。)

世界觀︰

接續《牙狼》的世界觀,時間線亦來到了6年後,即2011年的日本。世界上仍然是充滿陰我及邪惡,而恐懼獸繼續在邪惡中誕生,侵害人類,而保護人類免於受害的,就是魔戒騎士的職責。

專用術語

採用與《牙狼》相同的世界觀及設定,因此部份已經敘述過的術語,在此不詳述。

人物及生物︰

魔戒騎士
以狩獵潛伏在黑夜中的恐懼獸、保衛人類為己任的戰士。基本上設定和上集一樣,只是今集明顯地分為精英騎士和一般騎士(我稱之為量產型騎士),擁有稱號的騎士,都是魔戒騎士中的精英,而黃金騎士.牙狼就是魔戒騎士中最強的騎士,可以說是魔戒騎士中的領袖,至於其他沒有稱號的騎士,他們都是魔戒騎士。另外,魔戒騎士的力量是源自於恐懼獸(第十九集中說明)。

魔戒法師
魔戒法師的力量和魔戒騎士一樣,都是源自於恐懼獸(第十九集中說明)。劇中曾透露,自古是由魔戒法師負責狩獵恐懼獸,直至到魔戒騎士的出現,魔戒法師便開始轉為支援的形式,但其中原因不明。從劇中表現可以推論,法師有不同的分類,例如有些法師主力研究,有些則主力戰鬥等,因此,雖然魔戒法師主責是支援,故仍然有不少戰力上不俗、甚至媲美魔戒騎士的魔戒法師,例如邪美和烈花。此外,魔戒法師也有級數之分,例如元老院的魔戒法師就有高人一等的感覺,他們的身邊都有侍從,高級魔戒法師Latus(ラテス)更是處處看不起鋼牙。值得一提的是,女性魔戒法師,她們的武術主要是腿術,因此有部份法師會採取露腿的裝束,如烈花及邪美。

恐懼獸(ホラー)
在晚上出現並捕食人類的惡魔。恐懼獸的始祖被消滅後,恐懼獸的數量依然沒有減少,因為恐懼獸始終是生自於人類的魔性,所以魔戒騎士和魔戒法師的工作依然持續著。恐懼獸可以透過不同的媒介進行轉移,例如在街燈之間移動。另外,有些妖獸是相對於恐懼獸來說是一種特別的存在,例如在第十一集中出現的Zaji(ザジ)並不是恐懼獸,而是集合了被封印的恐懼獸的怨念、借助實物而形成,是超越時空的存在的惡念,它是為了打倒牙狼而存在,本身並無其他目的。另外,恐懼獸在佔據人們的肉體後,會完全佔據了該人的所有情感、思想、性格及行動,但也有例外,只要該人的意志極為強大,擁有不死的執念的話,恐懼獸不但無法操控該人,還會被壓下去,好像是豬狩重藏,因為他擁有要與強者分出勝負的執念,就連恐懼獸都無法佔領他的意志,反而為他所用。

魔導馬
魔戒騎士的座騎,今集中除了出現黃金騎士.牙狼的轟天和銀牙騎士.絕狼的銀牙(本作明言)外,還出現了白夜騎士.打無的魔導馬-疾風(劇中並未提及名字)。

號龍
於《紅色安魂曲》中首次出現,由魔戒法師布道里奧發明,擁有消滅恐懼獸的力量,是可用於狩獵恐懼獸的魔戒獸(劇中並未出現魔戒獸的稱呼)。而自號龍被發明之後,令許多魔戒法師都可以配搭號龍,一同狩獵恐懼獸,不過僅能面對較弱小的恐懼獸(第二集說明)。從《紅色安魂曲》及本作中可以看出,操控號龍是有一定的難度,需要有熟練的技巧,包括魔法操控力、意志力及指揮力,而且此一「神」獸更隨時因為沾染人血而暴走。另外,號龍有不同種類,例如號龍人(分有號龍人.隱和號龍人.漸)、鐵騎(人面鳥身的巨大號龍)、Migeru(リグル,可載人之超巨大號龍)等,而最巨大的號龍,是由西格瑪主導製造的Idea(イデア)。

靈獸
生於魔界的生物,劇中的靈獸,擁有白色的皮毛、一對主翼和三對副翼、一堆角(呀?)、一條龍尾,以及麒麟的外型。靈獸十分稀有,是被保護動物,所以禁止捕獵,同時被一隻名為Origs的凶獸所保護。由於稀有,要見到靈獸真身是很困難的,需要一系列的儀式,包括行經靈獸必經的獸道,獸道可能很長…而且連行走的方式都有特定要求…里奧說如果能夠見到靈獸的話,會得到祝福,於是御月薰便跟著里奧去尋找靈獸的蹤跡。里奧還說,如果能夠用魔導筆沾上靈獸的身體,魔導筆便會充滿力量!至於靈獸的皮毛,可以用於儀式之中,因而引來西格瑪的搶奪。

魔界龍幼魚
外型細小,像一條金魚,有著長長的鼻子,在《紅色安魂曲》中首次出現。本作中,一共出現過兩條(烈花的必殺技不算)。第一條是《紅色安魂曲》中由烈花贈予鋼牙,Zaruba將之改名為「薰」,但後來被布道西格瑪一手捏死;第二條同樣由烈花於本作中所贈,並存活到最終,甚至來到電影版《蒼哭之魔龍》。魔界龍平常會在魔導衣內棲息,亦可以自由出入魔導衣。而鋼牙所擁有的魔界龍「薰」,平時會替鋼牙作偵查和探路的任務,在第二集中,更是由「薰」帶領御月薰離開危險的現場。至於成長後的魔界龍是怎樣的樣子,在劇中並沒有出現。

物品︰

鎧甲
魔戒騎士的戰鬥裝甲。鎧甲通常是以魔戒劍舉於頭上畫圓召喚,不過因應各個場合有不同的召喚方式,如向前、向下等,也可以局部召喚,此外,因應魔戒騎士的風格,畫圓方式亦各有不同,動作也因人而異,如四十萬渡畫圓是繞身而畫(不過也就是只有他,其他人都是舉劍過頭)。所有鎧甲外觀,都有著狼的造型,不過,只有精英騎士的整體外觀才有特別的造型,至於(量產型)一般的魔戒騎士鎧甲大多都是青銅色、黃銅色或古銅色,而且造型可謂完全一樣,也沒有什麼裝飾配搭。穿著時限同樣為99.9秒,在魔界中依然沒有限制,不過這一設定在本作中被淡化。

魔戒武器
和上集一樣,魔戒武器大多是以劍型出現,是故多數被稱為「魔戒劍」,諸如大部份「量產型」(笑)魔戒騎士,都是使用「魔戒劍」(形狀更與牙狼劍相同),由是魔戒劍亦成為了魔戒武器的代名詞。不過自《牙狼︰白夜之魔獸》中出現了魔戒槍後,魔戒武器便開始出現其他款式,例如今集出現的雷鳴騎士.破狼所使用的柳葉刀狀魔戒刀,以及閃光騎士.狼怒所使用的彎刀單刃型魔戒劍。而魔戒武器,有些人會將之隱藏,以魔導筆的方式出現,例如里奧的魔戒劍和西格瑪的魔戒劍,但相信是雙修型的人才會這樣做。至於劍的名稱,劇中的大多數武器都沒有表露過,大部份名稱都只不過是設定集或官方設定而已,唯獨鋼牙所使用的劍「牙狼劍」是例外(《牙狼》中已有該名稱)。

魔導火
魔界之火,可以附在鎧甲、武器、魔導工具上,亦可用於儀式及治療之中。魔導火的顏色基本上是綠色,而精英騎士們的魔導火則各具顏色。

魔導筆
魔導工具的一種,毛筆狀,筆桿是用魔戒樹樹幹製造,毛則是取自靈獸。由於魔導筆是魔戒法師的主要武器,對魔戒法師尤為重要,所以每個法師都有自己專用的魔導筆,他們的魔導筆都帶有強烈的個人風格,例如Latus(ラテス)所使用的是兩筆頭魔導筆,在《紅色安魂曲》和今作中登場的Shiguto(シグト),便繼承了師父(《紅色安魂曲》劇情)的巨型魔導筆;有的魔戒法師擁有多支魔導筆,里奧便擁有至少四支以上的魔導筆。和魔戒劍一樣,魔導筆都可以借給其他人使用,不過法力增幅或加成是否依然存在,這是一個謎(不過,有沒有加成這種設定都是一個謎…)。

魔導工具
用於魔導法術中的工具的統稱,包括羅盤、響鈴、箱子、探測器等,劇中的名稱為「魔導具」,但為了不與具有自我意識的「魔導具」混淆而我特意改稱為「魔導工具」。劇中並沒有說明那些才是魔導工具,不過觀乎里奧的箱子裏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工具,相信都是一些魔導工具。而具有自我意識的魔導輪及魔導具,例如Zaruba、Silva等,都是魔導工具的一種。

魔導輪/魔導具
是魔導工具的一種,擁有自我意識,除了以指環、吊墜或手環的形式登場外,還有其他形式,例如雷鳴騎士.破狼的魔導具是一面鏡子。魔導具具有感應能力,可以感應恐懼獸、邪氣、氣場等,以及有遙距溝通的能力,例如在第七集中,Zaruba感應到元老院送來指令而無須親眼見到指令書,估計是元老院直接向Zaruba發訊…與此同時,魔導具之間也可以作遙距溝通。而在魔導具之上,有更高級別的大魔導輪Gajari,他的存在可謂是主人級別,Zaruba等魔導具都十分害怕。根據本作中觀察所得,「量產型」魔戒騎士並沒有配上魔導具,推論是只有精英級別的魔戒騎士才會擁有一個魔導輪/魔導具。另外,從本作中魔導輪Zaruba淨化修理一事看出,魔導輪/魔導具會因為使用時間過長而出現過熱、甚至爆裂,為此必須定時淨化修理。

靈魂金屬
用以製造魔戒武器的材料。通常一般人和恐懼獸都無法拿起,只有經過訓練的人才能舉起,至於要如何舉起靈魂金屬,則需要有心靈上的鍛鍊,才能將靈魂金屬揮灑自如,重時有如大山,輕時則如羽毛。至於劇中出現魔戒石此名稱,是否就是靈魂金屬,則無法分辨。

魔導列車
可以抵達真魔界的列車。平時列車可以載人到指定地方,列車的鎖匙由元老院魔戒法師Latus所保管。之後Latus被西格瑪殺死,鎖匙被奪去,西格瑪便利用魔導列車,進行啟動破滅刻印的儀式,並且企圖進入真魔界。

魔戒樹
生於魔界的樹,擁有自我意識。雖然與恐懼獸是不同的,但本身擁有魔力及魔性,有些同樣會以人類為食,是故魔戒騎士見之亦會當成恐懼獸,將之消滅(第六集)。
守護符
是四十萬渡贈予鋼牙等四人的信物,四十萬渡也憑此信物而認得鋼牙曾受教於其手下。此信物於上作《牙狼》中早已出現,但當時劇中並沒有說明用途及來歷。直到本作中,守護符的來歷才有說明。起初,鋼牙與西格瑪及另外兩位少年,一同到修練場,接受魔戒騎士的訓練,而他們的導師就是四十萬渡。經過數日的訓練,鋼牙等四人已經成功通過四十萬渡給予的各種考驗,於是四十萬渡便贈予四人、每人一串守護符。當鋼牙等人正要慶祝修業之際,恐懼獸突襲修練場,西格瑪(?)、和鋼牙的另外兩位組員都被恐懼獸所殺。於是鋼牙為了紀念三位(兩位?)已死的同伴,便將守護符掛在魔導衣上。

法術、技巧、陣法

破滅刻印
會招致死亡的咒印,刻印會被印在受害者的胸口上。被刻印者每一次召喚鎧甲,生命便會被削減,身體機能也會被削弱。而刻印是西格瑪以左手所刻,所以刻印也是靠西格瑪的左手發動,當他的左手越接近月亮,刻印便會開始發動,直至令魔戒騎士死亡。而四十萬渡雖沒有被刻上破滅刻印,但被刻上會墮入黑暗的刻印。

光矢流星
是古時由魔戒騎士與魔戒法師共同發動的法術。魔戒騎士取得魔戒法師的魔導筆,然後以魔戒武器為弓、筆為箭,向邪惡射出,此術是為光矢流星。戲阿音就是被這一招所消滅。

地點及組織︰

冴島家
主角冴島鋼牙居住的地方,是一所貴族式別墅。今作的結局中,被布道西格瑪破壞,用法術抽升到半空中解體,好好的一間別墅呀,就這樣沒了!呀,對了,有一件趣事,就是在第九集中,鋼牙為了斬殺高峯龍之介而把整個場都包起來,嘩,這當然是所費不菲了,要動用幾多金錢才能購下所有票?那就證明了,冴島家果然是一個富有人家!

牙狼之塔
一座白色高塔,是所有黃金騎士.牙狼繼承稱號的地方。所有繼承者,都需要進入塔中,接受最後的試煉,成功通過的話,便是得到先代牙狼的承認,正式成為牙狼。而牙狼之塔,也是所有牙狼臨終之地,所有牙狼繼承者都會被埋葬於此。另外,番犬所雖然能夠淨化劍上的邪氣,但無法淨化魔戒騎士身上的邪氣,而塔本身就有淨化功能,所以淨化魔戒騎士身上的邪氣就必須進入塔中進行儀式。
元老院
比番犬所更為高級的上位管理組織,除了負責管理魔戒騎士外,還會管理番犬所,可謂是總番犬所的存在。元老院的職能和番犬所沒什麼不同,一樣是傳遞指令、提供情報等。不過很明顯元老院比番犬所更高級更先進,因為元老院的神官,可以透過「神燈」(?)與特定人士交談,又有「平板電腦」(?)可以操控,就連企台都是浮空…

修練場
供要成為魔戒騎士的人修練的村莊。修練為魔戒騎士的人,通常他們是從小便要到這裏訓練,訓練時以四人為一組,吃喝都在一起,互相扶持,為期約10日。成員之間不知姓名,只以頭巾及腰巾顏色作區別,鋼牙是白、西格瑪是紫。不知道姓名的原因,是因為即使大家都曾接受訓練,當中都有可能有人不會或不能成為魔戒騎士,為了他們不會知道成為了魔戒騎士的人的姓名,是故以顏色為代號去區分每一個人。別以為修練場就一定安全,劇中的劇練場就被恐懼獸Raizon(ライゾン)突襲,殺死了與鋼牙同組的另外三位組員。

真.魔界
西格瑪與Idea的目的地,也是所有魔物,包括恐懼獸、魔戒樹、魔龍等的起源地,西格瑪到真魔界的目的是為了從根源上將所有恐懼獸消滅,同時將門都打破,令即使出現漏網之魚,恐懼獸都無法再出現在人間。

約束之地
大魔導輪Gajari(ガジャリ)要求冴島鋼牙實行契約,著他往前並尋找嘆息之牙的地方,也是電影版《牙狼︰蒼哭之魔龍》故事發生之地。

登場人物

部份人物是出自於《牙狼》、《白夜之魔獸》和《紅色安魂曲》,故在此並不詳述。另外,本作中的年齡設定曾於牙狼的網站出現過,但後來因為與《魔戒之花》在設定上出現衝突而淡化了年齡的設定。

冴島鋼牙(小西遼生 飾演,兒時︰澤畠流星 飾演)
31歲,最強的魔戒騎士、黃金騎士.牙狼的承繼者。性格外冷內熱,小時害怕蜘蛛。少時曾經在修練場,代號為「白」,與西格瑪(紫)及另外兩位少年(橙及紅),受教於四十萬渡。經過多年的鍛練,終於成為黃金騎士.牙狼。在成為牙狼之後,因為多次斬殺恐懼獸、立下功勳而被提拔為直屬元老院的魔戒騎士。

在一次任務中,被西格瑪在胸口上刻下破滅刻印,性命進入倒數階段。不過,即使性命危在旦夕,鋼牙都無改身為魔戒騎士的決心,堅持執行任務,是一為勇於擔當、內心強大的守護者。而他和御月之間的愛情,經過多年的發展,在本作中也得到了肯定(第二集)。

在經過多番戰鬥後,鋼牙成功破壞了西格瑪的企圖、消滅了戲阿音,斬殺了墮入黑暗的西格瑪。不過由於曾經和大魔導輪Gajari立下契約,而需要前往約束之地,尋找Gajari的身體一部份-嘆息之牙,丟下御月薰一人在家中等待。不過在《蒼哭之魔龍》中完成任務,並回來與薰重聚。

御月薰(御月カオル) (肘井美佳 飾演,兒時︰甲地夏波 飾演)
29歲。畫家,也是鋼牙最在意之人。本作中已經成為了畫家,現在為了出版新繪本而奮鬥。經過和鋼牙的相處,御月已經不再是需要被保護的小女孩,而是可以獨立自主、為所愛之人而努力的女生。為救鋼牙而不顧一切,最終成功將鋼牙救離戲阿音的身體。在最終回,終於成功等到歸來的鋼牙(電影《牙狼︰蒼哭之魔龍》的劇情)。

布道里奧(布道レオ)(中村織央 飾演)
起初以魔戒法師身份登場,於第18集的結尾以魔戒騎士,閃光騎士.狼怒的身份登場,是一位雙修騎士(即擁有魔戒法師及魔戒騎士的身份)。是元老院直屬法師,被譽為「阿門法師再世」的天才,也是號龍的發明者。被元老院指派,與鋼牙搭檔,支援鋼牙狩獵恐懼獸。

他是西格瑪的孖生弟弟,在閃光騎士的繼承權中,其父選擇了他為繼承者,但他比較喜歡當一個魔戒法師,是故很少人知道他是一名魔戒騎士。起初他和西格瑪合力製作Idea,但當他知道Mio被大哥西格瑪殺死之後,便決定不再與大哥合作。其後他便以魔戒法師的身份,支援魔戒騎士們。直到西格瑪的陰謀,令里奧不得不以魔戒騎士的身份登場。他和鋼牙等人破壞了西格瑪的陰謀,是他提議以光矢流星消滅戲阿音。

倉橋權座(倉橋ゴンザ)(螢雪次朗 飾演)
73歲,冴島家的管家,不過鋼牙從來沒有將權座當成管家,而是當作家人。權座經歷冴島大河及冴島鋼牙兩代,平日都是由他打理家中一切細務,以及冴島鋼牙的起居飲食,還包括清潔、掃地掃樹葉、洗衣服、整理衣服、煮食…基本上全家都是由他「一腳踢」,可謂全能型萬用管家(都不生病的說…)。而本作中權座繼續走搞笑路線…

涼邑零(藤田玲 飾演)
銀牙騎士.絕狼的繼承者,喜歡吃甜品,性格不羈。與鋼牙一樣,被西格瑪在胸口上刻下破滅刻印。後來與鋼牙一起行動,追查西格瑪的陰謀,二人與西格瑪大打一場。其後當鋼牙成功將破滅刻印破解但被捉去之時,是他和里奧二人一同前往救援。在真魔界中,與四十萬渡、里奧向西格瑪進攻,及後也和鋼牙等人一同戰鬥,阻止戲阿音進入人間。在戲阿音被消滅後便繼續執行任務。

山刀翼(山本匠馬 飾演)
白夜騎士.打無的繼承者。與鋼牙一樣,被西格瑪在胸口上刻下破滅刻印。曾經為追捕傷害過他的徒弟日向的墮落魔戒騎士、即四十萬渡,二人交手,但因為破滅刻印而令山刀翼的身體超過負荷,不過後來都成功和鋼牙一起,將四十萬渡從墮落的刻印之中解救出來,後來傷癒後和鋼牙等人並肩作戰。在戲阿音被打倒之後便成為了修練場的導師。

邪美(佐藤康惠 飾演)
阿門法師的弟子,女魔戒法師。在《牙狼》中被殺死,不過在《白夜之魔獸》中被鋼牙所救而復活。今作中,因為Zaruba需要凈化而被她帶往禁忌森林尋找仙水淨化,期間遇到還未被揭穿身份的西格瑪,並拒絕他的邀請,結果和西格瑪大打一場,令邪美懷疑當時的紅色幪面男是里奧。後來鋼牙被捉,邪美也加入拯救鋼牙的行列,最後聯同烈花,成功護送御月薰去救鋼牙。消滅戲阿音之後,便與烈花一同修行去。

烈花(松山瑪麗 飾演)
女魔戒法師,於《紅色安魂曲》中首次登場。本作中因為要追殺恐懼獸而出現在鋼牙面前,其後與眾人一同營救鋼牙。從片中所見,她應該是邪美的弟子,在鋼牙破壞了西格瑪的陰謀之後,烈花便跟邪美修行去了。

四十萬渡(四十万ワタル)(松田賢二 飾演)
雷鳴騎士.破狼的繼承者,曾是一名魔戒騎士導師,也是鋼牙及布道西格瑪在魔戒騎士修練場時的訓練導師,現在是元老院直屬魔戒騎士。唯一一個沒有被刻上破滅刻印的魔戒騎士,話雖如此,卻被刻上另一個會墮落黑暗的刻印。在墮落期間,多次傷害同伴,但總在重要關頭,被內心的僅餘良知所壓止,因而被鋼牙得悉,渡墮落的原因。在從墮落中甦醒過來的渡,聯同零和里奧,追擊西格瑪。在戲阿音消滅之後,便當上高級訓練導師。

Shiguto(シグト)(倉貫匡弘 飾演)
魔戒法師,也是烈花的搭檔,於《紅色安魂曲》中首次出現。在戲阿音被消滅之後,便獨自一人,配搭著號龍,封印恐懼獸。

魔導輪Zaruba(ザルバ)(影山浩宣 配音)
冴島家相傳的指環型魔導工具,鋼牙變身前將之佩戴在左手中指上,變身後則在左手手背上。今作中,因需要淨化而被邪美帶去找尋仙水,期間遇到西格瑪來襲,險些被奪去。

魔導具Silva(シルヴァ)(折笠愛 配音)
涼邑零的魔導工具,繼續以配戴在手背上的方式登場。

布道西格瑪(布道シグマ)(中村織央 飾演)
布道里奧的孖生大哥,是整個陰謀中的主要實行者。小時曾接受過四十萬渡的訓練,和鋼牙為一組,但後來因為恐懼獸來襲而失散。其後在家中與弟弟里奧爭取閃光騎士的繼承權,雖然武藝和法術上比弟弟優勝,但父親以心理素質作繼承閃光騎士的必要條件,而把閃光騎士傳給里奧。西格瑪在爭奪中落敗,心生不忿,令他痛恨魔戒騎士,決意離開。他決定不靠魔戒騎士,以魔戒法師身份去消滅恐懼獸。多年後出現在里奧面前,訴說要和里奧合作,製作一台巨大的號龍-「主意」(笑)(伊甸,Idea,イデア),於是兄弟二人便攜手製作Idea。與此同時,西格瑪的戀人,魔戒法師Mio也為西格瑪提供協力,不過當西格瑪決定要借用恐懼獸戲阿音作為Idea的動力後便大感困惑。在發現西格瑪為供養戲阿音而傷害人類之時,Mio決意阻止西格瑪,西格瑪便親手將Mio殺死。

Mio的死令里奧認清西格瑪的計劃,兄弟因而分道揚鑣。西格瑪便繼續他的計劃,他先是接受戲阿音的力量,將左手變異成為紅色的變異手臂,手臂可以與身體分離,並擁有發動魔法的力量。之後他便以紅色幪面男的身份,偷襲魔戒騎士們,在他們身上刻下破滅刻印,令他們只要一召喚鎧甲,就會削減他們的壽命,同時出現劇痛。及後利用號龍,三番四次攻擊魔戒騎士,希望將魔戒騎士消滅,更意圖奪取魔導輪Zaruba,之後還通過召集,要求魔戒法師與他站在同一陣線,不過失敗。於是他便打算利用魔導列車進入真魔界,同時想以月圓之夜的力量(左手舉起、靠近月亮,由此發動破滅刻印),順道將一眾魔戒騎士消滅,一舉兩得。幸得鋼牙及時阻止,將其左手斬斷。

雖然陰謀失敗,但西格瑪並沒有放棄,繼續實行他的計劃,並擄走了鋼牙。到了真魔界,Idea的確成功將大量的恐懼獸消滅,但此時戲阿音才露出原型。原來一直以來,西格瑪只不過是戲阿音甦醒的棋子,原本西格瑪想借助戲阿音的力量,但卻被戲阿音所吞噬,戲阿音更將Idea變成自己的身體,將恐懼獸傳送到人間。

在戲阿音被消滅之前,西格瑪及時從戲阿音的體內逃出。當御月薰在家中為鋼牙準備好盛宴之時,西格瑪卻殺到。鋼牙回到家中,發現西格瑪,於是二人大戰,但沒有了戲阿音的力量,西格瑪的左手出現了枯萎。最後,鋼牙阻擋了里奧劈向西格瑪的一劍,說出了這是他和西格瑪的戰鬥,其他人不容插手,西格瑪不明所以,勃然大怒,與鋼牙雙雙跳起,打算一劍定勝負…此時,西格瑪的劍,將鋼牙在魔導衣上的守護符砍下,西格瑪見到,才明白一切,讓鋼牙一劍劈死。一直以來,西格瑪以為黃金騎士.牙狼的繼承者,是受訓時期敵對組別的黑色成員(第十五集),在受訓期間一直對其抱有競爭之心,是故對黃金騎士.牙狼存有高度敵意。但當西格瑪看到守護符的時候,頓時大悟,原來鋼牙才是當年和自己一同受訓的白色成員,因為守護符是四十萬渡送給每一位成員的信物。

西格瑪在明白一切後,安然死去,死前將魔導筆交給弟弟,讓里奧可以安全回到地面。

戲阿音(ギャノン)(池畑慎之介 飾演)
幕後黑手,也是被稱為「彌賽亞之牙」、「太古之魔獸」、「魔獸加農」的太古之恐懼獸,曾經在《呀︰暗黒騎士鎧傳》中被提及。沉睡多年,真身被埋藏於某森林內,《呀︰暗黒騎士鎧傳》曾有魔戒騎士尋找它的蹤影。直到在本作中,被西格瑪發掘出來,希望從它身上取得力量,可以製作超巨大號龍,以根絕恐懼獸。然而,戲阿音得知西格瑪是想消滅恐懼獸的同時,消滅魔戒騎士,此一想法令戲阿音有機可乘。戲阿音借出它的力量,讓西格瑪擁有全新的左手,可以在魔戒騎士身上刻下刻印,讓西格瑪以為戲阿音是真心幫助他。但實際上,戲阿音只不過是想借助西格瑪之手去除掉魔戒騎士。

身體連同Idea被一眾魔戒騎士和魔戒法師聯手發動的光矢流星所打破,餘下的頭部被鋼牙以御月沾過靈獸靈氣的畫筆,以光矢流星消滅。

點評

《魔戒閃騎》,我已經看過不下十次,都被她精彩的動作場面、感人的愛情、熱血的台詞所震撼,實在是一齣出色的特攝片。

本作作為《牙狼》的續集,世界觀和設定上都沿革於上集,是故許多情節都和《牙狼》、《白夜之魔獸》、《紅色安魂曲》及《呀︰暗黑騎士鎧傳》有關,既延續上作的精髓,也集幾套《牙狼》系列的大成。而本作的劇情、世界深度、人物關係都比上集《牙狼》豐富得多,可謂結合了《牙狼》、《紅色安魂曲》及《呀︰暗黑騎士鎧傳》的人物和情節在一起去成就了《魔戒閃騎》。俊男美女依然發光發亮,型男繼續有型,美女繼續漂亮,小西遼生的外型比在《牙狼》之中成熟了不少,少了一份稚氣但多了一份成熟感,更為帥氣,而肘井美佳也比《牙狼》中更漂亮、更有氣質。至於他們的演技,也比六年前進步了不少,至少相較《牙狼》而言。

本作中有不少亮眼的地方,除了武打場面、特技、人物演技、電腦效果上都有突破之外,劇情上更是比前作豐富,令人讚嘆。好像是劇情的主線,是破壞戲阿音的陰謀,編排合理,過程高低起伏,精彩情節,目不暇給,至於其他支線也十分耀眼,例如加強描寫鋼牙兒時接受訓練並如何成為一名魔戒騎士的經過、涼邑零是如何執行任務,以及薰和鋼牙之間的感情等。其中最令我感到惋惜的,是涼邑零為了執行任務,自己不惜當個壞人,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扼殺別人夢想,令其他人傷心,即使零並不想將他們的希望破滅,但為了將他們帶離虛幻的假像,遠離危險,他只得咬緊牙關,斬滅他們的希望和幻想,更可惜的是,其他人又不會明白他的苦心,雖然零這樣做確實有點殘忍,但在我看來卻是無奈之舉,難免令人感慨。值得一提的是,上作中,鋼牙的魔導衣外掛著幾串類似護身符的東西,今作終於有所解釋,原來這個伏線鋪了六年那麼久,實在利害。

除此之外,本作中繼續描寫人類的醜惡,為了一己之私,都會不擇手段,例如在第八集中,豬狩重藏為了與高手比拼而自甘墮落,以自己的鮮血,去餵養恐懼獸。有時,做人過於執著,堅持著自己的怨念,只會對其他人造成傷害,好像第六集中的那對父母,他們的戰地攝影師兒子在戰爭中死亡,他們不願接受現實,但當他們把兒子寄回來的種子種植後,發現種出來的魔戒樹竟製造出他們兒子的幻像,他們便開始想盡辦法去滿足魔戒樹的要求,養植魔戒樹是需要人命,於是夫妻二人不斷便把旅者、遊人等殺害,給魔戒樹作養分;其實要不是戰爭,父母也不會和兒子陰陽相隔,看到兩老的最後結局,不禁令我心酸。

然而這不代表劇情上毫無缺點,至少我發現,編劇刻意混淆觀眾的視聽,特地鋪排伏線,例如第十集中里奧表現出色的劍術、第十三集中將一個有問題的羅盤交給邪美,讓觀眾以為幕後黑手就是里奧,但是,伏線鋪排得有點突兀,亦太過明顯(明顯是混淆視聽);還有,鋼牙是如何得知,西格瑪就是當年那個和自己一同受訓的紫色成員?從這點可以看出,本作的兩段式編劇,在銜接上不夠流暢。

風格上,比前作《牙狼》更為詭異,出現更多陰森恐怖的畫面,令人喘不過氣,場境更為宏偉壯大,怪物造型依然細緻獨特,奇幻詭異,多樣豐富。在動作場面上,基本上仍然可觀,但許多武打場面比起前作《牙狼》卻退步不少。雖然設計上增加了更多跳躍、飛舞的場面,但同時鋼索在使用次數上也比《牙狼》多了不少,加上前作因為有馬克武藏坐鎮而出現了極富動感而且無須鋼索來完成的翻騰和跳躍,今作就是少了這分動感,再加上動作上比少了一分流暢,即使速度上沒有降低太多,但二人對拆時就是少了一份拳拳到肉的感覺。另外,有不少鏡頭改以電腦CG的形式表現,以致真人武打動作上比上集少了許多,而且用電腦CG製造出來的片段,動作有點生硬,比以真人武打,少了一份實在感,騎士們的造型也有點假,不夠真實。最後,戲阿音的結局,也有一點平淡,死得不夠壯烈。

綜觀來說,本作的整體可觀度比上作有所提升,但動作就稍為退步,雖然如此,本作仍然是一齣不錯的特攝作品。

不解之謎

為什麼女性不能成為魔戒騎士?
第十五集中,有說明女生不能成為魔戒騎士…但還是沒有說明原因…

誰可以拿得起魔戒劍?
又是這個問題,只是今次這個問題,在本作之中得到比較明確的說明。第八集中,變成恐懼獸的豬狩重藏,竟拿起靈魂金屬戰鬥,由於豬狩重藏的意識並無被恐懼獸佔據,他的鬥志戰勝了恐懼獸,由此推論,只要擁有『強大意志』的人,就可以拿起魔戒劍。另外,在第十五集中,四十萬渡更說,揮動靈魂金屬是需要靠想像…因此,用靈魂金屬製造而成的魔戒武器,不論是誰都必須要心無雜念、擁有強大意志,才能使用。

布道西格瑪到底是生是死?
在第十五集中,西格瑪被恐懼獸一掃,便消失不見了,貌似被恐懼獸吞噬,但為何沒死呢?從畫面上來看,根本就無法判斷出西格瑪是否被恐懼獸吞噬,或者他只不過是被恐懼獸掃到一旁、重傷吧?但同一集的片尾,鋼牙回憶著三人,並且出現了紫及另外兩位組員的回想,按電視劇的套路,西格瑪理應已死…莫非,西格瑪和里奧不是雙胞胎,而是三胞胎?(笑)其實,還記得西格瑪和里奧都懂得瞬間轉移的法術吧?每一次西格瑪在鋼牙等人面前離開都會使用法術,而離開後的一剎那,都有花瓣飄浮的影像,當時西格瑪也是用了瞬移的法術而成功避過一劫(皆因從畫面中出現了花瓣飄浮的影像),我相信這是唯一的合理解釋。

鎧甲使用時限?
一直以來,魔戒騎士的鎧甲使用時限為99.9秒,所以許多打鬥場面,大多都不會超過一分半鐘…然而,在第七集中,鋼牙穿著鎧甲的時間,由18:34秒開始,直至到21:22為止,足足有168秒,早就超過99.9秒,為什麼不會進入「心滅獸身」的狀態?由於鋼牙不是身處於魔界,也不是結界,所以理論上不應該沒有時間限制。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雖然我們可以不用那麼較真地比較,但對比起《牙狼》中的穿著鎧甲打鬥場面時間,多數都不超過99.9秒(當然也有出現過,但次數較少),本作卻經常出現…